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雪中走马过北美 -实充

发布时间: 2014-9-21 16:26    作者: 实充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2126
字体:    打印
   去年底同家人到美加东部逛了一小圈,走马看花地掠过美国和加拿大东部交界的几个城市,来回大约2400公里;过后在纽约郊区小镇住了一个星期,整个行程前后20天。

(一)迎着暴风雪向前行

   这次美加之行刚好碰到北美10年不遇的暴风雪,白天气温都在摄氏零度以下;暴风雪一到,气温猛降到零下20到30度。沿途漫天飞雪,公路、田野、房舍、景物都是一片白茫茫;池塘、河流、湖泊也结成皑皑的冰霜,让人亲身领会到诗句“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意境和胸怀。

   冰天雪地也叫尼亚加拉瀑布(Niagara Falls)光彩不再。这个号称世界之最的瀑布在美国境内的景观在我们路过的时候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一望无际的冰雪。加拿大境内的瀑布景点也失去了世界七大奇观之一的雄姿,除了水流湍急的峭壁还有水花奔腾之外,其他的游览区远望就像高山上的冰川,而且为了安全,“游人免进”。

   我们生长在常年是夏的热带,什么寒气刺骨,北风凛洌的情景只能凭想象和意会。这次北美之行虽然有备而来,各式各样的冬装,把全身包裹得像一个圆球;平时从里到外共有五层,最高“纪录”则是六层!可是寒风一来,这些似乎都不管用。

   记得在逛曼哈顿购物区的时候,突然寒风呼啸,一股刺骨的寒气直透全身,什么护耳、护头、护手、护脚的玩意都失去效用,连躲在巨大梁柱的后边避风都无济于事。正当我们冻得唇青齿抖时突然发现背后有一扇玻璃门,我们也顾不得那么多,一推开门就闪了进去,原来那是一间服装商店,感觉上好像“得救”了;我们一直躲到寒风停止咆哮之后才探头探脑地走出来。

   我们的旅游巴士越过美加边界的时候刚好暴风雪来袭,气温降到零下30度左右,由于高速公路积雪滑溜,天空又雪花纷飞,巴士无法奔驰前进,只能稳速而行;可是我们必须在晚上赶到加拿大的多伦多(Toronto)过夜,这使导游和巴士师傅进退两难,掉回头是后路遥遥,前路则举步维艰,何况一些路段也已经因为安全理由而封锁了。

   由于雪势过大,旅游车被迫在高速公路的服务站停下,我们一行30多人也被逼在服务站的小餐厅就地解决晚餐——当时已经是晚上九点。过了不久,暴风雪危情好转,我们又匆匆上车赶路,一些人晚餐还没吃完,只好把食物打包起来,到巴士上继续填饱肚子。

   行行复行行,我们终于到达多伦多下榻的酒店,入住时已经是凌晨时分。一位团友如释重负地说:“我在途中真担心,如果巴士被困在暴雪中,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在车上过夜还不打紧,如果车上的缓气空调又出乱子,情况将是不堪设想。”

   (二)路过黑人小镇,就像惊弓之鸟

   我们之所以能安然无恙,多少得感激开车的黑人大哥。美国的长途巴士服务一般上只有一名司机,美加十日行的交通,都由他一手包办;相比之下,新马一带就比较好了,一般远程服务都多了一名副手。

   这名中年黑人师傅并不像其他美国黑人一样高头大马、大腹便便;相反的,他身材高挑,像个和蔼的老师。平时他一直是白色长袖上衣,深色长裤,而且披上短袖夹克,结上领带;他言语不多,看到我们总是点个头、微微笑,一副敬业乐业的模样。我们和团友们在旅程结束时都送上额外的赏金,对他带领我们平安度过暴风雪表示敬意!

   谈到黑人,记得当年我还在新闻室写东西的时候,上头交待避免称他们为“黑人”,应该写成“非洲裔美国人”,因为“黑人”具有贬低、不敬的成分。纽约市目前是美国黑人最多的城市,人数接近350万,占全美黑人人口的百分之九。

   也许是我们逗留了八天的纽约郊区小镇就在黑人聚居区附近,所以出入碰到黑人特别多。在纽约机场等候接待时更发现机场里来来去去的好多都是黑人,可是他们多数是行李管理员、清洁员工、快餐摊位的经营者和助手;下榻小镇的黑人居民也不少,他们不是商店助手、餐室服务生,就是保安人员、街边小贩。

   纽约是世界最繁荣的城市之一,从我走马看花式的观察,这些年来城市地区黑人的生活的确有了改善,可是相比之下,他们还是属于社会的中低下层,要跟别人平起平坐,看来还是前路漫漫。

   有一个晚上,我们跟随在纽约读书的大儿子回返他的学生宿舍,途中必须经过黑人聚居区,当时已经是入夜时分,好些商店已经关门。由于街道的照明不是我们习惯的灯火通明,来往行人也多数是非洲裔,而且还出现了一两个流浪汉。儿子提醒说,这里是罪案高发区,我们一伙六人——其中一个是刚满一岁的孙子,应该集在一起,快步行走,同时要注意身旁、身后是否有陌生人,当时我的感觉好像是惊弓之鸟。

   想想自己也真心虚,平时总是同情黑人的处境,而且还怪美国社会对有色人种不公正,没想到这次只是路过黑人小镇,本来可以乘机以近距离观察一下黑人的现况,没想到却要像逃难一样,戒心耿耿地穿过;这也折射出自己有多虚假,对事物的认识一放到现实里去印证,就经不起考验,甚至丑态百出。

   (三)白宫遥不可及,反战老婆婆却在眼前

   当年还在写新闻的时候,经常会碰到有人为了发泄怨气或者哗众取宠,而跑到华盛顿白宫外闹事,比如抛掷攻击物,开枪抗议等行为。这次“有幸”实地“一望”白宫——从大约100米外遥望总统府的北门。

   从观望地点的保安情况来看,想制造事端并不容易。现场虽然没有保安检查,但是却有两名荷枪的警员站岗,他们不是躲在警岗内,而是分别站在各自警车的旁边,目光紧紧盯着游人的一举一动,这种架势显示随时准备先发制人,对付想乘机制造新闻的人。

   白宫虽然“可望而不可及”,可是,我们却有机会遇见许多报道中提到的原籍智利的老婆婆。已经80多岁的她就蜗居在游客观望地点后方的空地上,老人家就像公园里或者天桥下的流浪者,住的地方是由破旧的塑料布搭成的帐篷,帐篷四周挂满了各种反战的标语和图片

   据说:她年轻时嫁到美国,后来她的美国夫婿被征召去打越战,这一去成了永别,因为丈夫战死了!老婆婆化悲愤为力量,到处参加反战抗议和示威;越战结束后,示威浪潮逐渐平缓,她却孤军作战——到白宫外扎营抗议,老婆婆守在营帐内,到现在已经有32年了!

   我们是在北美刮起暴风雪的前一天在白宫外看到老婆婆,当时,我们裹着五层寒衣,虚弱瘦小的她却只穿着一般的冬装,也许她过惯寒冬。然而,接下来连续几次的暴风雪,气温在零下30度,她是如何挨过的?老人家应该还有别的栖身之所吧?暂时离开“岗位”,留得“老身”在,不怕没“处诉”呵!

   (四)往地下发展,会是什么模样

   去年我国宣布将大规模开发地下建设,以解决地小人多,空间有限的问题。这次北美之行另一件“有幸”的事是实地了解地下城是怎么一回事。

   加拿大的蒙特利尔(Montreal)拥有世界最大的地下城,面积广达400万平方米,连绵32公里。地下城把市中心的10个地铁站衔接起来,里头有数以千计的餐馆,数以百计的商店,还有几十个电影院。从地下城可以到达地面上的公寓、酒店、大学、商场、办公楼……;冬天地下城的人流量每天有50万。蒙特利尔的地陪说,基本上上班、上学、回家或者到娱乐场所,市民都可以使用地下城。就不知道我国设想中的地下建设会是什么模样?

   (五)无梦可想,纽约“到此一游”足矣

   行色匆匆,所见的只是浮光掠影,但是,纽约给人印象的确是繁华、多元、开放;想成为金融才俊,要走在时尚尖端,这里当然是圆梦的天堂。可是对乐天知命的市井小民来说,纽约是个扰攘、紧张,甚至是罪恶的地方。

   我自己呢,胸无大志、梦想不再;个人对这个世界大都会谈不上好感,也没有留恋之情。

   以生活四件大事来说:衣嘛,自己跟时尚沾不上边,也醉不起心!食呢,每次想吃点东西,买点什么都必须“三思”——一思美金高汇率,二思另加百分之九的消费税,三思付小费!住则一般酒店最少200新元,“没钱莫进来“!行方面,坐德士是不敢想,搭地铁则必须习惯轰隆的巨响,繁忙时段的汹涌人潮;地铁站内更是陈旧龌龊,毕竟人家的地铁已经有110年的历史!

   这么一说,纽约当然不是我这个凡夫俗子的宜居之所,更不是养老之地。这次北美之行,除了怀念飘飘雪花、潇潇寒风、巍巍白宫之外,剩下的只是跟人在异乡的孩子一家人团聚,听听熟悉的爸爸叫声,还有是期盼只懂得咿咿呀呀的小瓜尽快叫声爷爷!
 
  


TAG: 实充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