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恋大游行 -李叶明

发布时间: 2006-11-20 10:56    作者: 李叶明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9789
字体:    打印

  悉尼,不愧是澳洲最富活力的第一大城市。它也是一座时尚之都,有两处闻名遐尔的建筑艺术珍品--宏伟的海港大桥和别具一格的悉尼歌剧院,倍受世人的称赞。

  悉尼的海港大桥,是一座钢铁骨架的单孔拱形桥,桥高一百三十多米,跨度约五百米,桥上并排设有火车道、汽车道和人行道,将南北悉尼紧紧相连。我们曾徒步走过大桥,到北悉尼去吃饭。近看之下,建于1932年的大桥早已露出岁月的痕迹,但远远望去,大桥的英姿依然不减当年。

  海港大桥的东侧,就是三面环水的悉尼歌剧院。它由一位丹麦人设计,据说创意来自大师剥橘子时的灵感:多个弧形屋顶左右相依、前后展开,看上去层层叠叠,宛如一簇美丽的贝壳,又如片片扬风的白帆。由于造形非常独特,据说这个设计当初还曾遭到非议,因为有人担心,过于独特、抢眼的造形,会与周边的环境格格不入。

  直到1969年歌剧院落成时,人们才发现,这样的担心是多余的。在悉尼,有一处以总督夫人“麦觉里”命名的观景点,从这里望出去,在附近高楼大厦的烘托下,悉尼歌剧院与海港大桥,一前一后,一白一黑,一个露出曲线的柔美,一个透着钢铁的力量;两座建筑艺术的精品在这里交相辉应、相应成趣,既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又不失谐调与美感,真可算是一对绝佳的组合了。

  美丽的悉尼,还有许多著名景点,如市中心的海德公园、圣玛利大教堂,市郊的冲浪胜地邦迪海滩,和再远一点的蓝山风景区等。我们玩的兴致勃勃,几天的时间却眨眼而过。行程即将结束,大家都意尤未尽。好在,我们的回程机票是在周六,还可以顺延一天,不至于影响周一上班。虽然只有一天,但多玩一天也好啊!

  换好机票,通知酒店我们要多住一晚。可是酒店的收费,竟比原来的房价贵出将近一倍!我们愤愤不平地到柜台去理论,这才知道,周六晚上,刚好有一个盛大的嘉年华活动,也就是当地人所谓的“同性恋大游行”。据说,来自世界各地的同性恋和观光客,此时会云集悉尼。所以酒店客房爆满,房价自然就层层加码了。

  没想到,我们正好赶上这么一个当口。那就权当多花点钱看个热闹吧!

  这“同性恋大游行”是在周六晚上举行的。所以白天,我们依然按计划去航海博物馆参观,随后乘“库克船长”号游艇出海巡游。傍晚在达令港登陆,经悉尼展览中心和中国花园,一路步行至唐人街吃饭。饭后,我们还在附近闲逛了一会,这才不紧不慢地向游行路线中段走去。

  其实早上出门时,就有出租车司机提醒我们说:千万不要错过“同性恋大游行”啊!当时我们就问他,大概几点钟去看比较好呢?他说:一定要赶早,至少提前三四个小时去占位,否则看的就不爽了。

  什么?!提前三四个小时?这未免也太夸张了吧!

  据我们所知,整条游行路线少说也有好几公里长,不可能到处都是人山人海的吧!所以,我们对司机的建议不以为然,就打算吃完晚饭,从唐人街出发,步行几个街区,直接到游行路线的中段去看个热闹。想必那儿,人潮应该不会太多吧。

  一开始,我们还以散步的速度,想边走边再领略一下悉尼街头的夜色。可是很快发现,此时的悉尼街头,竟空无一人,我们不禁有些诧异了,难道这“同性恋大游行”,真是到了“万人空巷”的地步?

  接近游行路线--伊丽莎白大街时,看到一些人正匆匆忙忙地往前赶,给我们徒然增加了紧张气氛。而且他们的手里,都拎着啤酒瓶空箱。附近的一些商店和酒吧,也在店门口对啤酒瓶空箱明码标价。一时间,我们也搞不明白,这算是什么名堂。只是盼着游行路线中段的人潮,可千万不要太拥挤啊!

  终于走到伊丽莎白大街,我们才明白啤酒瓶空箱的妙处!原来,沿游行路线的两侧,早已是里三层外三层,挤满了人。临街的建筑物上,不论窗口还是阳台,也到处都是篡动的人头。很多象我们这样,晚来一步的人,被隔在密不透风的人墙外,根本没办法看到正在进行的花车游行和盛装舞步的表演。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去找几个啤酒瓶空箱来垫脚!

  听着一辆辆花车在音乐的伴奏下从我们身旁驶过,还有那沸腾的人群,时不时爆发出阵阵尖叫与欢呼声,我们在人墙外,心里痒痒的,急的就象热锅上的蚂蚁,后悔自己没有听早上那位司机大叔的话!

  人墙中的老外身材高大,一些个子矮的也都踩在啤酒瓶空箱上。我们就算找块“高地”原地起跳,也只能撇见花车上表演者的脑袋而已。此时,再想去买啤酒瓶空箱已经来不及了,附近的商店已售卖一空,不知要往外走多远才能买得到。听着人墙内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声,看见身边的老外有的叠起了“罗汉”,我也蹲下身来,让老婆骑在我的肩膀上。

  当我摇摇晃晃站起身来时,老婆在我头顶高呼:“看见了!看见了!”

  据她说,里面的花车制作精美,车上的性感女郎个个浓装艳抹、身材惹火,还不停地搔首弄姿、狂歌劲舞。很快,老婆骑在我的脖子上,拍掉了大半卷胶卷。十几分钟过后,我终于挺不住了。于是老婆下来,跟我们一起沿游行路线往前走,希望能找到一个人少的空当。

  可是,整条厚实的人墙,竟然没有一丝缺口!

  好在人墙外,也有盛大的“化装舞会”在同步举行。一些自发的“散兵游勇 ”,身着各式奇装异服,有的扮成超人,有的扮成玛当娜,还有其他许多我说不上名字的人物和造型。这些业余的表演者,给成千上万象我们这样,游离在人墙之外的观众带来了补偿。一些游客纷纷与他们合影留念。而这些“表演者”也兴奋异常,尽量摆出各种超酷的造型来配合。

  走完整条游行路线,除了老婆之外,我们谁都未能看到人墙内的“风景”。而老婆骑在我脖子上拍到的镜头,就成了非常珍贵的记录。于是,我们还能自我安慰:等回到新加坡,冲出照片后,再来领略那人墙内的“风景”吧。虽然不无遗憾,但是这场光怪陆离的街头狂欢,还着实为我们的悉尼之行,抹上了一笔重重的色彩!



TAG: 李叶明 随笔南洋 游记 澳洲

查看评论(1)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