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使馆气闻 -李叶明

发布时间: 2006-11-04 01:15    作者: 李叶明    来源: 原创    查看数: 10685
字体:    打印

  当时,中国大使馆坐落在史迪文路附近的一个小院子内。那天早上,我和一群要申请中国签证的新加坡人混在一起排队,看他们个个心存不满,敢怒不敢言的样子,联想到国人在申请出国签证时遭受的磨难,我倒是有些幸灾乐祸了,心想:你们外国人也有今天啊!

  可是,当我好不容易排到窗口,里面的工作人员,对我这个自己人也没有一丁点的热情。虽然态度出乎意料的生硬,但是话也说回来,跟国内的很多政府部门比,这已经算是不错的了。说的也是!虽然出了国,但官还是官,民还是民,总不能一夜之间都成了朋友吧?咱也不能因为出了国,就非要人家对咱充满热情吧?

  理解万岁!于是我乖乖照指示,到柜台斜对面的办公桌前排队办手续。

  办公桌里边坐着一位年纪不大、烫着卷发的女士。她从我手中接过驾照,连正眼都没瞧一眼,便开口问道:“护照和准证带来了吗?”

  我当时就一愣,没想到办个驾照翻译件,还需要带这么多证件。于是我连忙陪着笑脸:“我只了带就业准证,护照没带在身上,您看 …… ?”

  “不行!”她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随手递给我一张纸,“这儿有个样本, 回去照着先把翻译件打印好,下次一起带来……,噢,别忘了护照和准证!”

  没办法,这就算白跑一趟了。回单位,赶紧照葫芦画瓢,把驾照翻译件打印好。还好我是做电脑的,这事儿小菜一碟。可是我一边打印,一边在想:这万一碰上人家不是做电脑的,可咋办呢?这是哪儿来的办事规矩呀?您别说,出国到现在,我还真是第一次碰上这么有特色的办事作风呢!

  隔天,带着护照、准证和打印好的翻译件,我又跑了一趟大使馆。还是那位女士,收到我的材料后往文件篮里一扔:“一周后来取。”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都把翻译件打印好了,剩下的,不就盖个戳吗?需要这么长时间吗?虽然心里有点窝火,可我敢怒不敢言, 只能 柔声细气地问:“您看能不能快一点?我所有证件都交到您这儿了,万一有什么事要用到 ……?”

  “那得交加急费,后天来取!”

  什么?交了加急费还要后天来取?

  横竖都要再跑一趟了,一周就一周吧!我等了。忿忿然离开大使馆。没料到好戏还在后头呢!

  一周后,当我第三次来到大使馆,取件时发现,少了我的就业准证!我立刻向那位女士查询,而她却悠悠然反问道:“你当时给过我吗? ”

  一听这话,我肺都快气炸了!随即冲口而出:“你们做事到底有没有规据?该收什么证件,收到什么证件,你自己都不知道吗?”

  被我这么愤怒的一问,她也愣住了,随后不情愿地说:“我进去给你找找看。”几分钟后,她两手空空的出来,面对怒气未消的我,还是一副官腔、一本正经地说:“对不起,没找到。我建议你去有关方面问一下,看看能不能补办。要是不行,我们大使馆会协助你的。”

  协助?!就是在她的“协助”下,办一个简单的翻译件让我连跑了三趟,最后还把我的准证给搞丢了!难怪有人说,“祖国越远越可爱!”可大使馆的这档子事,到底要把我们推到多远才算完呐!

  或许,这只是个别情况,但总得“治病救人”吧。所以回到宿舍我就打听,有什么渠道可以投诉?而舍友们却劝我,还是先去补办准证吧。投诉使馆人员能解决什么问题呢?何况现在又是投诉无门!而就业准证,那可是我们在新加坡的身份证啊。没了这张东西,麻烦可就大了。还是赶紧去办正事要紧啊!

  可不是,根据国内的经验,补办身份证件,通常是最麻烦的事儿。不过没想到,这种麻烦事 一落到 新加坡政府的手里,竟然也变得容易起来。就业准证的补办程序非常简单。那天,我带着护照去移民厅跑了一趟,前后等了不过半个小时,就补到了一张崭新的就业准证,甚至比第一次办证时还要快捷。

  准证到手后,心中的怒气也就消了大半。后来,中国大使馆搬去新的馆址,人员也换了好几茬,领事处的环境和工作人员的态度也改善不少。可是在亲身遭遇了这件气闻后,还是让我改变了对那位新加坡律师关于“文化差异论”的看法。

  在中国几千年的文化传统里,似乎确有一种姑且称之为“官本位”的意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人民被称为“子民”,而大大小小的官儿们却被冠以“父母”。“爱民如子”的牌匾,甚至成为“好官”的一大标签!而这种被扭曲了的尊卑关系,不正是培育官僚和腐败的文化底韵吗?

  出国前,由于要办纷繁复杂的手续,是我跟政府机构打交道最集中的一段时间。当时,也不知从哪儿一下子冒出这么多大大小小的“衙门”,而且里面的 “大爷”个个是居高临下,总以管理者的心态自居。面对他们,我们哪敢奢谈什么服务啊?好象只是来恳请他们“恩准”我们出国似的!

  出国后,我第一次听到所谓“民事服务”的概念。同样是政府部门,同样是公事公办,人家的服务品质和效率,特别是那种服务的精神,让我强烈感受到,这才是政府的“本来面目”啊!

  作为纳税人,我们才是那些官儿们的衣食父母呢!我们就应该是被服务的对象!怎么以前,我们会傻到花钱去养一帮专门刁难咱自己的“大爷”呢?!

  可是,中国人,却似乎习惯了那种“祖传”的尊卑关系。例如近年来,“历史剧”在国内大行其道,从康熙、雍正一直拍到乾隆、嘉庆,帝王将相粉墨登场,演绎了一出又一出惊心动魄的剧集。而观众们在沉浸其中之时,似乎又接受了一次“君臣父子”的再教育!又自觉不自觉,重复起数千年来,期盼着“清天大老爷”们能够公正廉明、爱民如子的美梦!

  然而仔细想想吧,这千年之梦,不恰恰是一种南辕北辙的宿愿吗!



TAG: 李叶明 随笔南洋

查看评论(5)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