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丁(一)

发布时间: 2014-12-30 13:47    作者: 周铁株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898
字体:    打印
   周日,附城镇派出所服务大厅显得有点空荡,值班民警就孙文宁一个人。

   眼下正值仲春,从窗户望出去,雾霾填满了每一寸空间,鸽灰色的天空一片迷蒙,使车辆、行人、商场、广告牌几乎融为一体,仿佛它们没有在睡梦中醒来。

   是啊,春天是做梦的季节,即便大白天也容易犯困,从而显得慵倦,还有点迷茫,也就越发打不起精神来。

   “请问,孙文宁同志在吗?”

   恍惚中,耳畔飘过一丝丝若有若无的声音。孙文宁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立即正襟危坐,茫然地望着前方。
 
   前面,站着一位青年,还不到30岁吧,长发,络腮胡子刺猬般向外戟张,身穿帆布多袋衫、牛仔露膝裤,挎一个陈朴老旧的挂包,形象出格直逼前几年网络上蹿红的“犀利哥”。

   “我就是孙文宁。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得到您?”

   青年不语,双眼直勾勾端详了对方一会,才轻声问:“您认识杜芊吗?”孙文宁摇摇头,又迟疑地点点头。

   “我是杜芊的朋友。”他又问:“您今天什么时候有空?我想与您谈一些事情。”

   “要紧吗?”

   “是关于杜芊的事。”他凑近过来,留下电话号码,才耳语一般说:“我住在福安旅店302号房,来时尽可能不要让熟人碰到。”孙文宁正要请教尊姓大名,他已一转身迅速消失在大门外,只留给别人一个背影。
 
   一位陌生青年的倏忽到访,又迅疾离去,神秘兮兮的样子。孙文宁当过几年刑警,直觉告诉他,此人非比寻常,而且,杜芊是他还未追到手的准女友,她会不会面临不安全因素,或有着不为人所知的事?他忐忑不安起来,权衡再三,还是决定单刀赴会弄个明白。

   华灯初上时分,孙文宁在大街晃荡了一会,还故意转了几个街角,确认周围没有熟人才拐进一条陋巷,就着昏暗的路灯找到并不显眼的福安旅店。

   孙文宁按照电话约定在房门敲了三下,门开启了。那位青年连忙把客人让进来,递上一杯热茶。

   孙文宁吹了吹浮在茶水表面的茶叶,淡然问:“先生有何见教?”青年关停电视机坐到客人面前,没正面回答问话,而是反问:“您看过网络上的非虚构作品《断想崖》,或电影同名专题纪录片?”

   “都看过。那部作品前段时间火了一把,读者和观众用震撼、愤怒、泪奔、反思的字眼作出高度评价。还有作者的激情、气势和胆识,奇才哦!”

   “过奖了!我就是《断想崖》的作者。”

   “您是……作家补丁?”

   “不敢当。知道了吧,我可没什么他妈的尊姓大名,只有网名——补丁。”

   孙文宁顿时对他肃然起敬,站起来握住他的手由衷地说:“很高兴能为您做些什么,请讲吧!”

   补丁掏出一盒烟,算不上高级那种,递给客人一支,自己也同时吸起来。烟雾弥漫中,他用低分贝语调开始追述往事,一个关于他,以及他与杜芊不寻常的经历。

   “我曾经在这里打工一年多时间,您是本地人,应该知道有一家宏发日化有限公司……”



TAG: 周铁株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