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客 | 论坛 | 注册 成为随笔南洋网会员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

 
 

  老巫问我:你说你为了什么呢?你又不是基督徒。这多多少少仍是一个建立在教会基础上的组织和活动……

  我只是微笑的看看窗外,夜晚的城市内高速公路依旧川流不息。我冲老巫摇摇头:抛开所有的,包括种族、宗教在内的一切有色眼镜,你大可以简单地概括这样一群人——好人。

  那是2005年,当我加入Befriender大家庭的时候。

  ——题记

  偌大的教堂,静寂,庄严,肃穆。

  “I now pronounce you husband and wife.”

  这一刻,我愿为他们由衷地祈祷,欣喜地祝福。

  这是2007年12月9日,距离我在夜幕中第一次跨出樟宜机场三年零九天的日子。

  在那个夜幕笼罩的机场,令我记忆深刻的,除了扑面而来的温湿而燥热的空气之外,还有在机场到达大厅中的一群特殊的人。他们身着清一色的红色T恤,在出口迎接我们;然后点名确认每个人都顺利到达,再按照不同的学校,最后把我们送出机场,送上前往宿舍的巴士。

  应该说,“我们”也是一群特殊的群体:从中国的各个省市的中学考取新加坡政府奖学金,来到这个陌生的国度,接触一些陌生的人,懵懂地准备开始大学的生活。尽管每个人都曾经有着或如出一辙或大相径庭、或长或短的故事,但是在踏上这个小岛的一瞬间,所有的故事都来到一个崭新的封面,而这些身着红T恤的我们称之为Befriender的人,正悄然用他们的关爱,翻动着这略显生涩的扉页。

  当时,晓山,眼前这个用自己的歌声迎接他的新娘,现在站在神父前,面对着他的新娘喜悦而紧张的人,正是我初来乍到时Befriender组的组长。

  在到达新加坡几天之后,所有新生被分为12个Befriender小组,每个组由几位新加坡人和几位中国的学长学姐带领。那一天,各个小组辗转于这个小岛上,对其地理、交通、生活以及文化进行熟悉。晓山精通岛上各个地方甚至各路巴士,甚至于据说只需要告诉他你所在的地方周围有什么样的建筑,他就可以告诉你到就近的哪个车站怎样换乘;虽然与他认识三年,这一点始终没有亲自验证,但是看他在双层巴士上一副俨然专业导游侃侃而谈的样子,即可多少判定这样的“据说”是“有据而说”并非子虚乌有。

  接下来的时间里,作为Befriender小组,我们参加过许多活动,其中包括了集体在圣陶沙海滩玩得全身湿透的迎新,“附带”着对Orientation这个词组的全新认识;也包括节假日时在晓山“带领”下的全组公园畅游;以及每次组员生日的时候,分享着Befriender专程带来的生日蛋糕,在这异国他乡齐唱着生日歌的小聚。

  从来到新加坡开始,因为有了他们,孤单的我们并不感觉孤单。

  但常常只有当我们远离什么的时候,我们才开始懂得什么。

  所以直到9个月后,当我站在NTU Hall 6外的坡顶时,我才真正体会到,抑或说真正开始体会,Befriender这个群体。

  之所以说他们是一个特殊的群体,是因为在近一年中,这些与我们素昧平生的人,从这个陌生的国度的各个地方甚至各行各业走出来,如其名字Befriender所谓的,来做我们的朋友,给与我们学习生活等等各个方面的帮助。我无法直接翻译这个单词,因为这已经是对其本身的最好诠释。而这个在南洋理工大学举行的Camp,则诠释了他们为这个名称的付出。

  在帮助我们度过了半年多的乡愁之后,这次Camp精心的策划,周密的安排,生动的活动,悉心的照料,目的在于让我们感受和理解团结的力量,让我们学习难以在NUS或者NTU的任何一个讲堂传授的知识,让我们做好向坡顶奋力冲锋的准备。

  而这些,不来自于任何一个教授或者教育机构,而来自于这样一些萍水相逢的人,一些本没有任何义务给我们以任何指引、却主动承担起这份责任的人。不论他们是否擅长组织类似的活动,但是他们的热情的心,一如那照在坡顶上明媚的阳光。

  炽烈。

  站在那个Camp的尾声上的时候,我恍悟,其实这便是一种热情,它甚至可以不需要理论的铺垫或者物质的刺激,这只是一种精神,一种关怀而无私的精神支撑。站在那个坡顶,我才懂得那么长时间以来,身边一直有这样的人,他们从不曾索取什么,但是我应当感激他们。

  一刹间的沉静。

  “You may kiss your bride now.”

  志愿做Befriender的一年时间里,认识了很多如此热心的人们,比如晓山的妻子,她在第二年的Camp中帮忙并最后也作了一年Befriender。

  但是切身其中,当肩负起照顾新一届同学的责任时,便更深刻地体会了带着小组出门时怕组员掉队的担心,组织各种活动时的繁琐而细致入微的筹划,比如中国传统节假日时聚会而营造的节日气氛,以及每个月初时翻着组员名单查询是否有过生日的组员。

  依稀记得为了元宵联欢的筹划,几个人周末一早便凑在一起讨论,从早餐到午餐再到整个下午的采购,最后到一个一个地数元宵;曾几何时,也开始为了新一年的Camp而奔波,揣摩如何能够让组员们更好的体会Camp能够带给他们的东西,而不枉度两天三夜的野营生活。

  三年的时间如白驹过隙,我仍记得那天对老巫说的话:在这样的一群好人里,你只需要有同样的一颗愿意散发光与热的心,哪怕多么微小,也一样能够照亮他人。

  光阴荏苒,即将享受甜美蜜月生活的晓山不会再做Befriender了,但是,在这个新的一年即将到来的时候,仍然会有那么多的身着红色T恤的人,为又一群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指引着明亮的道路。

  晓山轻轻掀起了面纱,并轻跳着把它翻到新娘的身后……

  掌声经久不息。

 

 
 


         点击率: 460         票选得分: 58

     
评分: 较好 一般  
     

 

-- 银联在手, 留学无忧 --

 



随笔南洋网 新加坡第一中文原创网
All rights reserved. www.sgwritings.com (c) Copyright 2007
Powered by New Delta Education & Technolo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