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堪培拉

发布时间: 2006-11-20 10:55    作者: 李叶明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9638
字体:    打印

  我们澳洲之行的第二站是悉尼。在那儿,我们临时订了一个去堪培拉的一日游。

  堪培拉位于悉尼和墨尔本之间,距悉尼稍近,车程约四个多小时。由于我们不打算在堪培拉过夜,所以必须一大早乘旅游大巴出发,方能在一天之内赶完行程。澳洲的一日游节目,通常不设专职导游。旅游巴士的司机往往身兼二职,一边开车,一边还会用专设的麦克风,向乘客们介绍风土人情。

  那天,为我们开车的是一位幽默、风趣的白人男士。他那发福的啤酒肚和油光光的亮脑门,似乎透着他的睿智和博学。开车上路,谈了一会天气和山水,他突然话锋一转,问了我们一个问题:“有谁知道澳洲的历史,与美国独立战争的关系?”

  被他这么一问,连车上的美国游客也如坠雾中。于是,大家洗耳恭听,让他给我们上了一节生动的“历史课”。

  澳洲大陆,最早是在十六世纪被葡萄牙探险者发现的。“澳大利亚”一词,源自拉丁语,意思是“未知的南方大陆”。后来在1770年,英国航海家库克,首次远航到澳洲的东岸。当时他欣喜若狂,将整个澳洲东部宣布为英国的领地。但是由于远隔重洋,位置偏远,这一大片领地,当时并未受到国内的重视。

  直到后来,美国独立战争爆发,英国开始面对了一个棘手的问题,于是才把目光投向了这片“未知的南方大陆”。

  当时,大英帝国有一套将重刑犯发配到海外殖民地的制度。由于北美在闹独立,英国丧失了一块传统的囚犯流放地。为了解决囚犯的流放问题,英国人只好另辟悉径,派出一名叫菲利普的总督,率领着一支舰队,于1788年抵达了当时还荒无人烟的悉尼。而这支由11艘舰船组成的舰队,当时共载有1千5百余人,其中一半以上,都是被放逐的囚犯。

  以此为开端,英国囚犯被陆续发配到这片南方大陆,从而开创了白种人主宰澳洲的历史。而这也就是司机所说的,澳洲的发展,与美国独立战争的关系。

  也正因为如此,后来曾有人戏称:澳大利亚是个“囚犯之邦”。您别说,这个评语,至少在最初的四十年是恰如其分的。因为有数据显示,1828年,在澳洲三万八千多白人人口中,除两千余名英国的军政人员外,其余的几乎都是囚犯。

  但正是依靠了这些囚犯的早期拓荒,澳洲东部才逐渐形成了一些市镇。在此基础上,各类探险活动在澳洲大陆如火如荼地展开。19世纪中叶,探险者在澳洲发现了大批金矿,淘金热应声而起,迅速带来了大批移民。短短十几年间,澳洲的人口总数就突破了百万大关。从此,囚犯在澳洲人口中的比例,被大幅度冲淡了。

  1868年,英国政府最终停止了向澳洲流放囚犯的政策。后来,在1901年元月,澳洲的六大殖民地宣布,成立澳大利亚联邦,在澳洲大陆上组建一个统一的国家。而菲利普总督率领囚犯在悉尼登陆的日子,1788年1月26日,从此被定为澳大利亚的国庆日。

  建国之初,定都问题,曾引发了一场两强相争。当时,坐拥金矿的墨尔本,是澳洲最富有、最繁华的大城市;而另一座大城市悉尼,则是澳洲的发祥地。为了争作澳大利亚联邦的首都,两座名城相持不下,眼看就要伤了和气。于是澳洲人决定,索性在两城之外另选新址,打造一个全新的首都。

  于是,才有了今天的堪培拉。“堪培拉”一词,源自澳洲土著语,意思是“ 开会的地方”。1908年,联邦政府选择了当时只有一千多人的一个小镇,作为政府和联邦议会的所在地。从此,这里就被称为“开会的地方”--堪培拉。1927年,堪培拉按照统一的蓝图建造完毕。启用后,这里很快成为澳大利的政治中心。

  在许多中国人的眼中,堪培拉其实完全没有首都的气派。它只有区区二十多万人口,其中有一半,是政府部门的公务员。所以在这座城市里,几乎看不到什么象样的工商业,也找不到什么特别宏伟的高楼大厦;在城市中穿行,根本没有丝毫“进城”的感觉。

  堪培拉有一个别称,叫BUSH CITY。BUSH在这里,特指澳洲尚未开垦的丛林地。所以这个别称,可被译为“丛林都市”。虽然有点夸张,但这里高达75%的绿化面积,恐怕在全世界,都没有人敢与之争锋了吧。所以,坐着旅游大巴一路开过去,看到两旁的建筑物,几乎都若隐若现的,掩映在花草树木之中了。

  穿过市中心的人工湖,旅游大巴载着我们直奔国会山。在满眼的绿色中,未见国会大厦的身影,旅游大巴却很神奇地一个转弯,停在了雄伟的国会大厦正门前。

  原来,这座建于1988年的澳洲第三代国会大厦,它的设计十分独特--几乎是把国会山全部掏空,建筑主体就融合在山体内,房顶就是以前的山坡。难怪刚才在国会山上,我们找不到国会大厦的身影呢!

  参观国会大厦,是我们堪培拉之行的重点。过了安检门,有位颇具绅士风度的老先生把我们召集在一起。他是国会的工作人员,今天就由他,带领我们进入国会大厦畅游。

  漫步在大厦内,首先感到,它的采光设计非常出色。虽然是建在山体内,但是走廊的窗外仍随处可见自然光,让人丝毫不觉得任何压抑。在大厦内四处走走看看,拍拍照片,我们随后进入议会厅参观。

  这里的议会厅有两个,分别供参众两院使用。在居高临下的旁听席上,我们俯瞰整个议会大厅。那位老先生给我们讲解了澳洲的政治制度,议会的开会过程,以及讨论和表决的程序等。他说,如果赶上国会会期,我们还可以在这里旁听澳洲政客们的论战呢!

  出了国会大厦,我们来到隔湖相望的战争纪念馆参观。纪念馆门前的大道上,两排栩栩如生的士兵雕像,令人肃然起敬。

  纪念馆内,正对大门的是一个庭院。它把纪念馆分为左右两个部分:左侧主要陈列一战史料,右侧则以二战为主。远在南半球的澳洲,四面是浩瀚的汪洋,原本是一处绝佳的世外桃源。但是作为英国人的后裔,澳洲还是派兵参加了两次世界大战,并牺牲了8千多名澳洲子弟。这座纪念馆就是为他们而建。庭院内的长明灯,代表了澳洲人民对阵亡将士的无限追思。

  从纪念馆出来,又马不停蹄的走访了几处景点。在太阳落山之前,我们早已踏上了归程。但回到悉尼,却已是夜幕低沉。抬腕看表,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



TAG: 随笔南洋 李叶明 游记 澳洲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