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遇贼记

发布时间: 2006-11-20 10:57    作者: 李叶明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9779
字体:    打印

  周日回程的班机,要下午三点才起飞,所以我们还有半天的时间可以利用。早上,我们叫了辆出租车,准备到附近的澳洲博物馆去参观。开车的是位亚洲移民,没聊几句,他就拿话调侃我们:“博物馆有什么好看的?那是小孩子玩的地方。你们应该去海滩。知道‘天体营’吗?那里的美女,全都不穿衣服呢!”

  听说,到悉尼的中国人,很少有不去看脱衣舞的。司机可能把我们当成“好色之徒”了。可是昨晚“同性恋大游行”,早已让我们大开眼界,倘若今天再去看“天体营”,真不知道这悉尼会给我们留下怎样的印象?还是去博物馆看一看吧,至少让我们也从其他方面,多了解一下这个年轻的国家。

  澳洲的人文史并不长,但是按照板块漂移学说,澳洲大陆却是地球上“最古老”的大陆,因为它是最早发生漂移的板块。而这块与世隔绝的大陆,就如同诺亚方舟一般,承载了许多独一无二的古老物种。比如2千5百万年前,有袋类动物几乎从地球上消失。但是澳洲,至今仍生存着数千万只袋鼠!

  此外,澳洲有一种堪称国宝的珍稀动物--鸭嘴兽,它同时具备了哺乳类、爬虫类、鸟类和鱼类的四大特征。它们在水边栖息,既下蛋又哺乳,每次产蛋2至4枚,蛋的型状、大小类似鸽蛋,孵化出来的小兽却以母乳为生。所以,它被科学家称为“卵生哺乳类动物”。在世界上绝无仅有!

  澳洲更是鸟类的天堂。在这里的八百多种珍稀鸟类,有一半是澳洲所独有的。所以,在澳洲博物馆内,还可以看到许多特有的鸟类标本。另外,这里还展出了不少天然矿石和水晶等,甚至还有专门为小朋友设计的恐龙馆,吸引了大批孩子跟着家长前来参观。难怪刚才司机会说,这里是孩子们爱玩的地方。

  参观完博物馆,我们到附近古木参天的海德公园,去进行最后的拍摄。澳洲真是个“谋杀菲林”的地方。当时,我从新加坡带来八卷胶卷,本以为绰绰有余,可是没想到,提前两天就拍完了。只好忍痛,在当地以高价又买了两卷。可是昨天白天,很快又被我们干掉了一卷。到了晚上,同性恋大游行,最后的那卷也被我们拍掉了一大半。剩下的几张,就让我们在这美丽的海德公园拍完为止吧!

  至此,我们的澳洲之行就算圆满结束了。随便找了一家麦当劳,我们打算吃完午饭就去机场。当时,在一楼就餐的人多,我们就上二楼找位子。在宽敞的二楼,我们四个人面向而坐,边吃边聊。突然,坐在我对面的朋友,好奇地向我身后望去。我也下意识地跟着一回头。

  “SNAKE!SNAKE!”(蛇、蛇、蛇!)只见一位头发花白,身材瘦小的洋人老太,从我身后突然冒起,口中急促地惊叫着。

  仔细一看,她手里晃着一条绿色的小玩意。我心想,这算什么把戏?

  还没等我们开口,洋人老太咧嘴一笑,干瘪的脸上满是仄子。她轻松而友好的说:“不用怕,这是假蛇。”

  看那老太太的装扮,好象是位流浪艺人。这些天,我们对澳洲人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他们纯朴善良、为人和气,有时走在路上,与素不相识的人目光相对,他们都会主动报以微笑。所以我们还以为,这位洋人老太是在逗我们开心,于是也就不明就里的还以微笑。

  就在这一团和气的微笑中,洋人老太从容不迫的消失在楼梯口。我们则继续用餐。不一会儿,坐在我对面的朋友再次向我身后望去。他说:“那边有两个女孩,一直向这边指指点点,不知在说些什么 …… ,是不是,刚才那个洋人老太有问题?”

  直到这时,我才猛然意识到,那个洋人老太在我背后突然冒起的动作,确实有点怪异。我的背包,就挂在座椅的靠背上。难道她是在偷我的东西?想到这儿,我连忙拿起背包查看,赫然发现,背包已经被人打开,里面刚买的两件纪念品不翼而飞,另外还有我的像机!

  此时,那两位在一旁“指指点点”的韩国游客走了过来。她们说:刚才就看见那老太躲在我背后翻背包。光天化日之下,如此明目张胆的举动,令她们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后来,看到老太跟我们说话,我们也冲她点头微笑,她们还以为,那老太跟我们是认识的。直到看见老太独自下楼,这才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正在嘀咕此事,就看见我在翻背包,一副急喉喉的样子。

  这时,她们才恍然大悟,原来刚才看到的,果真的是个贼!

  哎!这美丽如画的悉尼,令我们都少了一根弦,没想到这里也会有贼!

  不过,这洋人老太也是个穷贼。所偷的东西并不值钱,就算那台像机,原价才三百多新币,我已经用了好几年了,早就想换台数码像机了,丢了也不觉得太可惜。只不过,像机里的那卷胶卷还未取出,那里面可有许多非常珍贵的镜头啊,包括那些“独一无二”的,同性恋大游行的照片!这些,可都是化钱也难买的纪念啊!

  就这么被一网打尽了。这悉尼的贼,真是可恶之极啊!



TAG: 李叶明 随笔南洋 澳洲 游记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