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客 | 论坛 | 注册 成为随笔南洋网会员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

 
 

   隔着候机厅的巨大玻璃,机身放射的光芒异样的刺眼,我百般无趣地盘弄着即将关机的手机,青春的记忆似乎定格在这个画面......

   剪去长发、穿上校服的我,成熟的面庞添设了几分稚气,刚来新加坡的我,也因为气候,脸上长出了红色的豆豆。七月的新加坡没有江南那般秀气,我想那时的家乡一定是小雨绵绵,雨过天晴,太阳会突然变得火辣辣,也预示着暑假的到来。那时的我们,放下沉重的书包,无畏考卷的分数,冒着酷暑,骑着单车去离家很远的球场打篮球,似乎是脱离了学校与家人的束缚一般,给我们莫名的快感。打完球的我们总会喝大量的可乐来避暑。然后躲在冷气室里对着荧光屏拨动着键盘与鼠标,而现在的我,也只能独自在球场对着篮框发呆。

   一个人来到陌生的城市,兴奋总会被寂寞压倒。夜深人静的时候,泪水便取代了汗水。于是,我选择戴上耳机,心情随着音乐慢慢平静下来。久而久之,音乐对我而言从娱乐变成了某种药物,亦或是“可卡因”,总是会情不自禁地拿起耳机。

   现在的我没有什么不良嗜好,也不再去夜店玩闹,每天学校、家,两点一线,生活变得非常有规律。偶尔会去看场电影,感情丰富的我总会被悲伤的情节感动流泪.。过去的自己,如何来形容呢?平淡无奇,因为小事也会伤怀,也会仅仅几天就忘的一干二净;也有几次去染过头发,但没过多久被老师强行要求染回黑色;也曾经穿过又大又肥的牛仔裤和那种韩国大衫,非常不适合自己,只是因为流行,觉得很特别。现在想起那时做的事,和时尚看上去毫无关系,反而有些愚昧。

   走进新加坡的校园,一切变的陌生起来。半天课程取代了全天课程,放学后也没有大堆的功课等待。.校园里少了埋头苦读的景象,取而代之的是稚气的笑声。孤独的身影走在走廊中,手顺着扶梯慢慢下滑,身边少了朋友的喧嚣声,心中产生莫名孤独,偶尔遇到在爬楼梯的老师,老师的笑容与招呼总会带来丝丝慰籍。

   街边的霓虹灯代替了月亮的职责,照亮了这个繁华城市的每一个角落,身影被灯光拉得老长。突然耸耸肩才发现新加坡的冬天姗姗来迟,冬天夏天在这里变得很和谐,季节的替换是那样悄然无息,毫无破绽。那时的我,一定早早换上了厚厚的羽绒服,记不清那时是谁提出的“要风度不要温度”这一政策,大家争先恐后地脱下厚重的冬装,套上几件单薄的夏装,便完事了。有些女生也勉强把裙子穿到深秋,直到手被冻得通红,才忍着把衣服穿上。狮城的冬天依旧是那样热情,街上随处可见穿着短到让人窒息的热裤热裙的女生。我想她们也从来没有因为天冷而要穿厚衣服的烦恼吧。

   地铁总是太快,快到让人没有时间回味身边发生的一切。所以我选择坐巴士。我总会透过车窗去观察路人的表情,一张张喜怒哀乐的脸对我讲述着一个个悲欢离合的故事,有时雨水把玻璃外的景物变得扭曲歪斜 ,看上去也是别有风味。那时的我,无论晴天雨天都是骑单车上学,虽然父母一直希望可以每天接送我去学校,但我总是拒绝这个要求,,每天早晨空气中夹杂着水分子,是那样的沁人心脾,清清的、舒舒的、爽爽的,我不愿意失去这种享受。而现在这样的享受已不复存在了,不同的是新加坡的空气好像净化后的矿泉水,吸入体内如润滑剂一般,滋润了我的全身,湿湿的、油油的、甜甜的,也是有着让人说不出来的幸福味道。

   一向自认为人缘很好的我,到哪里总会交一些好朋友。在漫长的狮城岁月里,朋友支撑着我的留学生活。虽然大家在一起的时间不久,但之间似乎没有什么隔阂,一切看上去是那么融洽。而那时的我们,似乎总是会磨出一些火花,记得那年入学军训,陌生的你走过来问我类似如何快速抢到篮板球的问题以后,我们便熟络起来,你总是喜欢利用假期补课的时间在学校的篮球场上打球,之后再匆匆赶来上课,教室内顷然充满了你身上所散发的热气,那股热气熏得我不知何时也开始流细汗。那时我们仗的年轻气盛总爱为朋友出头,记得有那么一次我正埋头睡觉,你从球场上赶回来,本想和你一同去打球,结果你却将打球变成了打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不是一句“不去了”能打发得了的,而选择围观的我总是无缘无故被拉入战局,现在的我回想起那段“豪情”的时光,还是那么记忆犹新。

   每当晚上下楼的时候,总能见到一个女生蹲在组屋间的草坪上,身旁的玻璃瓶里装着几个小虫子。那次,我好奇问她,你喜欢小虫子?不喜欢,她默默回答我,我听后微微点点头,看来小虫子们面对的可不是什么人文关怀,那你很讨厌虫子喽?我接着问到,人的感情除了喜欢只有讨厌吗?她有些恼怒地转过头,又迅速地转回去。听到这些话后,突然发现自己很肤浅,心里默默自嘲起来。

   我是一个“幻想症病人”,幻想与现实之间是那样的接近。我喜欢在两界之间不断游走,渐渐变成了现实与幻想世界的瘾君子,我总是精心策划着幻想世界的每一天,那时的我刚从母亲口中得知即将远离家乡的消息,脑海便开始撰写着留学的脚本,“那是一个春光明媚的上午,我依靠在电线杆边,身穿淡蓝色的校服,打着领带,光把我的脸照得彻白......”到新加坡才发现,这里已经很难找得到电线杆了,愿望与现实总是若即若离,但时间却过得如此之快。

    转眼间,一年半已经过去了。我躲在大树下,被树叶遮住的阳光,零星地洒落在我面前,形成小小的光斑。无意中将头抬起来,一束光恰好照在我脸上,好烫!狮城的阳光是那样的耀眼,毫无保留地将自己展现在我面前,向我述说着某一个美好未来......

 

 
 


         点击率: 3743         票选得分: 1209

     
评分: 较好 一般  
     

 

-- 银联在手, 留学无忧 --

 



随笔南洋网 新加坡第一中文原创网
All rights reserved. www.sgwritings.com (c) Copyright 2007
Powered by New Delta Education & Technolo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