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橡胶树 -王润华

发布时间: 2006-11-20 10:25    作者: 王润华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5377
字体:    打印

  我的祖父象一棵橡胶树。跟橡胶树一样,他在同一个时候被英国人移植到新马这块土地上,然后被发现非常适合在热带丘陵带生长。不但往下在土地里扎了根,还向上结了果。我的父亲象第二代的橡胶树,向热带的风雨认同了,因为他土生土长,不再是被移植、试种的经济作物。

  小时候,我也象一棵生长在马来西亚吡叻州的第三代橡胶树。那地方,如果从机舱中往下望,除了开采锡矿的矿场,四处都是波涛汹涌、深绿色的海洋。连绵不绝,一望无际的橡胶园就是陆地上绿色的海洋。据说,从南中国海或马六甲海峡飞回来的小鸟,常常忘记自己已在陆地上空,因为底下绿色的橡胶园,跟绿色的海洋并不易分辨出来。

  我出生后不到三个月,整个海峡殖民地(新马),在微弱的一阵防守枪炮声中,轻易地沦陷在日本大军手中。我们全家逃难到橡胶园深处。我父亲自小受英文教育,又替英国人做事,自然成为日军残害的对象。如果没有那一望无际、深入半岛中央山脉的橡胶园的掩护, 我们全家九个人,实在不容易安全度过那三年零八个月日军占领的日子。

  战后,我们回到那个小镇郊外的旧居。旧居门前有一条小河,而河的对岸不远的大平原,就是辽阔的橡胶园。在强烈的太阳光下,它总是默默无言的,如高大的绿色围墙。我们这些小孩,天天抬起头望着它。暴风雨前万马奔腾的响声,一定在橡胶林里回响好一阵,雨水才渡河而来。因此,大人常常听见雨水在橡胶林徘徊时,就赶快把那到外面晾晒的衣服收起来。

  橡胶树的躯干含有白色的胶汁,只要将任何部分的表皮割破,胶汁就往外冒。让这些液体凝结,再晒干,就成为极有工业用途的天然胶。据说发现橡胶具有广大用途的初期,原产地巴西,人们用刀随意乱割一通,结果许多橡胶树抵不住这种伤害而枯死了。

  除了下雨天,橡胶树每天都要挨一道刀伤,每天都要流一大杯乳白色的血液。它固然是最有经济价值的树木,但是也是最痛苦的一种树木。

  橡胶树不但给老百姓带来职业,给园主带来财富,也给新马的风景带来黄金色的秋天。这个被移植的秋天,却比夏天还要炎热。

  每年一至三月间,天气干旱,雨季在年底已远去了,本来如绿色海洋的橡胶林,慢慢地变成黄色的枫林。浅红的叶子在微风中簌簌地飘落,最后枝桠赤裸裸地暴露在恶毒的太阳底下。除了天气仍然酷热,广大的园林完全象深秋的景色一样,萧条寂静,热带绿色的风光全消失了。

  每年橡胶树落叶的时候,我们上学经过的橡胶林,突然失去了绿荫,母亲就要我们戴上帽子,女学生都撑着阳伞。这时,树林里疏落的热带果树,如榴槤、红毛丹、山竹等,仍然披着一身茂密的绿叶,似乎正在嘲笑可怜的橡胶树,以及它们带来的炎热的秋天。

  大约三、四月间,少量的雨水开始回到赤道边缘,橡胶树的枝头抽了新叶。它由青黄变成深绿,开一树细小如沙粒的黄花。微风中,黄花坠落着,在空气清新的园林里,发出阵阵霉臭味。

  不久,枝头便结出一个个如青苹果一般的橡实。每个橡实里面有三颗乳白色、比莲子稍大的橡籽。这是猴子和松鼠最喜欢的粮食。果子成熟后,外壳由青绿色转变成淡褐色,非常坚硬,连松鼠也没办法把它咬破。当橡籽应该落地生长时,橡实会使外壳爆裂成为六片。壳内三颗橡籽便强有力地被弹出去,落在远处的地面上。

  橡实爆裂时清脆的声响,是我青少年时代最难忘的自然界的声音。上学或回家经过橡胶园,在沉静中,橡实噼啪一声爆开,常常把我吓了一跳。有时碎裂的壳或橡籽打在头上或身上,也相当疼痛。闷热的下午在家里睡觉,橡实也常常弹落在锌板屋顶上。几声巨响,一定把人从好梦中惊醒,然后听着圆滑的橡籽咕噜咕噜地从屋顶滚下来,最后哒地一声落在屋旁的沙地上。

  成熟后的橡籽,有点象白果的肉,外面有一个椭圆形的坚硬的壳保护着。椭圆形的橡籽是棕色的,上有黑斑。小时候,我们最喜欢捡一大把色泽鲜艳、光滑的橡籽,比赛水捡到的最坚硬。我们把两颗橡籽放在掌心用力一压,其中一颗便会破裂。运气好的话,可以捡到坚硬无比、所向无敌的橡籽。所以橡实爆裂时,我们小孩子,天天都希望自己口袋中有一颗名传全校、百战百胜的橡籽。

  橡胶树不但给大人带来职业,给小孩带来游戏,它死后也给家家户户的灶底提供最好的燃料。在油价天天暴涨、能源日日短缺的今天,我更怀念起枯死后的橡胶树。

  当胶汁流尽,或者因为割得太深而得了不治之症后,橡胶树短时间内就枯死了。它的躯干容易腐朽,如果倒在草丛中一两个月,天天被太阳晒,挨受风吹雨打,就开始有蛀虫。所以它的躯干没有任何用途,只能作为燃料。我念中小学的时候,煤气和电炉还未普遍,马来西亚的乡村人家,几乎都是用橡胶树作燃料。家家户户屋旁或屋后,都叠起一堆堆的橡胶树木柴,而且常常有人在劈柴。橡胶树的木质软脆,轻轻一斧下去,便噼的一声劈开。在太阳下晒几天,就干透了。

  我至今还记得很清楚,我家的厨房很大,有宽大的空间以供叠放已劈成一片片的橡胶树木柴。每次烧水煮饭,先用几条胶丝弄成一团做火种,点燃以后,上面就架起木柴,很轻易地就燃烧起来。

  橡胶树的木柴在燃烧时,总是安安静静,一点声息都没有。虽然容易着火,却很耐烧,而且遗留下的灰烬不多。这种树木,就是这样真正地为老百姓而生、而死。



TAG: 狮城作家 散文 新马文学 王润华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