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窗军旅情(一)

发布时间: 2015-9-14 12:10    作者: 狮城狐眼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5655
字体:    打印
同窗军旅情(中篇小说连载)
-----------------------------------------------

(一)参军

  一阵敲门声让贾妈妈打起了精神,开门见自己的宝贝女儿兴冲冲地进来,劈头的一句话让贾妈妈蒙住了。
   “妈,我报名参军了。”
   “什么?参军?大学毕业去参军?”贾妈妈不解地连着发问,忘记了女儿婷婷还在兴奋的状态。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是中国一切变革的开始,一九八二年的春天正是文革后第一批通过高考的大学生毕业的时间,霎那间,空档了十年之久的大学生以其特有的稀缺变成了洛阳纸贵,各行各业纷纷投来橄榄枝,连一向谨慎严密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也张开了怀抱,对应届毕业的大学生敞开了军营大门。
  正是在这种大的气候氛围下,婷婷遇上了当兵的机会,而这个机会一直是她儿时就有的梦想。成长在那个年代的女孩子,应该都有当女兵的情节,这个情节也许来自电影里女兵的威武形象,也许来自芭蕾舞剧里的红色娘子军,也许是那一身紧身漂亮的女兵服装,也许是女兵走过时周围人无比羡慕的目光。
  婷婷是在学校办公室遇到招兵许营长的,这个英俊的中年汉子说话极具感染力,他告诉婷婷他们是驻守边陲的国防军,部队急需懂通讯的人才,招的不是兵,招的是穿四个兜军装的军官。俗话说,话不投机半句多,婷婷听完许营长的话,感觉好事
  来得太容易。记得姐姐为了参军,家里真是找人找了一河滩,就差跪下喊皇上开恩了,结果还是没了下文。隔壁的妞妞为了参军也是下了许多功夫,死磨硬泡的把个招兵的人请到家里吃了几回饭,妞妞妈借了钱做了十几个菜,累得半死,结果妞妞爸的一句话把妞妞妈的功劳全部抹杀了。
  憨厚的妞妞爸一边给招兵的人夹菜,一边敬酒,嘴里面结结巴巴的凑不齐一句完整的话。
  “快吃,快……快吃……这些都是…。。家……家常便饭。”
  等人家招兵的人醉醺醺的走了后,妞妞妈恨不把抹布塞到了老伴的嘴里,心里那个气啊,真是堵得慌,在那个时代,谁家的家常便饭有那麽多菜,过年都赶不上。后来妞妞没有被招走的理由竟然是左脸上有个小小的疤痕,那个小时候碰到炉子边上的“台湾岛”。
  婷婷是个有主意的人,填了表,报了名,回家才通知了妈妈,心想不管父母如何打算,自己是铁定要参军了。婷婷的成长很顺利,哥哥姐姐大她许多,没赶上上学的好日子,只能随波逐流。哥哥十六岁时偷了家里的户口本,硬是报名当了建设三线的工程兵,在安康的秦岭大山里修了三年的铁路,所受的苦只有后来听回城工作的哥哥偶尔说说,轻描淡写的好像没发生什么事。只是后来婷婷坐了一次从家乡到部队的火车,体验了那走不完的隧道后,才明白了哥哥是多么的坚强和勇敢,也理解了做军人的不易。
  姐姐躲过了上山下乡,进了一家区办的小工厂,是生产圆珠笔的企业,婷婷上学用的许多漂亮的圆珠笔都是姐姐给的。作为礼物她也送了许多笔给班上的女生,秘密的是她送给他的那支,没有讲给任何人。姐姐工作了,却高兴不起来,因为离她参军的梦想差得太远,所以经常给婷婷灌输参军当女兵的想法,生怕婷婷错失这个机会。
  婷婷赶上了好光景,高中时碰上了复课闹革命的回潮,正正经经上了三年学,毕业时碰上了高考,没有费力就考上了大学,在那个一百人当中只有四人录取的悬殊年代里,仅仅用幸运来形容婷婷的好命是多么的牵强。
  可这一切贾妈妈都归功于是她的英明,因为是她让女儿报考的理科,也是她让女儿填上的大学,同样也是她让女儿选择的专业,在那个婷婷朦朦胧胧的年龄时段,好像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上了学她才知道,不光是她,连班上的身材魁梧的男生,大部分也都是爸爸妈妈来主宰他们的人生命运的。
  婷婷的报名参军确实是个大事,家里面顿时对她的去否分为两大派。贾妈妈和哥哥坚决反对,理由是婷婷乃第一批大学毕业生,不需人找工作,而是工作找人,国营企业、事业机关、大专院校、研究所等等四处抢人,环境又好,薪金条件优厚,没必要远离家乡,参军受苦。从前当兵是为了在军队露个脸,换个党票,回来在地方找一个好的工作,婷婷一个女孩子没这个折腾的必要。
  姐姐对婷婷的举动大加称赞,坚决支持,她认为,女孩子也应该有理想、有抱负、有自己的抉择,女兵是多少女孩子心中的梦想,应该去积极面对。
  贾爸爸身体不太好,在这个问题上保持中立,婷婷是爸爸心里最疼的孩子,这不仅是他年高得女的缘故,更是这孩子是他亲手拉扯大的。文革中他被靠边站的时候,只有回到家里带孩子,那个时期,婷婷依偎在他的身边,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安慰。他把他能讲的所有故事都讲给了小女儿。眼看着婷婷长大了,却要选择离开家,离开自己,作为父亲一方面欣赏女儿的勇气,一方面又为女儿的离开担忧,因为他知道作为军人的无奈,特别是要参军的地点,是正处于中国西南边境的硝烟炮火之间。
  一连几天的争论丝毫没有进展,直到许营长家访的到来。许营长是个农村兵,很巧的是家乡与贾爸爸的老家不远,都是山东人,他开门见山的讲话很感人,让所有人都吃了一颗定心丸。
   “我们这次部队招兵,招的不是普通的新兵,招的是大学生,是部队里的军官,是将来军队中的栋梁,他们的到来会充实军队中的技术含量,也一定能在部队的现代化建设中发挥作用。”
   “会让她们上前线吗?”贾妈妈小心翼翼的发话。
   “老妈妈,养兵千日,用在一时,那是军人的本分,我不敢保证你女儿不上前线,但你应该相信,真要碰上,是你女儿的骄傲。话说回来,老妈妈,如果部队把女军官都送上了前线,也就意味着我们男人的懦弱,这种机会极为罕见,你不必过于担心。”许营长的话着实感人,婷婷听得热泪盈眶。
   “她们去了专业会对口吗?”哥哥问得认真,因为他担心妹妹将来转业后的命运。
   “一定对口,她们学的是无线电,我认为这个专业延伸的领域很宽,部队会特别培训他们,以尽快适应工作。”许营长喝了一口水,回答的很沉稳。
   “部队会考虑她们的对象问题吗?”姐姐接着问。
   “这个你们放心了,部队本身就男多女少,许多棒小伙子够她们筛选了,当然如果她已有了相好,可以告诉我们,只要男方岁数不超过二十五岁,我们可以一并招到部队。”
   “许营长,孩子去了部队,一年可以回家一次吗?”贾爸爸小心翼翼的一边问,一边给他斟茶。
   “当然,一年一次探亲假,如果有特殊需要,可以个别对待。你们也可以去探望孩子,来了部队管吃住。”许营长一边说,一边爽朗的笑了起来。
  婷婷的入伍之事终于得手了,她异常的开心,可是去了几个女同学家串门才知道,很多同学无法成行,基本上都是家里阻拦所致,几个好姐妹不免拥抱相泣,依依不舍。
  更让婷婷意外的是她送圆珠笔的那位男生,虽然报了名,可到关键时候掉了链子,无法说服家里也走不了了。这可是婷婷一生的第一次单向恋情,几乎有了眉目却又搁浅。不过婷婷并没有因此放弃自己的抉择,毅然走向了军营,走向了那个远方还没有见过面的军营。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