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客 | 论坛 | 注册 成为随笔南洋网会员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

 
 

   前年的十月,正是秋风萧瑟的光景。焜黄的枯叶铺落满地,天气也渐渐地凉了下来。然而正是在这个最平凡不过的秋日,我终于决计只身独往狮城。也许是正是萧条秋景的缘故罢,也或许是对于未来的不可预知罢,也可能是离别得过于仓促了罢,直到启程时,心中也颇不宁静。我常想,最好那是个失忆了的秋天,一切遗忘在秋风中,一切湮没于时间里,于是不用去想,更不用去回忆……

   (一)悠悠乡曲

   依稀记得临别时,母亲拉着我的手说:“孩子,虽然你走得远,但这边已无可恋之处,家里也无需惦记。新加坡是个能让你腾飞的地方……”新加坡固是发达国家,教育水平自不必说,然而这十几年的故土情怀又何尝能轻易割舍?故乡的一草一木又怎能轻易忘怀?故乡的一山一水又如何不让人留恋?于是,这一行可以说正是百感交集,远非负笈远游般来的洒脱。

  

   见时春风醉,别后秋意凉。

   游子乘舟去,涉水太平洋。

   经卷横囊卧,父母心中藏。

   频唤不忍顾,涕泪满衣裳。

   人岂无情物,孰能不思乡?

   谁为表予心,惟有明月光!

  

   两年后的今日,我又重读这首写于前年十月二日的《秋月怀乡》,当日之情可见一斑。虽然,这月已是狮城的月,但那绰约的月影,那皎洁的月光,如泣如诉,仿佛传递着过客的眷旅愁怀,仿佛倾诉着游子的思乡之情,心中也宛然生出“天涯共此时”之感。

   游子的心是脆弱的,但明亮得像一面镜子,虽然常常触景生情,睹物思人,然而却是纯粹的,无邪的,更是由衷的。李白诗云:“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正是这种情境的真实写照。像我这样孤身一人,在这万里外的异乡踽踽独行,览物之情,得无异乎?

   于是,在十月十六日游东海岸时,有感而发,写下《看海》:

  

   熏风荡涤太平洋,夹岸万里起花香。

   昨夜应为有客来,月下船边是秋霜。

  

   虽然狮城的气温足以融化那星星点点的秋霜,可是当时却充满了对于故人的盼望,心中更不免充满遐想。

   有时睡梦中也依然是对故乡的想念,如《思故园》:

  

   秋风萧瑟落芦花,浮云生处掩故家。

   良辰佳景今何在,戏为海市也无涯。

  

   现在重新拾掇起这些凌乱的诗文,虽显不够成熟,确也是真情实感。两年多了,回想起当时的思乡之情,不免“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二)人生五味

   古人云:“歌且谣,意方远。”意思是以诗歌抒发情怀,寄托自己远大的志向。作为一名远涉重洋的留学生,自然也有自己的抱负,然而诗歌却成了我平日里唯一可以娱情壮志的工具。

   留学生活并不是一帆风顺,也非困难重重,正如著名作家老舍在《养花》中所说:“有喜有忧,有笑有泪,有花有果,有香有色。”同样地,我也曾尝过失败,也有过收获;经历过风雨,也拥有过彩虹。

   无论如何,这两年的时光,都是我珍贵的财富,是我精神的泉源。

   我体验过满怀壮志却面对英文一筹莫展的苦痛,于是写下《无题》:

   昔时名盖满京华,今日独叹落黄花。

   世事苍桑谁能料,沉浮尽处是天涯。

   体验过十年寒窗,却无以施展抱负的无奈,于是写下《感怀》:

    成也无时失却常,厅堂高坐心惶惶。

    十年寒窗应无意,流年难耐自感伤。

    敢把清酒问秋雁,愁鸣啾啾动我心。

    欲对长风歌一曲,只恐回声震古今。

   体验过岁月流逝,无所建树的困惑,于是写下《无题》:

    几度风雨自消磨,风雨十年不算多。

    髀肉复生谁能料?恐将余年尽蹉跎。

   体验过对长途满满,前程黑暗的担忧,于是写下《不归路》:

    寒风轻拂天欲晓,漫卷诗书归故道。

   玄海无涯难觅渡,恐将余年作徒劳。

   与此同时,我又体验到努力拚搏的必要,于是写下《致留学诸君》:

    君不见,只身飘零离中国,涉洋远渡新加坡。

    君不见,狮城学子亦艰难,数年血汗终不还。

   书山题海恨千般,岂知前途路漫漫。

   少年不知愁滋味,终日郁郁空长叹。

   夏夜深深怨补课,未觉前途路方远。

   憔悴损,泪先干。心未死,肝肠断。

   斯人无奈生似死,何必苟活在人间?

   学海无涯应知苦,丈夫有志哪堪愁。

   昔有苏秦能刺骨,名扬天下拜相侯。

   忍辱负重弃项羽,三绝韦编效孔丘。

   书作佳人月为伴,虽是痛苦也风流。

   纵使夜夜无间休,屈指应知几度秋。

   居国当以忧天下,立世须为报苍生。

   室暖娇花怕秋雨,岁寒枯柏笑春风。

   平生只待风雷动,身携尺剑裂长空。

   我也体验过胜利的喜悦,于是写下《浣溪沙》:

   书山有径路遥遥,

   半生追寻亦徒劳,

   西山归隐自逍遥。

  

   八千里外龙图展,

   天云振奋我河山,

   前程似锦带笑看。

  

   其实在这两年的风风雨雨中,我体验过许多不同的感受,经历过各种境遇。而两年后的今天,我早已不时当初的吴下阿蒙了。那段逝去了的峥嵘岁月,早已成了我今日不断进取的动力。不过重又回想起当初的经历,就犹如轻抚古曲般来的亲切,而逝去的又成了更亲切的怀恋。

   眼下又已是深秋季节,枯黄的落叶铺落满地。一切肃杀了的秋景,显得又更萧条了些。虽然,景色如故,但走过的岁月如同流水般一去无回,毫不留连。寂寞的古镇早已安详地睡在瑟瑟的秋风中,平静的湖面上摇曳着几叶轻舟,若摇篮般一同睡却了,那浸满了冷清寒秋的梧桐树孤单的疏影投在如明镜般的湖面上,这便是早已熟悉了的故乡的秋了。我愿在这秋景中沉眠,便如同秋天般失忆,共同忘却那如流水般逝去的岁月,一起等待四季的更迭。

   忘却了一切,正好重新开始,虽如秋天般失忆,但狮城没有冬天。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于营口

 

 
 


         点击率: 2760         票选得分: 100370

     
评分: 较好 一般  
     

 

-- 银联在手, 留学无忧 --

 



随笔南洋网 新加坡第一中文原创网
All rights reserved. www.sgwritings.com (c) Copyright 2007
Powered by New Delta Education & Technolo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