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的眼泪 -实充

发布时间: 2014-4-03 14:00    作者: 实充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5549
字体:    打印
     深夜从梦中醒来
床边传来抽泣声
妻子抱着襁褓中的老二
掌心稳住奶瓶,手指逗拨小东西的下巴
“乖!张开嘴,是喝奶的时间了”
“不喝你怎么长大?”
“多喝才有力爬,才能跟大哥玩”
我拍拍妻子的肩膀
“别太焦虑,孩子还小,这小家伙调皮嘛!”
她还是揪心:“已经六个月了,体重却那么轻”
说着又呜咽起来
这是母爱的泪!

那是小学的牙科诊所
老大第一次拔牙
“这颗乳牙保不住了,还是拔掉的好”
“孩子受得了吗?需要注射麻醉剂?”
“不用了,牙根就要蛀光,痛楚会很轻微的”
我握住孩子的手
“会有点痛,总比闹牙疼好,忍着点!”
当医疗钳子摇动牙根
老大没有吭出声
只是眉头一皱,掉下一颗晶莹的泪珠
这是勇敢的泪!

出国旅游的巴士上 我走到前座靠近窗口的老二 “已经过了中午,肚子饿了吧?” “喝点水,你就不会觉得那么饿了” “外头的太阳很猛,拉起窗帘会好一点” “刚才额头有点热,爸爸摸看还发烧吗?” 我弯下身,想给他探一探体温 “爸爸坐下!” “别让人家以为我们是被宠坏的孩子!” 他急得淌下眼泪 这是委屈的泪!
 
老三从小乖巧懂事
上幼儿园总是欢欢喜喜
不但扮演小哥哥,看顾哭闹的小同学
老师还说下课前,他自动收拾玩具
可是有一天他哭着不肯进入课室
“我不要上学,我要回家!”
我把他拉到车上,狠狠地抽了他一鞭
这是我第一次让幼嫩的小腿留下鞭痕
长大后他还记得吃了爸爸一鞭
却忘了当天为什么突然不愿上学
这是莫名的泪!
办完父亲的丧事 打开家门 “公公!” 两岁大的老大一时忘了,习惯一进门就喊 没有回应…… 我不自觉地走到父亲的房前 “爸爸,我回来了!”
     以往我总是如此招呼一声
可是今天……
中年丧偶的父亲,与我相依为命
他身兼母职,为我烧菜煮饭
我们同床而眠,出入相随
如今他走完平淡的一生
看着独子成家立业,还添了两个小淘气!
平凡的父亲,此生无憾吧!
想着、想着,我不禁潸然泪下
这是诀别的泪!


TAG: 实充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