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澳珀斯

发布时间: 2006-11-20 10:58    作者: 李叶明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9927
字体:    打印

  从澳洲回来后不久,我们的美国签证就下来了。可是最终我们并没有去美国,反而又去澳洲跑了一趟。那次,是为了去参加我的毕业典礼。

  我所就读的柯廷理工大学,位于西澳的首府珀斯。作为“海外校园”的学生,我们其实可以选择邮寄毕业证书,而不必去珀斯出席毕业典礼。但我的导师却建议我“应该去”。他说:毕业典礼是一项很有意义的活动。而且,西澳是个美丽的地方,九月又是珀斯最美丽的季节,“趁毕业典礼来一趟吧,你肯定不会后悔的!”

  早就听说,澳洲的第四大都市--珀斯,是有名的“野花之都”。因为每年九月,这里都会举办“野花节”,是全澳规模最大的园艺展。南半球的季节,刚好与我们相反--六到八月是冬季,九至十月是春天。珀斯的冬季相对温和湿润,反倒是夏季常常干旱无雨。为了赶在旱季之前完成传宗接代的使命,每当春风又起之时,西澳的七千多种野花就会不约而同的集中绽放。可以想象,那是何等的诧紫焉红、争奇斗艳啊!

  就是在这样的季节里,我和老婆一起飞到了珀斯。由于同班同学中,按时毕业的人并不多,而最终选择去珀斯的,也就只有我一个,所以我们这次的行程,显得份外孤单。

  临行前,请教去过珀斯的学长。他们说,珀斯的公共交通远不如新加坡方便,到那边最好还是自己租辆车,这样办事和游玩都方便。所以入住酒店后,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去租车。搞定之后,我们才出门闲逛了一会。随后按图索骥,跨过一个街区,来到著名的天鹅河畔。

  天鹅河在地图上看,象是一个大葫芦,入海口细窄,里面的河面却非常宽阔,给人感觉更像是一片湖泊。珀斯的市中心,就矗立在这片美丽的“天鹅湖”旁。沿着河畔的小路,我们步行到一座现代化的钟楼。由此钟楼向北,很快就来到海伊步行街。这是珀斯最热闹的商业街。它的北面就是珀斯火车站,那里有火车直达悉尼。

  位于澳洲大陆西海岸的珀斯,与东岸的悉尼相距整整四千多公里。除非是想尝尝横跨澳洲大陆的滋味,否则很少有人会选择乘火车去悉尼。而这四千多公里的距离,也导致了珀斯与悉尼之间三个小时的时差。由于珀斯位于新加坡以南,略微偏东的位置上,经度上的差别不算大,所以倒几乎没有时差了。

  不过,珀斯天黑的要早一些。吃过晚饭才七点多钟,街上早已是冷冷清清了。一位象是华人的街头艺术家,正在拉一首凄婉的小提琴曲,飘过丝丝的寒风,传入我们耳朵,似乎更多了一抹悲凉。看到海伊街的商店都开始打佯关门了,我们只好沿圣乔治大街回酒店而去了。

  第二天早上拿到车,开车上路感觉不错。我们先到英皇公园转了一大圈。珀斯的野花节,主会场就设在英皇公园。澳洲地广人稀,公园都是大手笔。就拿这英皇公园来说,大家都是开车进出的,感觉上,比珀斯的市中心还要大。

  走马观花之后,我们就直奔 学校而去。 在路标的指引下,我把车直接开进了校区。这里的校园没有围墙,而且面积超大,单单停车场就有大大小小的不下十几处:分学生停车场、教师停车场、访客停车场等等。学生停车场的位置较偏,但规模最大。比如我们停车的那个,各式各样的车辆一排排望过去,少说得有好几百台。

  按照通知上的地址,我先去办了登记手续,领取了我的硕士袍和方帽子。吃过午餐后,我和老婆一起在校园内闲逛。身边一张张年轻的面孔,令我感受到一种久违的亲切!

  拎着硕士袍逛了好一阵,这才想起,应该穿上它,在校园里留个影。不过,在主建筑群内,熙熙攘攘的学生实在太多。穿着硕士袍拍照,似乎有点招摇。主建筑群对面有块大草坪,草坪的南端是一片翠绿的湖泊。我看草坪上的人不多,只有几对情侣在湖边相依缠绵,于是便大老远的走到草坪上去拍照。

  面对镜头,穿上硕士袍,这才发现有点不太对劲。这硕士袍象西装一样,是开领的,里面要穿衬衫、打领带才好看。而我没想到这一点,这次带来的服装都很休闲,唯一一件衬衫还是花格子的。扫兴之余,草草拍了几张照片了事。心里盘算着,明天一定要去买衬衫和领带,免得到时被人家笑话。

  可谁知第二天去“沙漠塔林”游玩,路上时间没算好,回到珀斯已经来不及购物了。我只好硬着头皮,穿着那件花格子衬衫去出席毕业典礼。

  相对于我的“休闲”,老外们可就隆重的多了。毕业典礼被安排在珀斯音乐厅举行。主席台上,教授和贵宾们各自按头衔穿戴着各式各样的袍子和帽子,场内有专人吹奏苏格兰风笛,乐曲中荡漾着庄重而欢快的气氛。

  台下,毕业生们按次序就座。在几位大人物致辞完毕后,我们就开始一一上台,从校长手中领取毕业证书并拍照留念。最先上台的是博士生,接下来是硕士,最后才轮到学士。但由于学士毕业生的人数最多,所以当我们领好证书后,就只能在台下干坐着,看着一批又一批的年青人,兴高采烈地上台领证。

  更无聊的是,我周围连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若大的音乐厅内,除了台上贵宾席中的几位教授还算熟人,剩下的,也只有远远坐在后排家属席的老婆大人了。这也是作为“海外校园”毕业生的苦恼之一吧!

  再看看那些全班一起来出席的本地学生,无不交头结耳、叽叽喳喳,个个兴奋的红光满面。在后排的家属区,很多也是全家老少共同来分享这一重要时刻的。所以本科生上台时,台下的掌声和欢呼声,反而比博士、硕士们上台更热烈。

  跟本地学生的欢天喜地相比,我和老婆孤零零的分坐在大厅两头,自然感觉十分无趣。仪式结束后,场外虽然还有免费的饮料招待,那劲头,更象是一场盛大的狂欢派对。可是我们俩却无心恋栈,只喝了一杯汽水解解渴,便早早退场而去了。

 

 


TAG: 李叶明 随笔南洋 澳洲 游记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