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客 | 论坛 | 注册 成为随笔南洋网会员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

 
 

   2007年的除夕,在二月份。那时的新加坡,已过了雨季,春光明媚,正是最好的季节;而那时,我的家乡,那个东北的小城,却也正是最寒冷的季节。

   这是我一个人在外面对的第一个除夕。起初是有些兴奋的,自己长大了,可以一个人过年了,但我自己也明白,这不过是对自己的一种安慰。从中国来,逃避了残酷的高考,却要一个人面对很多事情。平日还好,和同学们打打闹闹也就过去了。惟独在过节的时候,自己一个人,除夕、端午、中秋,这些团圆的节日,一个人,不是滋味。

   除夕,那个让我魂牵梦荛的日子。记得小时候,一家人围坐在炕上,虽然寒冷,却处处都是节日的气息。小孩子们只顾着玩闹,大人们便唠起家常。日子过的很快,如今我独自在异乡,过着同样的节日。

   学校给了假期,但我们都知道,这不是我们想要的除夕。没有团圆,没有亲人,甚至连饺子都那么少见。而我们却必须面对,没有选择的余地。

   没有和同学约去外面吃,没有习惯的春节联欢晚会,一切都那么平静,甚至让我忘记了是除夕,是中国最重要的节日。就这么过着。在网上和朋友们互相祝福新的一年,但我生怕他们会问我是否孤单、寂寞,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我真的孤单、寂寞么?也许吧。还好大家可以理解我的心情,没有问我这样的问题。但我自己却不断难为这自己,孤单寂寞全部笼罩着我。也只有这种时候,才知道孤单的可怕。

   我还要面对多少个如此的除夕呢?4个、5个,还是更多?还是我永远没有机会去享受一个让我熟悉的,却依稀有些陌生的除夕?我不敢再想,我怕我会哭,我怕我的眼泪经不住心痛,无法掩饰我的脆弱。

   除夕时30度的气温,和家乡零下20度相差实在太大,就像我的心理落差一样。无法,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找到一个平衡点让我不去乱想。我发现我是那么承受不住寂寞。平日自认为铮铮硬汉,却被寂寞轻易击垮,毫无还手之力。

   给家里打个电话,此时不想家的人,会有么?听到了母亲熟悉的声音。我多么希望此时围绕我的是熟悉的东北话,而不是此时令我生厌的英语。但或许这样更好,可以让我不去想家。听的出,家里很忙,此时一定又是阖家团圆,十几口人围坐在张大桌前,热闹,像过除夕的样子。而我呢,一个人,面对除夕,一个人,一切都是一个人。

   说了几句,母亲了解我的心情,也便不再多说什么,对我一些叮嘱。而我,嗓音也有些沙哑,“妈,别挂电话,让我听听外面鞭炮的声音……”声音有些哽咽了。我怕再说下去,我会哭,我怕母亲会担心。也许只有炮声,才能掩盖这一切。继续让母亲认为我是个坚强的孩子。而事实上,都知道,再坚强的孩子,在此时也不再坚强了。

   在嘈杂的炮声里,我挂掉了电话。我没有哭,却满脸是泪……

   这一夜,无眠……

   我想不出如何面对,这一个人的除夕;想不出如何让自己平静、不想家;想不出怎样才能让自己入睡,去迎接第二天狮城的阳光。

   那阳光总是那么温暖,温暖的让我胆寒。我要迎着阳光微笑,毕竟我没什么不如意的。从家乡考到这里来,证明了我的能力,或许我的未来也会更加光明。我有什么不高兴的理由么?也或许是我太过与完美主义了。

   雨季结束了,这时下雨已经很罕见了。可这个夜晚,有雨。

  窗外淅淅沥沥的雨滴,让我想起家乡的雪。这个冬天竟然没见过一场雪……现在这个时候,看见什么,都会让自己想家的。

   就这么一直看着雨,想着雪,坐在床上。不知不觉间,时间过的飞快。看看表,这个除夕,算是过完了。一个人的除夕,一个人过。

   什么时候才能回家?下个除夕怎么过?

   怎能再想,怎忍再想?

   天,就要亮了,

   雨,还没歇……

   这一个人的除夕,就这样,流逝。

 

 
 


         点击率: 3393         票选得分: 4007

     
评分: 较好 一般  
     

 

-- 银联在手, 留学无忧 --

 



随笔南洋网 新加坡第一中文原创网
All rights reserved. www.sgwritings.com (c) Copyright 2007
Powered by New Delta Education & Technolo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