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望着他的背影

发布时间: 2014-12-08 16:34    作者: 林顺源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829
字体:    打印
  星期六的傍晚时分,我刚从房间玩完我的数码相机走出来,准备去门口处吸烟。那个时候,母亲正在厨房里炒菜煮饭,忙着弄一顿家常便饭给我们三姐弟的大大小小共聚一餐。

  来到客厅的时候,看见父亲也来到了我家,正站在27楼的窗口前,双手靠在铝窗上,向外而望。于是,我便随口唤了一声:“爸!”

  看他没有回应,我把声量调高了点,再唤一声“爸!!”

  或许是电视的声量盖过了我的声音,或许是父亲的听觉经过岁月的蹉跎而逐渐退化,更或许父亲正陷入一片沉思中,仍然没有反应。

  正当我想再提高声量时,那一副画面突然把我的目光摄住,跟着是一切都静了下来——听不见母亲炒菜的声音,听不见电视里演员的对白,只有一场极静的默剧在上演。我把溜到嘴边的第三声“爸”硬生生的吞回肚里,不想去干扰父亲那一片刻的沉默,与此同时,心里涌上一股冲动想要奔入房间,把刚收拾好的相机取出,将父亲的背影捕捉下来,留个纪念。

  但是想归想,我始终没有那么做。我不愿因为一时的莽撞而破坏了那一份极美极美的静默。

  我呆立了半响才回过神来,然后放轻脚步,来到了大厅靠门口处,点燃一根香烟,坐在地板上默默地望着父亲的背影。

  此时,从窗口望出去,天空是浅蓝浅蓝的,一层层薄薄的云纱披上了金黄色的衣裳,缓慢的漂浮。清风,从打开的门口嬉戏般的涌入,再从相对而坐的窗口逃窜而出。从我坐着的角度望去,我看见一个终日沉默寡言,陷入沉思,孤寂的老人。那一幕把我深深的感动,更让一份愧疚在心底闪现,眸子不经意的闪着泪光。

  只见父亲一如既往的把衬衫脱下,披着一件传统式的背心,把被阳光晒得黝黑的皮肤暴露在外,正与白色的背心成了强烈的对比。望着那曾经虎背熊腰的父亲似乎在突然之间变得极为佝偻瘦弱,强而有力的手臂更是显得肌肉松弛,而一头的白发,稀稀落落,顿时让我猜想究竟有多少根是为了我这个最不懂事,也最让人操心的孩子而生。这些年来,看着父亲的寂寞,我始终无法为他解开隐藏心里的那份落寞,也算是不孝之至。姐姐如是,弟弟也如是。也许,是我们三姐弟不够努力吧?

  当父亲沉默无语地对着窗外的天空仰望时,我却嘴里叼着一根香烟,也在默然地对着他的背影凝望。我想,若是在那一刻有人将那一幕捕捉入相机里,或许在若干年后,我会庆幸自己曾经与父亲有过那么短的距离,却又那么的遥远。

  父亲,他把半生奉献给了我们一家,不辞辛劳的打拼,把我们三姐弟抚养成人,可是到头来,却是离我们最远最远的至亲。

  当我手里的香烟只剩下烟蒂时,父亲的姿势一直都没有改变,如老僧入定,又如一塑雕像。而在这一副画面里,我也似乎看到了自己的背影。

  有许多人曾经告诉过我,我的容貌就像是父亲年轻时候的样子,更甚者说我们简直是一个模板翻印出来的人。

  想起自己也是时常这样无言的望着窗外,望着天空里片片的云朵,望着道路上车水马龙,望着轨道上的地铁列车,望着并排而立的街灯,每一次的凝望,都是一种无言的寂寞,或是思绪的飞扬。

  记得去年的某一个夜晚,我也是这样子的望着组屋楼下的树木,写了一篇关于父亲的《老树》,没想到一年多后,我竟会看见父亲以同样的姿势,对着窗外遥望。

  而我,却成了望着他背影的人,就像是望着曾经的自己,更是望着自己渐渐老去的孤独。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