首页 |  博客 | 论坛 | 注册 成为随笔南洋网会员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

 
 

   人,在一个地方呆得久了,便会对它生出类似故乡的情愫。

   而那些初来乍到时的忧愁与感伤,便像凄苦的冰雪遇着太阳,汩汩的融化着。

   于是心里,春暖花开了。

   洁,过的好么,我们这边下雪了呢。

   朋友打来的越洋电话,在圣诞节那天。我走在喧闹的乌节路上,仰头望着,在微紫的夜空下,有大的小的雪花状的灯,发着荧荧的雪光。天晴得真好呢。我闭上眼,想象雪花飞舞的样子,仿佛能看到朋友说话时呵出的雾气,电话那头安静得很清澈,她应该是在屋外的雪地里罢。终于我说,很好,很好,圣诞快乐。

   狂欢的人群熙熙攘攘,我的身上脸上被喷了好多泡沫雪花,凉凉的。因着这样的触觉,心底里的一段记忆苏醒了,我于是看到了自己在多年前的那个圣诞,在交换祝福的电话机旁,泪流满面。

   那是刚来新加坡的日子,从冬天飘进夏天里,闪过了春季,心一下适应不来,还在严寒里瑟瑟发抖。只是一味的想家,想得眼里都结了冰,看什么都是冷冷的。从来不知道自己竟是这么恋家的,也不知道这样悲伤的情绪会到何时。破茧成蝶只是暂时的痛苦,那时并不懂。而这时的我多想告诉那个恐慌的孩子,无雪之城里的成长路,也有着花一样灿烂的颜色呢。

   人的一辈子,总要经历迷茫的。就像身体生长时骨骼会疼一样,心灵的生长也会伴随着精神上的痛,而这疼痛就是当时感到的迷茫吧。记得那段时间思考了很多,关于人生,关于感情,关于未来。不可以和爸爸妈妈天天见面,就学会了把他们放在心里。不可以总是依赖好友的关心,就学会了自己安慰自己。一闭上眼,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有我的过去。那曾是我的精神寄托。直到现在,当一个人静静躺着的时候,沿着来时的路,还能一点一点进入那眼底的世界,那有我故乡的世界。唯一不同的是现在多了这通向心灵故乡的路。一路上有芬芳斑斓的开心的花,有果实累累的满足的树,也有洼洼泽泽的泪水的坑。而繁花和树木,却因了泪水之泉的滋养,芬芳而葱郁。至于那时的迷茫,则像薄雾似的弥漫在路的另一端。

   毕竟是薄雾,很容易就消散的,尤其是在阳光充沛的地方。而那第一缕阳光,是笑容。该怎么样来描述这笑容呢?也许是热带的缘故,即使是弱小的植物也生长的肆无忌惮,因而生活在此地的人们所拥有的笑容,也是鲜艳得没有阴影。询问的时候,聊天的时候,看病的时候,我看到笑容在人们的脸上此起彼伏。记得和朋友在一个晚上迷路了,开便利店的婆婆给我指路,并嘱我一定坐车去,而她还不放心,问我钱够不够,不够可以从她那里先拿些,我和她道谢,看到她的微笑里盛着关心。这个美丽岛国不再冷冰冰,而是抹上了暖暖的金色,让人有依恋的心情了。

   进了大学,便有了许多自己的时间。四处走走,交交朋友,心里眼里,都落满了阳光。

   喜欢有海风的沙滩。尤其喜欢将脚埋进临海地带的沙里,看海水一浪一浪的抚平脚背上的沙,然后我就成了一棵树,双脚是深扎的根,头顶夜空群星闪烁,仿佛在等待我的枝丫,来将它们采撷。在狮城的日子,便是这满天的星星,一颗一颗,即使在黑夜,也为我凝着来自太阳的温暖的光。

   喜欢像榴莲的剧院。说是剧院,其实亦是一个小小的艺术中心,不间断的有各种艺术作品展出。印象最深的是幅巨型的一笔画,整个繁复的图景只是由一条不间断不交叉的线弯绕而成,令人惊叹。于是想到自己曾走的一些弯路,以及以后的生命中不可避免的另一些,经历时虽然会觉得苦,但也正是因为这些意外的曲折,才让每个人命运之图各不相同,精彩纷呈吧。 在剧院的音乐厅听过几场交响乐。偶然发现有反馈单,便填了寄过去,没想到几天后收到了感谢的礼物,是很美的有剧院内部图案的明信片,由是体会到了旅游之都特有的细心。

   也喜欢各处的图书馆。对一个像我这样爱书的人,不论住在新加坡哪里,都会很惬意吧。印象中仿佛在任何地方,都能便利的找到一间图书馆。后来在写一个报告时,偶然查到一共竟有三十四间,这还不包括各个学院的藏书室。其中十间是儿童图书馆,这里的孩子,真是很幸运呢。

   还喜欢和不同种族的人们交朋友,因而也认识到了世界的博大。例如新加坡华人的双语生活已是很叫人惊奇的了,而马来西亚华人一般竟都会讲四到五种语言---华语,马来语,英语,广东话或福建话。再如印度虽然以印地语为国语,我的一些南北印度朋友们只能用英语互相交流。也为各种宗教教徒的虔诚深深感动。比如穆斯林马来人傍晚必做的祈祷,面向麦加。不同国家的人们,不同种族的人们,在这个岛国上和平快乐的相处着。走着看着,好像一个小小的联合国。

   于是渐渐的,这个圣诞永远没有雪的热带岛国,有了我亲密的朋友和熟悉的地方,有了我成长的记忆。

   飘了很远的思绪被一根一根的拉了回来,才发现身上又被朋友们喷了几团“雪花”。于是使劲摇了摇手中的彩色泡沫器,向人群反击。圣诞快乐!我一边喷一边喊。远方十二点的钟声响起了,在宛如白昼般的街上我们互相拥抱。

   泡沫的雪在微笑的脸上融化了。

   此时此刻,在我的心里,阳光幸福的流淌开了。

 

 
 


         点击率: 609         票选得分: 584

     
评分: 较好 一般  
     

 

-- 银联在手, 留学无忧 --

 



随笔南洋网 新加坡第一中文原创网
All rights reserved. www.sgwritings.com (c) Copyright 2007
Powered by New Delta Education & Technolo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