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够“绝”的弃书经历 -实充

发布时间: 2014-1-21 10:13    作者: 实充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4210
字体:    打印
  烧书的行为在社会上引起不少反响,我也想凑凑热闹,谈谈自己如何“休”书!当然,我只懂得弃书、献书、送书,没有做到烧那么“绝”。
 
  跟许多同辈一样,我们都喜欢买书。70年代新马两地出版的华文书和刊物,我几乎“见到就买”;就这样,收藏的书越来越多,最后只好腾出一边墙,量身定制了整片书橱。
 
  第一次是弃书。80年代搬家时,为了减轻负荷,不得不“抛书弃厨”。当时我把课本、应考手册、标准答案、课堂笔记之类的书,装进几个厚纸箱里,然后搬到楼下的垃圾中心内,让别人去处理;至于文学作品,知识性读物、大学用书、名著、工具书等都随我搬了家。
 
  第二次是献书。搬家之后,藏书缩成三个书架——轻松多了!邻国的“书香楼”久闻其名,一次偶然机会发现它就在当地俗称报馆街的四楼。上楼一看,整个楼层都是书架,收集的藏书就像一个小型的图书馆或者资料室;仔细翻翻,发现学术性和资料式用书不少,这使我有他乡遇故友的感觉。
 
  经过毛遂自荐,我把数量如同一个书橱的藏书搬上自己的小车,然后送到彼岸。献出的多数大学教科书、古典书籍、还有一部分学术性书刊,其中包括几十本《南洋文摘》。这次献书,感觉上像是为藏书找到了好归属;不是吗?只要有人翻查,总比放在自己身边,孤芳自赏好。
 
  第三次我想如法炮制,只留下一点涂涂写写时用到的工具书,其他的都将一股脑儿送走,其中最令人不舍的是全套《鲁迅全集》,以及从创刊到停刊的完整月刊《七十年代》。
  我给邻国的一个图书馆写了电邮,表明来意;对方的回邮倒是来的很快,可是在短短的200字中总共提出了10多个问题,比如是否多数是马华文学?书籍是否完好?是否能列出献书的清单?是否已经装箱?我以为只要像献书给书香楼一样,把书送过去就行了,没想到要过这么多“关”!也许是自己一厢情愿,我知难而退了。
 
  然而,我并没有死心,过后我一直留意是否有什么会馆、社团、图书室愿意收留我的藏书。
 
  为什么会这么狠心,要把几十年买来的书通通送走?说起来真有点伤情;想想自己已经快到古稀之年了,孩子们都跟华文渐行渐远,身后留下笨重的书对他们将是一种累赘,丢掉可能觉得对父亲不敬,保留则占据空间,而且无人问津。
 
  至于自己还想附庸风雅,舞文弄墨的话,那也很容易;在当今的网络时代里,要查点什么,只须点击一下不就行了吗?何况我家跟一家图书分馆只相隔两座组屋,纸质书的资料可以到那里去找。


TAG: 实充

查看评论(1)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