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客 | 论坛 | 注册 成为随笔南洋网会员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

 
 

  一

  我现在蜷缩在故乡的冬天里,天空被浓雾掩盖,阴翳的一如既往。冬日不应该有阳光充沛,冬日是低落的蛰伏。

  然而狮城却不是这样。即使在这个时候,阳光还是灿烂地撒满整个岛屿,干净的天空看不到一点悲伤。

  对于这样的时节我总是不禁疑惑。我倾心于存在交替变换的的生活,那就像是一首曲子,好的曲子总是一时如风起云涌,一时如涓滴细流。正因为如此,叶子绿了又黄,然后枯掉飘落,这个过程一直在继续着。这种冬日迷乱的灰暗也是当中的一部分。离开家乡久了,在南洋吹惯了一成不变的海风,甚至怀念起了这样的悲凉和肃杀。它们让人悲伤,但它们必不可少。人不可能永远高昂在狮城的阳光里。

  初来乍到,或许这样的天气让人高兴,谁会不喜欢明媚的生活呢,谁的本性又是渴求灰暗的呢?在新加坡迎来的第一个清晨,我独自爬上屋顶,看着太阳从一幢幢房屋后面闪着金色慢慢升起。第一次见到狮城的阳光我是那样的兴奋,我感觉自己开始躁动,浑身充满了不安分子,激情慢慢燃烧起来。笼罩着初生阳光的我心情好得一塌糊涂,我天真的认为,只要有了这样一份阳光,我也就没有哀伤的理由。

  日子愈发过得慵懒,夜里和友人举杯到寅时,步履微跚地回到陋室倒头便睡,翌日醒来时候已过正午。喉腔干涩眼神迷离地拉开窗帘,猛然间一缕缕阳光扑面而来,洒了我一头一脑,灼热当中透着清新的味道。一个激灵,竟然站立不住,瞳孔紧缩脑门发蒙,酒醒之后重上心头的烦恼瞬间消失殆尽荡然无存。待微微缓过神来,蓝色的光斑在眼前浮荡,酥麻的感觉在皮肤上游走,神清气爽。洗完澡光着脚丫出来,走在明朗的走廊上整个人在阳光里暴露无余,如同一只鱼在水里游走。头上身上,点点滑下的水珠折射的是流动的光影,每一颗都那么干净都那么剔透。

  二

  少年不识愁滋味。是的,可惜我已束起发来。

  而今,当对这饱含希望的阳光已经习以为常,人也渐渐地感到有些乏味。在这个岛屿上,永远保持一个形态是它的致命伤,纵然这种形态看起来是多么的美丽和阳光。麻木开始侵蚀,甚至侵蚀了这种形态本身,侵蚀了柔和的海风,侵蚀了蔚蓝的天空,侵蚀了多彩的人们,侵蚀了饱含希望的阳光。

  这个岛屿是如此的炎热,七月流火,九月却不用授衣。顶多到了秋季,我的故人都已经裹上了线衣,这里便淅淅沥沥地下来一些雨,雨滴的空隙之中,依然透着阳光多余的热气;等到腊八饭吃过,春酒起泥,红纸糊门壁的时候,岛上的知了依旧在嘶鸣,青蛙依旧呱呱叫个不停。年夜我们只能蜷缩在冷气房间里,可怜地把这里想象成飞雪的故乡除夕夜。

  去年十二月,一位江南鱼米之乡的兄弟回家探亲归来,和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二十只鲜活的大闸蟹。我们烫热了黄酒,蒸透了螃蟹;对着北方举杯,划拳行酒令。本应当是秋高气爽高朋满座的时候做的事情,现在却在湿热的南洋落得一个不伦不类。不过蟹肥酒香,也是很大一件美事了。

  原本狮城的阳光是蕴涵着不少希望和激情,然而当它一旦被麻木侵蚀,被染上了乏味的气息,起初的希望和激情似乎就变了一个味道,有时候,甚至让人觉得烦躁。我想任何东西都是这样,适可而止才能体现它的宝贵。

  想起在北缅的时候,和所有热带地区一样,阳光也是很烈,甚至晒掉了我一层皮。然而当夕阳西下的时候,却又是那样的温柔和祥和,没有一丝暴烈的味道在里面。当时我爬上了一座千年前的佛塔,坐着看着西边,心干净到了极点。狮城的阳光却不是这样,至始至终,都带着躁动的影子,都有着高昂的气势,就算是夕阳的最后一缕也不例外。这本来是好事,但是对我而言,从头到尾笼罩在这样欢乐的气氛中,恰恰会感觉不到欢乐。

  我依然会忧愁,依然会发怒,依然会低落,依然会悲痛,即使我的头上笼罩着狮城的阳光,而这些阳光是那样的清爽和活力。

 

 
 


         点击率: 684         票选得分: 83

     
评分: 较好 一般  
     

 

-- 银联在手, 留学无忧 --

 



随笔南洋网 新加坡第一中文原创网
All rights reserved. www.sgwritings.com (c) Copyright 2007
Powered by New Delta Education & Technolo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