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之界看日落

发布时间: 2006-11-20 11:00    作者: 李叶明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9627
字体:    打印

  奥尔巴尼是坐落在南大洋岸边的一个小城。这里曾经是西澳最早的殖民定居点之一,历史比珀斯还要长。小城的人口目前才三万多,但在西澳,已经算是大城市了。城内一条主要的街道由北向南倾斜。走在街上,一眼就能看见蔚蓝色的大海。街道两旁古色古香的小店外,停满了各式车辆。在这儿停车的难度,似乎并不亚于珀斯的市中心。

  我们此行的重点,是在奥尔巴尼郊外,那里有一处著名的景点“天然石桥” 。这座石桥可与墨尔本的“伦敦桥”相媲美,也是在海边经风浪长期侵蚀而形成的大自然的杰作!

  相比之下,这座“天然石桥”,更是由极为坚硬的花岗岩构成,横贯于两边的石崖上,跨度达数十米,桥下就是惊涛拍岸的巨大浪花。这样的石桥,不知要经过多少万年的冲刷,才能形成今天这个模样!

  有心上桥走一走,但是看到构成桥面的巨石有许多明显的裂痕,似乎在大自然的威力下,随时都会崩塌一般。犹豫之际,却看见有人已经走上桥去。别看那些洋人身材魁伟,但是跟厚重的桥体相比,却显得非常渺小。由此可见,石桥的结构还是相当坚固的。如此庞大的身躯,所承受的自身重力和风浪的冲击力,都足以令我们体重对石桥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了。

  壮起胆子走上石桥,发现桥面非常宽阔。不过,桥面上高高低低的,还散落着一些石块,加上没有扶手,强劲的海风令我们举步为艰。我们不得不猫着腰,相扶相携,一步步走到靠近大海的那一头。在石崖所形成的夹角中,暂且躲避呼啸的海风,晒着午后的阳光,欣赏那海天一色、壮美无比的南大洋。

  富饶、浩瀚的南大洋,是世界第五大洋。而以前读书时,记得我们只学过世界上有“四大洋”。什么时候冒出来个“第五大洋”呢?

  其实以前,还有过“三大洋”的提法呢!

  但不管是“三大洋”、“四大洋”、还是“五大洋”,都只是划分方案的不同。 地球上的海洋其实是连为一体的,所有的大陆都被海洋包围着。

  而 最早关于“五大洋”的划分,是十九世纪伦敦地理学会提出的,后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被认同。直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随着对海洋研究的深入,越来越多的学者才认为,环绕南极大陆、由太平洋、大西洋和印度洋相连而成的广大水域,确实具有其独特的自然属性,理应被划分为一个独立的大洋。于是,南大洋的概念再次被确认,只是在具体的划界问题上,还有一些不同意见。

  而南大洋最主要的自然特征,是它孕育了大量硅藻、磷虾等浮游生物。这些数量惊人的浮游生物,甚至把海水也染成了深沉的墨绿色或棕色。也正是因为这些浮游生物,使得南大洋成为世界著名的“海上牧场”。特别是这里的鲸鱼,数量在世界各大洋中高居榜首。

  我们所到访的奥尔巴尼,原本是一座捕鲸渔业非常发达的渔港。然而随着环保意识的增强,商业捕鲸活动在这里已经销声匿迹了。聪明的当地人,于是建起鲸鱼博物馆,大力发展以鲸鱼为主题的旅游业。以前的捕鲸码头,现在每日出海的,都是一艘艘满载游客的渔船,为的是去南大洋追寻和观赏鲸鱼的踪迹。

  傍晚时分,我们从捕鲸码头回返市区,找了一家汽车旅馆投宿。安顿下来之后,出来找饭吃。在一家热闹的酒吧旁边,发现了一间中餐馆,名叫“福禄寿 ”,一个 典型的中国名字。真没想到,在这么偏远的西澳小城,竟然还能吃到可口的中餐。虽然服务员全是金发碧眼的洋妞,但是这里的中国菜非常地道。趁服务员从厨房端菜出来的当儿,我往里面瞟了一眼,果然有位华人师傅在掌勺。

  吃饱喝足,回旅馆美美睡了一觉。第二天,我们继续向西进发,前往另一座海滨小城奥古斯特。一路上的美景目不暇接。我们还特地参观了两处景点:沃尔普国家公园里的“树顶行”( Tree Top Walk ,一条架在密林深处的高空栈道);以及靠近奥古斯特的“宝石洞 ”。

  经过长途跋涉,日落之前,我们终于抵达了只有数千居民的奥古斯特小镇。穿过冷冷清清的街道再往前开,是一个直刺海面的海岬。这就是 “ 利伍文海岬 ”了。在它 的尽头,矗立着一座著名的灯塔。而这座灯塔,就是传统上划分南大洋和印度洋的分界线。难怪在很多版本的世界地图上,都能看到奥古斯特小镇的大名了!

  沿着山脊的小路,我们缓缓向利伍文灯塔驶去。左右两边都是一望无际的大洋,感觉上,就象是来到了真正的“天涯海角”!

  在灯塔限制区的大门外停车,看见旁边竖着一块牌子,上面气势磅礴地写着一行英文大字:“利伍文灯塔--两大洋相会的地方”。怀着激动的心情登塔远望,指示牌告诉我们,在我们的左侧是浩瀚的南大洋,右侧是广袤的印度洋。

  当时正值日落时分,夕阳躲在厚重的云层中,将万丈光芒撒向深沉的洋面。 “好美的落日啊!”老婆喃喃地说,“真是不可思议!这里的居民,竟能每天看着太阳从一个大洋上升起,在另外一个大洋落下!”

  经她这么一说,这壮美的海上落日,似乎更显得与众不同了。

  目送太阳消失在大海尽头,天边的晚霞也腿尽了颜色,我们这才恋恋不舍地告别灯塔,告别奥古斯特,开始了北上珀斯的行程。经玛格丽特河一线的几座城镇,第二天,我们终于准时赶回珀斯。在机场的柜台办理了还车手续,随即登上飞往新加坡的航班。

  还车之前,我特地看了一下里程表。五天之内,我们总共跑了一千八百多公里,可算是一次名符其实的“千里行”了!



TAG: 李叶明 随笔南洋 澳洲 游记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