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客 | 论坛 | 注册 成为随笔南洋网会员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

 
 

QuZhi

 
 

   清晨的一缕阳光把我从睡梦中唤了回来,一夜的空气掺杂着大量的二氧化碳,细菌,微生物感觉甚是不快。

   父亲也爬了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起毛巾进了浴室。我也借此机会如狮吼一般打了个大呵欠。洗净一夜的污垢与晦气,我与父亲动身向机场进发。今天是我回新加坡的日子,一大早父亲把我送到了飞机场,说过一路平安之后便离开了。在百无聊赖的机场里徘徊可不是什么有意思的事。突然我的目光锁定在一个高挑的长发美女,看的我口水直流三千尺,旁边的人恶狠狠得瞪了我一眼,于是我只得把我的嘴巴收起,耐心的等待班机的到来。

  登机的那一刻了,我是多么期盼那个美女坐在我的旁边啊,我一边想一边向着机舱走去。我平静得在那阳光四射得窗口旁坐了下来。看到那个美女往这边走,我的心跳也随即快了起来。她走着走着,听了下来,看了看号码牌,坐在了很远的座位上。

  其实一个十五岁的青少年真的是不应该如此表现,但是谁又能解释这一切的一切。二十年代之后的什么东西都开始熟的很快,人也是如此,心灵亦是如此。不羁的放纵,都市文化的熏陶,已经丧失太多太多的东西,让人说不出的东西。

   我试图找回第一次坐飞机的激动,眼皮却还是情不自禁的往下掉。其实每个人都在适应着社会,融入着团体,创建着家庭,思想却渐渐僵持,变成了另一个。 每个人都互相摩擦着干枯的外皮,那里面的嫩芽毕竟是敏感的,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 那嫩芽不可触碰,稍稍的刺激都会让它拼命痉挛,畏缩起来,继续用干瘪的外壳跟其他人摩擦。

  飞机起飞了,我试图找回第一次坐飞机的激动,眼皮却还是情不自禁的往下掉。在视线迷惘之际,看天空和平常有着不同的感觉,仿佛自己置身在那轻浮的云雾之中,云朵象丝绸一样从手中滑过,心中仿佛也只剩下那狮城的阳光,格外的清晰,照耀着心灵中的最后一块净土。

 

 
 


         点击率: 1167         票选得分: 73

     
评分: 较好 一般  
     

 

-- 银联在手, 留学无忧 --

 



随笔南洋网 新加坡第一中文原创网
All rights reserved. www.sgwritings.com (c) Copyright 2007
Powered by New Delta Education & Technolo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