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客 | 论坛 | 注册 成为随笔南洋网会员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

 
 

   我拖着行李走向门卫室,想和她说声再见,却没有见到她。想到两个月都见不到她,眼睛不禁湿润了。真是天不作美,11月8日偏偏是印度人的节日,据说相当于华族的过年。她一定在家享受天伦之乐呢吧。带着遗憾,我离开了。

   认识她是在一天深夜,那是我刚到新加坡的日子,当时我正在给家里打电话。十几岁的我第一次离开家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虽然身边有朋友、有老师,但那种无依无靠的孤独感仍不断的向我袭来。总觉得自己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不知道未来在哪里,不知道那曾经拉着线奔跑给我力量的人在哪里。在无尽的迷茫与孤独中,给家里打电话成了对心灵的一种慰藉。我清晰的记得那天我哭了,虽然早就忘了当时为什么哭,那种痛到撕心裂肺的感觉却至今刻骨铭心。她远远的望着哭着的我。她的行为让我感到很不舒服,我希望她快点离开,觉得她好讨厌。我不喜欢别人看着我哭。尽管她的眼神中没有一丝恶意。

   过了一会,她竟走向我,走的那么轻,比这寂静的夜还静。尽管她那么小心,那么谨慎。我仍觉得厌恶,认为她是一个讨厌的爱管闲事的老女人,心想:既然你不走,那我走好了。于是我和妈妈道了声再见便狠狠地放下电话,刚想转身离开,却没有想到沉默被她打破。她慢慢的述说着什么。我的英语很差,但还是听懂了一些,心情也逐渐平静下来。她用那早已被岁月刻下太多痕迹的粗糙的大手擦干了我的泪水, 将我紧紧的抱在怀中,抚摩着我的长发。那种感觉让我想到了妈妈,泪水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她一定被我吓到了,又开始小心的安慰我。看着我的眼角不再闪亮,她开始给我讲她的故事。也许是为了分散我的注意力,也许她太孤独了,没有一个述说的对象。

   她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年龄最大的孩子已经上大学了……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她和另一个门卫晚上不能入睡,要轮班守在门卫室里,看着监控录象,确保我们的安全。

   聊了很久后我们都累了,我拖着疲倦的步伐回到自己的房间,却依然无法入睡。 脑袋里还在想着她的话。不知不觉中,天边已出现了曙光。没多久,阳光也从窗帘的缝隙中射进了房间。那种感觉好温暖。室友还在沉沉的睡着。我推开窗,一群不知名的白色的鸟从树上同时飞起,在阳光下盘旋着。

   从那以后,我们成了忘年之交,经常在一起聊天。通过聊天我知道她的母亲和父亲都来自印度,她在新加坡出世,几十年过去了从来没有回过自己的故乡。回故乡看看是她永远的梦,可惜家庭的开销太大,本不富裕的家庭很难承担那笔费用。除了给我讲她自己的故事,她还经常告诉我一些新加坡的风土人情并向我介绍了一些著名的旅游景点。在她的开导下,我渐渐的变了,发现自己并不是生活在一个没有依靠的冷漠社会,相反这里有那么多善良的人们时时刻刻关心着我。那个整天擦眼泪,吵着要回家的孩子开始一点点的接受新的生活,开始融入这个全新的社会。

   转眼间到了华人的春节。这是我第一次在异国他乡过年,心里越发的产生了对家乡、对亲人的思念,浓浓的乡愁使我不禁潸然泪下。尽管我早早的按妈妈的叮嘱买了饺子和过年的食品,可心里还是觉得缺少了什么似的。电视转播迟迟不来,我转身去给妈妈打电话拜年。电话里浓浓的亲情通过无线电波慰藉着我浮萍般的忧伤,午夜的钟声从电话那头传来。泪水再次溢出我的眼眶。

   第二天早上刚巧遇到她,她笑着叫我等一会,然后不知道从哪拿出了两个橙子递给我,说这是华人过年的风俗并祝我新年快乐。两个橙子捧在手里沉甸甸的。我慌忙的道了声谢谢,便跑开了,转过墙角,一个人背靠着墙,眼前模糊了。

   转眼间一年过去了,回到家了。但我的眼前,我的梦中,却常常出现新加坡城:树丛中飞起的白鸟,在窗前徘徊,然后在转瞬间飞向远方。那里阳光明媚,如浴春风。

 

 
 


         点击率: 1556         票选得分: 166

     
评分: 较好 一般  
     

 

-- 银联在手, 留学无忧 --

 



随笔南洋网 新加坡第一中文原创网
All rights reserved. www.sgwritings.com (c) Copyright 2007
Powered by New Delta Education & Technolo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