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鸡的三生三世 -方汀

发布时间: 2007-9-11 17:02    作者: 方汀    来源: 原创    查看数: 1758
字体:    打印

  它是一只大公鸡,每天绝早,就登上村东边的一个草垛,冲着东方鱼肚白的天际,引吭高歌!那种气势,那种自豪,那种特权,任何生物见了都会羡慕不已。于是,村路上有了早起的人,有人趟着露水在铲地里的野草,采摘菜地的青菜。有人背着粪筐拣拾路上的牛马羊粪。听到老牛沉闷的呻吟,听到毛驴耍强的喧闹。听到挨家院子里的狗们在互相应答,交换一夜的 治安情报。

  大公鸡俯身看自己的一家人:一只九斤黄大母鸡,带着12个小鸡,在早起的老人扫得精光的院子里幸福的散步。那是自己的一家人!大公鸡抖动着五彩的翎毛,在一截短墙上招呼自己的妻子儿女,母鸡唠唠叨叨,小鸡嘤嘤的小声嘀咕:爸爸妈妈说什么哪?等到村子都醒了,各家房顶的烟囱都冒出了炊烟,等到各家都吃完了早饭,狗在门口的狗食盆里喝着主人给的菜汤,鸭子让小姑娘领到小河边扑通扑通下了河,猪们在圈里终於热切的等待到开饭的时节,老太太终於兜着衣襟,嘴里发出咕咕的召唤声,她把玉米粒撒在地上,和大母鸡叨咕着小孙女一点不听话,儿媳妇不知道节俭过日子等等。母鸡劝解着小鸡的争吵,同时也不忘啄着左近的米粒。

  这一天天还没有亮,就听鸡窝里一阵骚动,接着是母鸡的悲泣。平时公鸡都是在草垛下面刨个窝休息。还不到报晓的时候啊。它走近鸡窝一看,大吃一惊:12只小鸡竟然死了一半!母鸡伤心得站不起来!它感觉天旋地转!东方放亮,它勉强到墙头喊两嗓子,就蹲在院墙下面唉声叹气。天亮后,又死了两只小鸡。活着的几只也没有精神,地上的米粒没人去啄了。老太太蹲在地上,嘴巴不停的蠕动,想必是念诵着阿弥陀佛,无法可想。中午,最后的几只小鸡也蹬了腿!它感到毁灭前的绝望!他知道,这是几年一次的鸡瘟又来了!注意听,哪个院子里都听不到母鸡的召唤小鸡的咕咕声了,草垛和短墙也不见了公鸡的身影。晚饭后,母鸡被男主人捉起,一刀砍去了头!一定是去和山蘑菇炖在一起了。公鸡深深钻进草垛深处,妄图躲过一劫!后来又跑到河边草丛。可是身上觉得十分难受,头迷眼花。眼前就是活蹦乱跳的蚱蜢,都没有心思啄来当饭。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大公鸡死在草丛里。

  一魂悠悠,飘过了南中国海。它再生在马来西亚的柔佛州一个养鸡场。几千只鸡一律白衣白裙,几十小鸡编在一班,集体用餐,集体饮水。讨厌的是天天有也是白衣白裙戴白口罩的工作人员来消毒打药,弄得大家食欲不振。有的说:你们吃过小虫子吗?听说好吃得不得了哎!有人说:你们知道我们将来到哪里去吗?听说大部分人到新加坡去玩!有人不屑的接话:去玩?想得美!据说到那个叫什么麦当劳的地方,干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有去无回!随笔南洋网TOR p6tvC
有一天,莫名其妙,哪个班组都清理出一些死鸡。大家都没精打采,头昏眼花。真的不想吃食。有的鸡在悄悄叨咕:完了,完了,彻底完了。散布着消极情绪!

  有一天,突然把大家都赶进一个大坑,一群白衣人无情的把汽油浇在我们身上,突然大火烧起,它和它的兄弟姐妹们葬身火海!它在阿訇的诵经声中,升上了天空,迎着太阳飞走。这次是生在朝鲜的农业合作社。养鸡场有百多只鸡,吃的是野菜剁碎拌上玉米面。不过它发现,常常是玉米面被养鸡人偷回家,鸡们只能吞吃野菜,好在会放到山岗上让你自己找食吃,夏天还好,小虫子就是大家的美食了。怕只怕有坏人偷偷走近,捉起鸡来,拧断脖子,放进麻袋就跑!常常有姑娘媳妇站在”我们的领袖“像下面请罪,就是因为没有看好鸡只。

  可是这样的平安日子不是常有的!天刚刚转暖,度过了饥饿的漫长的冬天,东方升起了地气,墙角露出了草芽,鸡们开始一批批死亡。他们都按上级指令挖坑深埋了。养鸡的人员免不了请罪,低泣。夜里,先是狗们跑到掩埋死鸡的坑里乱刨。然后是三人五人拿着铁掀,把死鸡挖出。狗们是生吃了。人们是煮熟,一家大小分吃了。鸡毛都埋在房后。嘱咐孩子们不许说出,否则打断你的腿!

  在一个阴霾的春日,它又死在一截断墙下面。让狗叼走了,又被一个半大小子抢下。被带毛糊上黄泥,做了叫化鸡,比肯德鸡还美味,------不过那时,朝鲜只有金正日吃过肯德鸡,别人没有那个口福。

作者博客:http://www.sgwritings.com/433

 

编辑:林子

 



TAG: 小说 方汀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