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翅高飞的天空 -陈祁枫

发布时间: 2007-7-20 12:04    作者: 陈祁枫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9278
字体:    打印
  对出国深造的学习生活的憧憬和期待,就如同看着一份份未拆开的礼物,感觉有一点神秘,又有很多期待。从拿到签证到入学通知书;从收拾行囊到与家人临行的聚会,一切好像过得很快,直到在机场海关前和送行的父母、亲人离别的那 一刹那,我的泪水忍不住涌了出来,我知道我的求学路才真正即将开始。

  然而,初来的新鲜感很快被生活的不适应取代。常常在车水马龙,人山人海的马路中央混乱了东西南北,一不小心就会在拥挤人潮中乱了阵脚。此时一位身旁经过的新加坡人的一个微笑,很快消除了我的顾虑。在别人眼里是多么微不足道的问路小事,温暖却融化了我心中的冰冷。看到他们尽全力地帮忙,努力地操着一口不流利的中文与我对话,心中充满无限的感激。他们更是热情地将我们带领到目的地。一路笑容可掬,耐心地讲解着当地的风土人情,美食文化,购物指南。我在他们的笑容里找到了方向。我不再觉得无助,我很快结交了一些新朋友,我们交换着各自国家的小饰品,聊聊我们的逸闻趣事。我们欣赏他们开朗活泼与开放,他们则深深地折服于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我教给他们准确的华文,他们则帮助我提高英文。第一次我尽管把米饭给烧焦了,可那焦味却成了我最甜的回忆。我从中也感悟到了人的各种能力都是能培养的,只要有心,经过慢慢地磨练,没有什么克服不了的。就这样,从兑换现金,办学生准证,买乘车卡,订机票到遇到的问题和学校交涉。都是在不断的摸索中学会的。我也一次次提高了自理能力和待人处事之道。没有了父母的帮忙,经常要自己处理和面对各式各样的问题,我的监护人,亲戚更是默默地支持我,仿佛对待自己地儿女一般,从不吝啬地给予我关爱,照顾,令我在异国十分窝心。

  上天从不吝啬有心人,今天的埋头苦干,肯定能够换来明天的硕果。记忆的眼睛追溯到初来狮城找校的情景,我曾向新加坡百多所学校寄去我的真诚,期待我求学的渴望。那种焦急,忧虑至今都感受得到当时的心跳脉动,因而更让我珍惜现在的学习机会。

  进入政府学校后,自以为在中国初中打下的英文基础不错的我,遭遇到沉重的打击,和朋友一对比,水平只处于本地小学五六年级的位置。英语小测不及格更成了家常便饭,顿时我所习惯的中文环境,刹那间变成了陌生的英文。我曾多次的灰心,沮丧,在每一次课后都坠入云里雾里般地痛苦,眼泪模糊了视线,看不清前方,听不懂课堂的内容,跟不上老师教学的步伐。耳边不断地飘来刺耳的嘲笑声,冷漠地鄙视着我的无能。啊,这是对我的考验。

  渐渐地,我在狮城已经生活了一年多之久,我的脚步日益稳健,时间让我与同学间建立起了美好的天桥,我们在上面歌唱,跳跃。老师的帮忙鼓励,同学的排忧解难,互帮互助,一次次的小组活动,课外活动,社会实践,砌成了一层层阶梯,助我登上天桥上空,我很感谢我的三位同窗好友,我们虽来自不同的领域,心却凝成一柱墙。是他们让我在沉重的学习压力中喘息,他们是在课余时和我一起谈心,追逐打闹的朋友。我教他们数学,他们为我解释我的疑点,我的各种问题也在他们那里得到解答。我爱我现在的班级!

  然而,思乡是每个出国生最难过的一关。我也不例外。在第一学段的放学后,返回家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家人打电话,即便手机卡已经堆成了小山,思乡之情仍丝毫不减。到了凌晨,深夜两三点,不自觉地拨了家的电话,刚响了一声,便听到了妈妈激动兴奋的声音,我猛然地意识到,爸爸妈妈也没有睡,守在电话旁显然是为了我。2006年地除夕夜,国内正是大家围在电视机前等待零点钟声敲响的时候,正是亲人朋友围在电视机前看春节联欢晚会地时候,我却对着冰冷的电视机发呆,无尽头地想家。想起昔日与家人的谈笑风生,心里的酸楚难以形容,不争气的眼泪早已泛滥。亲情是互相牵挂,亲情是如此深沉,亲情令人魂牵梦绕,亲情使人刻骨铭心。岁月,阳光,风雨,彩虹,天空有一轮太阳总给我们温暖,天空有一轮月亮总给我们湿润。在电话这头,第一次对爸爸妈妈说出了“我爱你!”

  每每在人群中,耳边传来中国人的谈笑声,如此熟悉,让我异常地兴奋,寻声望去,是一张张龙的传人的面孔,我是中国人!我们都是龙的传人!看看学校的种族和谐台飘扬起中国国旗,第一次深切地感受到了祖国在我心中的分量,也第一次萌动了想再睹升国旗,高歌《义勇军进行曲》的念头,自豪感充斥我的心!也许只有身在异国的人才能感受到!

  在这美丽的花园城市,精致的国家,到处充满了现代气息,生活多姿多彩,随处可见的碧绿草坪,生机勃勃的热带植物,与友善的各种族人民,让我爱上了这个国家,同时在这个充满游子翅膀的天空,我更要丰满我的羽毛,飞得更高!更远的天空!去看更绚丽的彩虹!



TAG: 陈祁枫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