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想说

发布时间: 2006-11-20 10:20    作者: 蔡深江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3192
字体:    打印

  想飞

  你有没有想过泪也可以是红色的,在夕阳中,看天被哭得殷红;一只鸟飞向很远,你何不把自己借给那双翅膀?

  吃早餐的时候,你会想起昨天的自己,不知道被衔走了多远,你盯着两只半熟的蛋,头版新闻使你想起春天来,你不知道去哪里找泥土,你要种一些童年。

于是你穿上风衣,发现路上第一个被你遇见的人不和你打招呼;你们披同一款式的围巾,你兴奋有人和你的品味一样随便;却始终没有发现蚯蚓。

  你去找整叠的从前,在那些黑白里寻找泥土的味道,你找到文明的过程;那棵槭树小的时候;屋子和天空本来的颜色;你找不到长大的自己。

  你是那些的蛋,在早餐的时候,放弃了飞的念头。

  所以你仍活着

  明天你醒来的时候,镜中的惺忪没有改变;你发现胡子长了;肚子饿了;很远的地方有人停止生命;有人失恋;有人沉默;有人象你一样:看日子随地球的方向转动。

  把头枕在明天和昨天边缘;整整二十年;你知道有些事情必须很无奈的喜爱;太阳每天晒地球一转,然后月亮;多事的星子;你可能没有专心扬威,其实那些星子实在爱看连续剧;有时天冷躲在被里看,忘了要按时疑惑水手的方向;所以天空便挤满了闪烁,把月亮挤得又弯又细;你想起祖母的眉毛。

  有时电视难免不热闹;天上的稀疏又叫你想起祖母的牙;还好月亮通常都圆;你知道有一双眼睛读得懂你;你更喜欢祖母满眼的慈祥;看你的时候双眼眯成皱纹;她睡了你不知道;你以为整个宇宙在你面前。

  所以仍你只顾着剃胡子;吃饱;逃课;那些还没有开的含羞;落成肥料的果实;各自忙碌自己的循环;你知道很多人象你一样,等着换完最后一本空白。

  茫

  你的影子被人潮死,在夜色掩护下。

  走在风和忙碌中,看那些苍白和眼神;你不知道他们是否一样想着你的不解。

  所有的方向望同一种期待,在候车站,垃圾箱常常吃得很饱;车子一样谁都有权力充塞空间,反正天冷多数人都会单恋温暖;于是挤同一箭归心,丢同一种矜持。你很想骂几句粗话,让它们流入每一双惺忪的耳中。

  归

  你满是忧郁的眉梢被人潮的方向拉成水平,溶入纷沓的节拍。



TAG: 蔡深江 散文 狮城作家 新马文学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