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客 | 论坛 | 注册 成为随笔南洋网会员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

 
 

  梦想,爱,阳光

  第一个晚上,我在一页纸上潦草的写下:终于来到了这个陌生而熟悉的地方。

  第一个早上,睁开眼的时候满目的金黄。

  第一次被绿色包裹着轻快的走在路上。

  我记得我欣喜的过完了遍地阳光的第一天,却渐渐发现自己有些迷失,还是因为这金黄的阳光。

  我不知道我的朋友们是为了什么到了这里。只是我有些幼稚的想,或许我可以把这里当作梦开始的地方?

  一个黄昏,我在屋顶,看着夕阳。就像很早很早以前一样,我伸出两只手指,对着微微露出脸的太阳。合拢的手指中间散射出霞光。上一次是谁和我这样坐看西去黄昏彩霞的煌煌?

  或者有些哀伤,我继续的沉醉随着下沉的夕阳。是那些许零碎的冲动让我飞翔到远方?还是那些沉重的希望让我离开她让她此刻和我同样的哀伤?

  不管怎样,我放下行囊,等着她带来雨季结束时的朝阳。

  冬之鸟

  那天我看到一种白色的大鸟,在阳光下,有几分秀丽。我只是偶然的看了看车窗就从车窗看到它们正散落在青翠的草坪上。那些鸟于是就停在了那片草坪上,不愿从我脑里飞走了。

  我不知道我看到过多少次白色的大鸟停在车窗外的清脆的草坪上。但却毫无疑问的,我被刚刚落在我眼前的那几只轻轻的挠了挠而轻易的放了它们进了我的世界。我绞尽脑汁的猜着它们为何这般神奇?或者,它们的雪白的羽毛被施上了中国的法术。

  有一次,也是在这样的车上,我也这样想着什么。前边坐着一个小男孩,再旁边站着他年轻的妈妈。

   “妈妈,鸟都不见了啊!” 小男孩望着窗户,突然说。

  那个妈妈愣了愣,然后笑了:“他们到温暖的充满阳光的地方去了啊。”

  “哦……”

  “有一天阿宝也会像这小鸟儿一样不见的吧?”

  “怎么会?”叫阿宝的小孩转过头望着她可爱的妈妈。于是那妈妈又笑着就摸摸他的头。我还记得她笑起来很好看。

  我看着那小男孩,心里觉得这像个故事。我转过头看了看对面的玻璃窗,仿佛那小男孩又在这里,恍惚间觉得这个故事因为那鸟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发生了。

  我轻轻笑笑,迎着阳光张望。雨后的清晨并没有耀眼的太阳。我看到了红红的云,又幻想着这里傍晚的安详。

  或者,今天要打个电话吧。

  夏归返

  几个月前,和我一起来的友人中有一个投缘的,姓夏。

   “明天早上去跑步吧?”有一天,他说。

  “没问题。”

  那天天气很好,或许是因为阳光,或许是微风,又或许是阳光照耀下的青草被微风掀起了裙摆带来的泥土的芬芳,我们步履轻快。

  “发现没有,这里冬天也有鸟。” 他说。

  “这里就没有冬天!”我习惯这样调侃。

  “你知道他们为什么来?”

  “还能为什么,没有冬天呗”

  “你看这些草,这些树,它们都不会黄。”

  “对啊!”

  “鸟自然是冲着这些来的,这里有不会枯竭的食物水,和温暖的阳光。”

  “是啊……”

  “可是它们为什么还是会走呢?”

  我无言以对。

   “哎……我家这个时候都快下雪了,更别说鸟了。”

  然后他就走了。我去送他,临别并没有多少不舍,只和他抱了抱。许是今生不必再见。

  我知道他并不适合读博士,而他有他的事业、他的她在等着他,所以他比那些鸟更早回去了,离开了在许多人看来温暖的阳光。那些鸟儿追着温暖的阳光飞来了这里,而他却走了,留下了那个小小的追问给我,虽然鸟们最终还是要走的,用他们脆弱的翅膀穿越一路的白昼黑夜,与来时一样。

  结束曲

  听一个女生感叹说:“轮回。”

  她解释说,她的学长师兄刚刚毕业走了,而一个想过来读书的学弟给她发了电邮……

  我听着她絮絮叨叨的说,却走神了。

  我想:我们究竟轮回了谁?谁看到我们又会淡淡的说:“啊,你来啦?”

  倘若遇到这样一个人,我便也说:“真抱歉,多久到的?我迟到了?”

  我回过神,仍然看着车窗,那些鸟已被继续青葱而不知名的树与草取代。三三两两肤色健康体态轻盈的男孩女孩或背着,或挎着他们的自己的生活。而生活对于一个中国人而言或许并不需要什么想象力。有人说:“老婆孩子热炕头,如此而已。”但我们为生活一路至此。

  前几天,二姨一家带我去吃饭。坐在我们旁边一桌的一个老人桌前面放了个像是卡式收录机的机器。那机器一直放着某种很老很老的旋律。那老人就随着节拍用敲着杯子盘子。

  二姨他们点过菜回来时我们发现座位少了一个,那个老人就给我们扶了张椅子过来。

  等他回去坐好了,二姨说:“这是老板。”

  “他很奇怪啊。”这让我很好奇了,“他一直在放什么歌?”

  “这个是《美酒加咖啡》,当时国内都不能放的,但在这边很流行。”

  我看到那个老板突然埋了埋头,用肩膀上的衣服蹭了蹭几乎龟裂的眼角。

  我沉入了的无边的猜想,关于美酒与咖啡,梦想与阳光以及——故乡。

 

 
 


         点击率: 630         票选得分: 414

     
评分: 较好 一般  
     

 

-- 银联在手, 留学无忧 --

 



随笔南洋网 新加坡第一中文原创网
All rights reserved. www.sgwritings.com (c) Copyright 2007
Powered by New Delta Education & Technolo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