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吉的故事

发布时间: 2015-5-26 11:19    作者: 笑眯眯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676
字体:    打印
(一)

 唐吉生活在一座大城市里。
 城市面积不大,人口不多,之所以被称为一座“大城市”,想必是因为——每一个生活在其中的人,都是那样的行色匆匆。
 清晨的地铁站里,每一个人都在舞蹈。高跟鞋铿锵地踩着鼓点,公文包在空中划着令人眩目的弧线。他们表情淡漠,眼睛里却都闪烁着坚定的欲望。
 欲望,不断膨胀的欲望——让大城市成为了大城市,也让大城市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唐吉挤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嗅着狐臭味,嗅着香水味,他常常觉得反胃:那些气味本身不足以侵蚀他,他只是——对这座大城市,从心理到生理的抵触。
 Homesick,carsick,seasick。唐吉的毛病,是big city sick。

(二)

 那天唐吉接到了一条短信,来自他年少时暗恋的姑娘,邱桑。
 那时他们生活在一个长满泉眼的城市,那里没有地铁甚至没有汽车,孩子们赤着脚走在青石板路上,泉水从石板缝儿里滋滋地冒出来,冰凉的水流顽皮地挠着他们的脚心。
 邱桑喜欢坐在护城河边儿,静静地读一本《红楼梦》,小脚丫浸在河水里,微风吹着她腕上的银镯子,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
 那是唐吉最纯净美好的记忆。
 “唐吉,我也到你的城市来了。我们见一面?”
 他看着那条短信,心跳不可遏制地加快着,仿佛一片腐臭的废墟间,升起一只洁白的鸽子。

(三)

 唐吉站在邱桑对面,心里蓦地凉了一下。
 邱桑出落的比少女时期更漂亮,多了几分成熟的风韵。
 可是唐吉莫名觉得失望。她的瞳仁本来是温润的褐色,却被一双巨大的黑色美瞳遮住了光亮,高高飞起的眼线,吸血鬼一般的艳色唇彩,紧身套裙把她裹的像个木乃伊……
 邱桑变了,她和这个大城市融为一体,成了一具崭新的行尸走肉。
 他还记得少女时代的邱桑,她站在风里,裙摆高高蓬起,头发像海带一样飞扬,阳光照在她素白的脸上,笑眼里好像住着星星。

(四)

 “我现在,就在这家书店做营业员。”
 邱桑指指眼前的大红招牌——这是这座城市里最大的连锁书店。
 “挺好的,”唐吉的心缓和了些许,“我记得……你小时候就爱看书。”
 “是啊。”邱桑温和的笑笑,“我在看《成功学100问》,写的很好。”
 邱桑从包里拿出一本金灿灿的小册子,封面上是个油头粉面的“成功人士”,做作的竖着大拇指,笑成一脸谄媚。
 唐吉的胃里,又不可遏制地翻滚起来。
 邱桑没察觉他的异样,推开门,微笑着说——“进来看看吧。”
 唐吉看着眼前高大的雪白的书架,每一本书都仿佛罩上了一层曙光:《七个习惯铸就成功》《三年,一百万》《跟着x老师学点诈》……
 唐吉一阵眩晕,在这里,他嗅不到书香,他只嗅到铜臭。
 “邱桑……”他的声音有点颤抖,“你这儿,有没有《红楼梦》?”
 “《红楼梦》?”邱桑愣了一下,但还是去帮他找了。
 她翻遍了所有的书架,最后在库房里摸着了一本。那本书似乎是陈年的库存了,灰扑扑、皱巴巴的——在这间高大的,明亮的,金灿灿的书店里,是那样的格格不入。
 唐吉抚着皱皱巴巴的封面,他想到了绛花洞王,想到了大观园,想到了童年时坐在河边的小邱桑,捧着书宛如捧着糖果盒……
 唐吉捧着那本脏兮兮的《红楼梦》,几乎要落下泪来。

(五)

 “唐吉……”邱桑试探着问,“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怎么了?”
 “我……我交了个男朋友。跟你一样,学美术的。”邱桑说着,脸颊浮起一团红云,“我妈说,让你帮我考察考察……你在大城市生活了那么久,比我见识多。”
 “好。”唐吉波澜不惊的应一声,痛快又冷淡。

 装修雅致的咖啡座,放着装模作样的音乐,坐着装模作样的人群。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站起来,远远地冲他们微笑。
 “这是车风,T大美术系,念大三。”
 T大和唐吉就读的U大排名不相上下,两人又都在念大学三年级——可唐吉看着车风,一点儿亲切感都没有。
 车风西装笔挺,车风衬衫雪白,车风的尖头皮鞋擦的锃亮。
 唐吉头发蓬乱,唐吉衣衫散漫,唐吉的帆布背包上满是油彩。
 席间,车风夸夸其谈,他骄傲地数着口袋里的存款,他神气地炫耀着自己在各大广告公司的光辉就业史……
 唐吉麻木地看着车风的嘴巴一张一合,仿佛是听着来自另一个星球的语言,那么遥远,那么陌生。
 他想起梵高灿烂的向日葵和血淋淋的耳朵,他想起毕加索诡异而玄妙的色块,他想起达芬奇藏在画里的秘密……他们一定怎么猜也猜不到,这群手持画笔的人,这群本应冷眼看着这世界、思索艺术也思索生命的人——会如此急不可耐地,扑向社会。
 “你说,两百年后,我们的艺术会是什么样子?”唐吉望进车风的眼睛,突兀地发问。
 “两百年后……”车风一愣,“哥们儿,你想这么远干嘛?”
 唐吉笨拙地拎起眼前的高脚杯,轻轻呷一口那盏名贵的红酒,在心里感叹给自己听——
 两百年后,我们还会有艺术吗?

(六)

 邱桑想去海边走走, 车风和唐吉答应了。
 适逢节假日,跨海大桥上密密麻麻地挤满了人,邱桑牵着车风走在前面,唐吉慢吞吞地跟在他们身后。
 隔着桥,能看到这座大城市最繁华的夜景,霓虹灯闪烁着缤纷的色彩,让人目眩。
 车风大手一挥,豪情万丈地对着邱桑呼号——
 “刚来这座城市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我要试着征服这座城市!我觉得,我快要成功了!”
 邱桑仰慕地看着他,笑成一朵娇俏的花。
 唐吉望着这片五光十色的夜幕,悄悄叹了口气——
 “刚来这座城市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我要试着爱上这座城市。我觉得,我已经失败了。”

 倏尔,耳边有悠扬的音乐声响起,隔着人山人海,唐吉看到一个瘦小的姑娘,穿着一身破旧的棉麻裙,站在桥边,吹奏着一只与她身材极不匹配的、巨大的爱尔兰风笛。
 她陶醉的神情,像极了少年时,捧着《红楼梦》的邱桑。
 被莫名的力量驱使着,他逆着人群,一步步艰难地走向那个姑娘。仿佛寻觅了多年,他终于在这座欲望的城市里找到了一个可爱的角落,那颗满是阴霾的心,一下子明亮起来。
 一步,一步,他离那悦耳的笛声,那纯洁的姑娘,越来越近。
 邱桑和车风好像在呼喊他的名字,可他似乎根本听不见,只是执着地、执着地,向着他们的反方向走,头也不回。

 突然,人群上空飞过一只热气球,聒噪的大喇叭盖住了风笛声,那刺耳的音响,不断地鼓噪着、重复着——
 开业大酬宾!开业大酬宾!高级会馆、茶座,发放代金券啦!每张一百,每张一百!
 代金券做成了钞票的样子,从热气球上洒下来,仿佛是真的钞票在漫天飞舞。
 人群一下子陷入疯狂,人们蹦跳着,抢夺着,推搡着。
 逆流而上的唐吉,被重重地撞倒在地,无数双脚在他身上踩过。

 唐吉再也没有爬起来。


TAG: 笑眯眯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