饺子

发布时间: 2015-7-11 15:35    作者: 狮城狐眼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1991
字体:    打印
       小街边的面馆,明亮干净,门外面的一则广告一下子把我吸引了进去。“饺子还是现包好吃。”
  店面的面积不大,八九张桌子,有些挤的慌,人坐的很满,恰巧两个人在买单,我们算是幸运的客人,等了几分钟安然入座。
  也许是饿了,更可能是受了旁边食客的吃相感染,我急不可待的抓起菜单,眼睛再没有离开菜谱。
  正当我跟服务员点菜的时候,我的身后传来一声哇的哭声,是孩子的哭声。我完全是下意识的回头,隔着一个桌子,看见一个小姑娘在大哭,哭得很伤心,一抽一抽的。
  小姑娘是被妈妈抱在怀里的,她一边哭一边看着对面的男人,两个小手摊在桌面上。
  “跟你讲过一百遍,不准随便乱摸,你就是不听,知道现在要干什么?”男人样子很凶,手上举着筷子,看样子他好像是小姑娘的爸爸。
  我明白了,一屋子的人也都明白了,一场教子的场面开始了。
  啪,啪,筷子打在了孩子手上,一边一下,孩子哭声更大了。刹那间,仿佛疼在了所有人的心中,屋子里每个人都投去了鄙视的目光。
  还是服务员来得快,她立即跑过去劝阻,可不等她开口,打人的男人阻止了她。
  “你不要多管闲事,我正在教子。”他指了指孩子,又指了指他自己。
  “知错吗?说,知错吗?”他的手依然举着筷子。
  “知错,错了,爸爸。”小姑娘一边哭,一边回答,显然她是被打疼了。
  “还楞着干什么,服务员,还不赶快拿个玩具哄哄小孩,看着她挨揍你舒服啊?”旁边一个大个子壮汉高声喊起来,他显然喝多了酒,脸红扑扑的,有点吓人。
  “不要拿,服务员,千万不要掼毛病,如果这样,将来她会变本加厉,会害了她。”打人的男人声音更大。
  “好了,好了,孩子不就是看见菜单颜色漂亮嘛,你也太认真,我哄哄她,你赶快吃。”小姑娘的妈妈开口了,声音很温柔。
  “妈妈,我疼。”小姑娘转过头抱紧了妈妈。
  “都是你,又来了,真没出息,怎么当妈的,每次我教育孩子,你都和稀泥,这样搞,孩子非毁了不行。”打人的男人冲着妻子吼起来。
  “哎,我说大兄弟,你教育孩子你回家教育去,这可是公共场合,没人愿意遭这个罪,你整的孩子哇哇哭,我们怎麽吃啊?”突然,另一个桌子站起一个人,个头比刚才的客人还要高,他指着小姑娘发飙了。
  “是不是亲生的?这样待孩子。”
  “长得人模狗样,心够狠的,那么小的孩子也能下得了手。”
  “也许是个小官员,压力大,找个释放的方式吧。”
  周围的议论爆发了,什么话都有,夹带着饺子的喷香散发在屋子里,更加的热气腾腾。
  只剩下可怜的我,无奈的望着服务员的背影,这顿饺子吃得实在辛苦,鼻子里充满着他人的饭香味。
  “别再磨叽了,快点菜吧,你也是大惊小怪。我们早就习惯了,就这样,这地方家事不避人,该干啥干啥,没事了。”和我一起来的东北朋友笑呵呵地开腔了,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的异样,感觉他好像不在现场。
  “我说老弟,奇怪吗?我们不都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吗?小时候,我们的父母要打你,哪管什么地点场合,只要他们认为你错了,你就是错了,一切的解释都是多余,甚至等来更多的疼痛。那个小姑娘不就是抓个菜单玩吗,何罪之有?可她爸就认为是犯了他认为的大忌,这种犯浑的人在我们身边多了去了,可他们却美其名曰在教育孩子。我告诉你,要想杜绝这种现象,只有立法,规定公众场合不准打孩子,打了就罚款,重罚五百元,哪怕一百元也好,谁也不会和钱较劲吧。”朋友继续大声叨叨,也不怕被人听到,显然他有所指向。
  “你说得可行吗?”我疑惑的问。
  “不知道,也许行,也许回家打得更厉害。”
  点好了菜,我陷入了短暂的沉思,还在琢磨。或许朋友说的有理,如果真能立法,起码以后在公共场合,我们会鲜少再看见刚才发生的野蛮教子行为,这种粗暴的打孩子的举动了。
  “饺子还是现包好吃。”当饺子端上来的时候,我尝了两个,不禁又想起了这句进门前看到的广告词。
  感情,饺子和教子都让我赶上了。


TAG: 狮城狐眼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