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丁(五)

发布时间: 2015-1-20 10:03    作者: 周铁株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984
字体:    打印
   杜芊把污水样本送到测检所化验,取得污水严重超标的各项数据,再加上5号车间的制假视频,我们准备向宏发公司发难。后来经过合计,觉得还是不靠谱,排污和假冒伪劣在神州大地泛滥无忌,即使被查处也多是限期整改和“罚酒三杯”

   式的保护性罚款,难以产生震慑和教训,企业违法成本太低了,以后又故态复萌。我们觉得,宏发公司如此明目张胆,可能有保护伞,保护伞不倒,一切都是瞎折腾。

   唐·吉诃德勇气可嘉,但始终逃脱不了悲剧人物的命运,我不能像他那样独自大战风车,要依靠更多的人打出组合拳。

   我与老农聊起村里的情况,问他落选村党支部副书记的事。他拧起眉头说:“何止落选,我还蹲过几天拘留所哩!”

   我吃了一惊,忙问:“此话怎讲?”

   “还不是宏发公司,违法占用农田保护区的耕地建厂房。”他愤然道:“黄总看上了那块耕地,要与村委会签订租赁合同,我强烈反对,书记兼村委会主任以为村里创收为名,在支委会上强行通过了租赁决定,我到各级部门反映无效,带领几十名村民代表到镇政府请愿,有几名村民动粗砸破几扇门窗,打伤了农办主任,事情闹大了,镇政府出动警察抓走一些人。不久,党支部换届选举,书记在某些人暗示下买通党员把我赶下台。”

   “那太不是人了!违法用地是大事,国家提出18亿亩耕地的红线又如何能守得住?”我气愤难平。民以食为天,13多亿人口的肚子问题是开不得玩笑的。

   老农又说:“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百家姓里一个姓——钱!有钱能摆平一切,而且,宏发公司上马后成了镇里的龙头企业,还是挂牌“重点保护” 企业,黄总被评为优秀企业家,当上县政协委员,黑白两道都吃得开。你说说,那家公司的水有多深?”

   我告诉他,要解决污染源,违法用地是突破口,便试探着问,能否把农田保护区分布图和租地合同的复印件搞到手。他思索了一会,说办法还是有的,试试看。

   我深知,违法用地会牵涉到方方面面,其中不排除有贪腐行为,果真如此,只要拔出萝卜带出泥,利益链被斩断了,其他事项可迎刃而解。

   夜,北江大堤。

   一弯新月像剪纸一样裱贴在天边,与地平线上的丘廓若即若离,显得难分难舍。

   江堤的功能是防洪,如今堤面拓宽成能双向行车的硬底水泥路,景观树在路灯映照下暗影昏昧,金合欢花悄然开落,却无愁怨。

   堤上行人稀少,偶有双双对对的情侣,他们或并肩漫步,或站立欣赏江景。

   我曾与杜芊多次在江堤倘佯,谈社会,谈文学,谈人生。

   当晚,是注定我与她最后一次在此牵手?

   我盘算着,若向宏发公司发难,就不可能继续待在这里,那就意味着要与女友离别甚至分手。我忽然问自已,是否太轻率了?离开这里离开杜芊值得吗?却两难,难取舍,几多心思,揪心缠人。

   “只要视频上了网,我就要离开这里了……”我下定决心说出了那句话,一句不得不说的话。

   她怔怔望着我,完全呆了,像雕塑一样一动不动,忽然紧紧抱住我仰起脸幽幽哀求:“我不放你走,我们要在一起!”泪珠从她眼框扑簌簌滚落下来。我不忍迎视她的眼睛,忧虑地说:“留在这里有危险,只有暂时躲避。”

   “那我们一起走,哪怕天涯地角!”

   “你在工作单位刚站稳脚跟,放弃了会影响前途。待我到新地方闯出局面再作打算,咹?”说那番话其实我没任何底气,连自己都有怀疑,因此就成了空洞的敷衍。

   有人说,遇见时要感激,相爱时要珍惜,转身时要优雅,挥别时要微笑,因为不知会在哪个路口走散。

   感谢上苍,给了我们这样一场倾心的遇见。

   那么,我们怎样才能优雅起来?怎样才可以舒心微笑?

   渡口,榕树下,我们聊了很久,说服她暂且留下,好在她还没到产生“夏绿蒂”式忧郁的年龄,不舍的表情显得不那么哀伤。

   灯影乱水,北江悠悠。我们约誓:相离莫相忘,且行且珍惜。

   过了几天,老农送来了复印件,杜芊马上着手把所有录像、图片编辑,配上文字说明,为了不牵扯到杜芊,我执意用自己的电脑把视频发上网。

   宏发公司的糗事在网络曝光后,引发网民强势围观,尤其是附城镇乃至全县,不亚于一场地震。一天下班后,一位在公司办公室工作的同宿舍室友告诉其他人,网络事件在公司高层引起震惊,迅速作出应激反应,黄总已派出爪牙四处明查暗访,悬赏10万元买一条手臂。

   这是意料中事,我早有思想准备。在杜芊的出租屋躲了几天,我乔装打扮逃到她的家乡。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