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吴哥

发布时间: 2016-1-10 21:02    作者: 周铁株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1453
字体:    打印
  中国当代著名散文家余秋雨先生,在《废墟》一文开篇就咬牙切齿:“我诅咒废墟,我又寄情废墟。”他既诅咒,又充满期待,因为,“废墟是毁灭,是葬送,……活像一个残疾了的悲剧英雄。……没有悲剧就没有悲壮,没有悲壮就没有崇高。”还指出:“还历史以真实,还生命以过程——这就是人类的大明智。”

  哦,废墟!如今,我就置身吴哥古迹,一个曾被热带雨林湮没的帝国王朝,一个历经千年风雨的历史文化废墟。

  在东南半岛,旧称高棉的柬埔寨,暹粒省境内的吴哥废墟,是一个帝国辉煌的缩影,与中国万里长城、埃及金字塔、印尼婆罗浮屠并称古代东方四大奇迹,是柬埔寨民族的象征,现今的国旗和国徽,均以吴哥窟为图案。

  吴哥在高棉语的意思是寺庙城市,当今是暹粒省首府,而“吴哥”一词是对城北近郊古迹群的统称,分大吴哥和小吴哥。俗称大吴哥的吴哥王城范围较广,古迹分散,有巴戎庙、巴本宫殿、古代法院(疯王台)、斗象台、十二生肖塔(审判塔)、塔普伦庙等景点,建筑时段较小吴哥约晚半个世纪,由吴哥最伟大的国王者耶跋摩七世时期修建。这期间,吴哥王国曾经历一场战乱,此后人心思静,者耶跋摩七世崇信佛教,人民信仰也大都转向上座部佛教(小乘佛教),所以大吴哥的代表建筑巴戎庙,建筑形制虽然与小吴哥的寺庙大同小异,但供奉的已不再是印度教诸神,而是佛祖和观音菩萨了。

  走进大吴哥巴戎寺,就像走进了塔的森林,到处都是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的石塔,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着中心宝塔。塔上大都刻有四面佛,个个面相平和面带笑容,却在阅尽千百年兴衰后深邃的眼眸里,蕴含着悲悯与淡然,其中一处佛笑得特别圣洁静定,花朵般缓缓绽放,恍惚在拉近神和人的距离,天堂和人间的距离,心与心的距离,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著名的“高棉的微笑”。
距大吴哥不远的吴哥窟俗称“小吴哥”,在这片古迹群中保存最完好(由多国包括中国在内资助修葺和提供技术支持),这座印度教毗湿奴神庙,是世界上最大的印度教建筑群,建于十二世纪初,后成为高棉国王苏利耶跋摩二世的陵墓。这里全部用砂岩重叠砌成,护城河四周环绕,神庙周围是依次增高的三层回廊,各回廊四角配高塔,以中心塔为顶点,形成高度依层次递减的高塔群。吴哥窟的装饰浮雕丰富多彩,浮雕刻于回廊的内壁及廊柱、基石、石墙、窗楣、栏杆上,题材均取自印度教神话和高棉王朝的历史。吴哥的信仰源自印度,崇拜空间的方正向上,其建筑追求以层层向上由平缓到斜陡,不仅建筑面积大结构繁复,还有着世界最长的石刻回廊,达到800米,仿似一条时光隧道,用精美的画面,生动讲述了神话传说和人间的爱恨情仇,而仙女的夸张动作和华彩服饰,显然出自宗教仪式的表演,也是雕刻家审美的彰显。在没有现代化记录手段的古代,建筑与雕刻就是一部在风中散帙的史书,演绎出今天人们了解历史、解读岁月最生动的“立体文字”。

  高棉王国亦即真腊王国,创造过举世闻名的吴哥文明,经历过数百年由盛而衰的演变,1431年暹逻军队入侵,吴哥遭到严重破坏,王朝被逼迁都金边。此后,吴哥被遗弃,逐渐幽闭沉落在瘴烟霾雨中,一直被世人遗忘,直至十九世纪60年代,才被一位名叫亨利·穆奥的法国博物学家发现。由于吴哥王朝的建立与消亡没有留下任何文字记载,法国人之所以能找到隔绝久远的遗址,不能不提及我们的老祖宗。1296年,中国元成宗遣特使周达观前往真腊,一年后回国将在吴哥的的见闻写成《真腊风土记》,成为柬埔寨古代历史的惟一史籍,后来由欧洲传教士翻译成法文,亨利·穆奥就是以此按图索骥,顺利找到了隐藏在林莽中的遗址,并称之为“东方的所罗门神庙”,“比希腊或罗马留给我们的任何建筑都更加雄伟壮观。”如今,世界各国观光客逐年增多,暹粒人意想不到,这些古老的殿宇会给他们带来戏剧化的生活巨变,由此十分感激这位曾经的天朝来使,特为周达观雕像,以缅怀他为柬埔寨历史所记述的一切。

  在古迹遗址,由于范围大,宗教色彩浓厚,到处都是佛塔、石雕、石堆、巨木,树根更是长蛇般见缝就钻,遇石就缠,形成树包塔奇观,历经数百年苍狗变幻,荒废颓圮尤其严重的大吴哥,均为断壁残垣,草封林掩,在极其相似的巨石堆外表难以找出区别,那就形成了巨大迷宫,惟恍惟惚中混淆了我的记忆,最终与团队失散。

  当时,我正沉浸于精神视觉,恋慕着尚有存在感的佛性之城,文化的衰颓虽然带来失落,岁月轻淡不变的是曾经的沧桑,在风的吹拂中,内心安然温暖。我细数流年,敛神宁息地凝视一堆堆残败的文明,只宜静观、默会的佛塔,就像纶音梵乐,让我静心地聆听,一种泛神情感顿时涌上心头。

  我正处于远离尘世的淡定和区间空隔感,忽然发现把自己弄丢了。

  于是,我往回走,按照方向应该能到达下车的城门,但当地人说这是东门,旅行团的车一般在西门,我只得走向西门,仍找不到我们的车,打电话给领队,手机没有信号,屏幕只显示“没有网络”四个字,怪不得领队和地陪导游各用对讲机联系了。我急了,重又踅向东门,幸而在人流中碰到专程找我的导游,要不然不知该如何回归团队。东西门相距约两公里,我来来回回走了几遍冤枉路,至今仍不明白为什么会如此。莫非,是我心不诚意未到,被神戏弄了,或撞邪了?

  第四天自由活动,我没参加自费项目,独自在城区游逛找人聊天,用“第三只眼”观察、了解当地实况。那里有到此投资的华人,也有华侨及其后代,多少懂点汉语。

  其实,柬埔寨是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早在公元一世纪就建立了统一王国,领土为碟状盆地,三面被丘陵与山脉环绕,中部是广阔富饶的平原,占国土面积四分之三以上,境内有湄公河和东南亚最大的淡水湖洞里萨湖,地理条件十分优越,而且雨量充沛,国民守着聚宝盆却穷得要命,至今仍是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之一,在现当代,尊严和生命无法获得保障,外扰内患是主因。1863年沦为法国殖民地,1940年被日本占领,二战结束后复被法国殖民,1953年柬埔寨王国才宣布独立,1970年后政权易帜不断,红色高棉主政时,曾发生过一场以社会重构为目标的大屠杀,遇害人数保守估计也多达数十万人,1979年,越南军队以问罪为名悍然入侵柬埔寨,红色高棉波尔布特残部覆灭,此后在民族和解进程中又反复出现变局,直至1993年才开始进入和平发展新时期。

  经过二十多年和平建设,柬埔寨有什么重大变化?我只能把吴哥作为缩影。

  作为一个王朝的背影,吴哥是省会,又是著名的旅游城市,但主干道似乎只有一条过境公路,铺设水泥,而其他马路大都是沙泥路,尘土飞扬,没过多久鞋面就布满黄尘,而且,没有网络和公交车,少见交通灯和斑马线,没发现路旁有垃圾箱,交通工具以摩托车为主,多是从日本和台湾进口的二手车,不过,乘搭摩的可要小心了,说好要3000元瑞尔(柬币,1000元瑞尔约人民币2元),收费时却索要3美元,否则喊打喊杀。在当地,美元与瑞尔同等流通,但餐馆和商店货物均以美元标价,可见瑞尔币值波动大,就连本国人都没有信心,当然,也能以人民币结算,但比银行兑换率要低,比如我们入住宾馆的餐厅,一美元时值6元多人民币,被换算成8元多,斩你没商量。再者,乞丐是少了,偷抢仍多,领队一再警示我们晚上不要外出。最令人郁结的是,该国贪污受贿盛行,在吴哥机场口岸出入境,官员投过来贪婪的目光,一律向外国旅客索要小费,不给会有麻烦,他们收了美元口中仍念念有词:“人民币,人民币……”是穷急生疯了?吴哥主干道两旁星级酒店不少,但多是外国人投资,从当地人口中得知,这条路是日本人修的,那条路是越南修的,这个殿是法国人援建的,那座庙是印度援助的,据说甚至把国之瑰宝吴哥窟拍卖给外国人经营,把洞里萨湖圈卖给那些没有限度捕捞的人。一个不惜撕掉最后的绚烂、灵魂变成交换价值的民族,又如何能让蚁蝼化存在的底层民间尊崇信义呢?这不能不让我们对这个国度未来的发展表示怀疑。

  在这个几乎全民信教的国家,难以寻找到宗教的虔诚平和。我隔空遥望吴哥窟,感觉到石刻佛像有几许自傲,几许自怜,又几许自哀。我不由得嘘息,一种悲凉袭上心头。

  但愿我们的友好邻邦能洞开灵魂的天眼,立志争强昂首世界,让“高棉的微笑”重返世间,宛若观音大士那样拈笑成花。

  诚心所愿,阿弥陀佛!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