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五年抗癌经历 -斯帖

发布时间: 2013-12-17 16:16    作者: 斯帖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7163
字体:    打印
  2008年

  爸爸自2008年初,就有“便出血”的状况,经医生检查怀疑有九十巴仙是痔疮所至,并建议到医院做进一步的检查,但经数天服食药物后,没有再发生同样的情况,于是检查之事也就不了了之了。直至到2008年十一月,同样情况再次发生,不但如此,情况还比之前更加严重的出血,甚至影响到排便与泌尿系统,于是我们开始觉得事情的严重,并建议陪他到医院深入检查。

  2008年十二月五日,经前一天医生吩咐喝下清洗肠胃的“吐泻药”后,早晨带着爸爸到医院进行电子直肠镜的一次性检查镜管;然而,当我们在手术室外接到爸爸后,却被护士告知爸爸必须再接受肺部X射线与肝脏的CT检查,而这与之前在医生处所了解到的情况有所出入,内心“不安”的情绪逐渐踊入心怀,难到不是医生所怀疑的“痔疮”问题?而就是那仅十巴仙的其他问题?

  直至到中午检查完毕,医生才以沉重的心情告诉我们说,爸爸的大肠里长了“障碍物”(后被证实癌症第二期),但所幸的是经过肺部与肛脏检查后,没有扩散迹象,但必须做手术把“障碍物”切除,于是推荐了院内著名医生做切除接手。

  同一天,我们就决定让爸爸当天旁晚进行手术,唯一遗憾的就是委屈了老迈的爸爸,自早晨离家后就直接住入医院,更没让他有做手术的心理准备!约五点钟,我们带着颗不舍的心情,让护士把爸爸推进手术室,并将他交托于上帝和医生的手中!

  手术隔天,被医生告知非常成功,而爸爸也表现坚强,大肠也开始顺利工作(也就是开始排屁、排便)。然而,手术后的数天内,爸爸却反反覆覆的发生突发性的高烧与局部疼痛症状,据医生说,这乃是手术后可能发生的状况。经两天的观察,爸爸已可开始进食,如厕等;但却由于肚子“涨风”深感不适,甚至整晚上无法入眠!

  直至到手术后第四天,爸爸肚子“涨风”还是无法退去,于是护士唯有使用吸管,由鼻子直通胃部,并定时把胃酸抽出,虽然如此做会让爸爸胃部感觉较为舒服,但吸管却让他非常难受,喉咙似乎被阻塞,就连说话都感到困难。

  但是,突发性的症状又再次发生,当天晚上,护士忽然发现爸爸出现血压偏底与脉搏跳动偏高状况,于是通知紧急部医生,安装各种心脏测量仪器,直至凌晨还出动了心脏专科医生与主治医生到医院观察,后证实没什么大碍,造成的原因很可能是病人过渡紧张或忧虑所致,故请护士留意心脏脉搏跳动,直至清晨六点多种才拆除仪器。

  手术后第六天,也是我们情绪进入最低潮的一天,爸爸在旁晚时分再次发起高烧,直至整个人发抖了起来,那时正好主治医生巡房见到此情形;接着,他带着冷静的话语告诉我,他怀疑爸爸的体内伤口有泄漏与受细菌感染现象,必须立刻做清洗手术(注:这种手术后遗症乃手术中的百分之五机会),而爸爸当时的情况根本无法签署任何手术文件,故医生要我代为签署,为了让爸爸平安,唯有带着抖索的手,签下了我这一生唯一最难以取舍的决定,一方面不忍心让虚弱,年迈的爸爸再次忍受手术的煎熬,另一方面,内心却挣扎不已,到底当初鼓励他做手术是否对错?是否就此把他送回上帝的怀抱中呢?

  经过漫长的等待后,爸爸的第二次手术终于完成,为确保更妥善的照顾,当晚医生特别安排爸爸住入加护病房(ICU);由于结肠手术出现泄漏与受细菌感染现象后,医生为安全起见,把爸爸的肠管引至体外,暂时性地在体外排便,并吩咐六个星期后,倒回医院做驳接手术恢复原状。故此手术后,爸爸就必需在体外排便,也就是安装一个可更换的“造口袋”在其身上作为排便作用!(注:此“造口袋”乃暂时性,为保缝口不再发生任何感染状况)。

  2009年

  自爸爸经历了两次大手术后,对于要再次回手术,我们内心总充满着恐惧与不安,不是担心医生的手势,而担忧老迈的爸爸是否承受得了再次的手术煎熬?不但如此,失落的信心也无法再次承受,手术中可能出现百分之五的泄漏现象,甚至担心上帝会借着手术把爸爸接回家!种种问题困扰于心间,于是手术之事也就不了了之!另一方面,自手术数个月来,爸爸对于所使用的造口袋也相当适应,虽然会给家人带来点“额外”的工作,但这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是件困难的事情。

  直至到2009年3月,爸爸所使用的结肠造口产品出现不适现象,“造口”周围皮肤斑红,发痒等敏感迹象,不但如此,造口袋底盘也经常无故脱落,导致粪便外泄。。。,除了经常服用皮肤敏感和止痒药外,倘若造口底盘脱落的话,还得每天更换造口底盘(注:一般造口底盘可使用5至10天,而每更换一次则需消耗1个多小时)!

  于是,我们不得不考虑,重新做手术恢复原状的念头,因长期让爸爸服用药物来控制皮肤敏感,并非长远之计,况且药物总会为身体带来负面的影响,再加上经常更换造口底盘,在时间与经济的损失更远远超乎了我们的预料!

  终于,再次提起勇气到医院,约见爸爸之前的主治医生,并跟他定下日期(2009年4月27日)让他为爸爸做手术,之前我们也在主治医生处了解手术过程,据说手术后必须留院观察约5至7天,为确保大肠运作顺利。

  手术于中午完成,被医生告知手术非常顺利;手术后的第二天,当主治医生前来巡房时,已吩咐护士拆除尿袋,并让爸爸尝试坐起来,和在床上翻翻身,因爸爸的肚子有还有点“涨风”,这表示大肠尚未工作;直至到凌晨时分,“排便”就通了!手术第三天,爸爸已可以进食“饮料”,并拆除所吊置的“盐水”。

  手术第四天,经医生检查,表层伤口已复原,并可开始吃“粥”;此外,医生也很高兴地让他知道,倘若一整天情况良好,就可以在傍晚或第二天早晨出院;这对于我们一家来说,真是个大喜的信息,这远远超乎我们所想象,而手术后的恢复状况不但令医生满意,还比预期来得快出院。

  2010年

  爸爸自2009年顺利完成结肠癌手术后,感觉上我们一家都松了一口气,因爸爸之前在手术台上所承受的痛苦与煎熬,实在是非笔墨所能形容的,若不是亲身经历的人士,更无法深深体会到当中的沮丧日子。

  然而,在手术的数个月后,爸爸开始出现咳嗽的现象,最初还以为是老人普通咳嗽没有正视它,直至到2010年5月26日,咳嗽痰液出现血迹后,才开始感觉到事情的严重,后再次回到医院询问主治医生,后再次入院进行抽样化验,才证实是之前的肠癌细胞扩散至肺部,而性命只得三至六个月,若立即接受化疗控制,性命则可维持二至三年以上。

  这个消息对我们来说,可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之前的恐慌经历尚未平伏下来,又要再次接受另一番新的挑战,那种感觉除了让我们惊怕的战抖外,内心又开始为爸爸的“病”途做挣扎。起初,爸爸想放弃继续治疗,并准备了自己的后事,包括交代过世后所穿的礼服,鞋子,购买墓地。。。等等,因他也深深为多次的手术经历而感到身心疲惫!

  但后经我们的劝导,以及教会乐龄弟兄姐妹们的鼓励,才开始慢慢接受化疗的事实;于是,带着主治医生的化疗推荐信件,到中央医院接受化疗的安排,并于2010年7月6日,在中央医院接受小手术,在爸爸的右胸前割开装置Chemo Port再缝合,那是一个小型如纽扣般的装置,可将化疗药物直接插入体内血管,并被吩咐两个星期伤口复原后,就开始接受化疗。

  2010年7月13日,爸爸开始接受第一次癌症化疗,化疗过程共分为12次为期约半年时间,每两个星期注射一次,疗程共分为三天进行,通常安排于星期三到化疗中心注射四小时药物,过后院方就会给他随身带回一支药瓶,继续让药物注射入体内,直至到药物完毕为止,也就是星期五早上药物完毕后,就得再次倒回化疗中心拆除药瓶。

  化疗期间,虽然药物注射被安排每两个星期一次,但爸爸却几乎每星期都必须到医院报到,因没有化疗的星期爸爸必须到医院验血,以检查红血球数量,是否足够于下次进行的化疗,并收集24小时尿液,为要确实肾脏不受药物影响,还有定期到私人验血所,检查癌细胞的字数(CEA),每六个星期清洗Chemo Port预防阻塞……等等。 当然,化疗过程中,也曾多次因红血球不足,而连续三天到医院打针以增强红血球量,加上身体因化疗抵抗力衰弱经常伤风感冒等,故此原本半年的化疗时间,也经常因额外变故而拖延至9个月时间。

  2011年

  近整年的化疗期间,爸爸每次都得早起,并于六点半从家里出发到化疗中心,因中央医院停车位有限,故必需尽早到门口等候,当然另一个原因则是早到可被安排优先注射,那就不必在化疗中心等待太久的时间,可是却往往因医生,护士人手不足,加上太多病人的原故,每每等到九,十点多钟才轮到爸爸注射,直至到下午两,三点才能回到家!这漫长的时间上等待,有时真让我们感到厌烦与愤怒,然而为了医治,唯有忍气吞声,吸了口气,再次继续等……

  在化疗间的爸爸,不但忍受多次插针苦楚外,还得每六个月进行断层扫瞄CT Scan,这乃爸爸最担心与害怕的检查,因扫描的前除了验血,等报告外,前一天晚上爸爸还得禁食,直至到第二天扫描后才可进食(每每要挨饿到第二天将近十点才可进食),但最令爸爸不愉快的经历,乃是扫描直肠,因在进行扫描的同时,医务人员会在爸爸的肛门注射液体,这会使到爸爸在扫描后,感到肚子不舒服导致不下于五,六次的下痢,有时见到白发斑斑的爸爸,还得忍受如此煎熬真让人感到于心不忍!此外,爸爸还经常因医务人员疏忽,使到手臂上的插针处,因震动而血流不止时,更让恨不得我们可以代替他受罪!

  这段化疗期间,爸爸的体质还算顶得住,唯有经常投诉双脚麻痹与疼痛,而他最喜欢跟我们说的就是:“走起路来,好像赤脚踏在石头上的感觉”,相信这对于爸爸来说,确实不是件容易忍受的痛苦。然而,这还不是最难接受的事情,最令人感到失望的还是爸爸之前所忍受的痛苦,并没有给他带来抗癌上的进展,反而在扫描后被医生告知,虽然癌症细胞没有活跃起来,但也没有消失,仍然停留在肺部,于是建议尝试另一种新药,盼能彻底把癌细胞杀死。于是,在2011年9月15日开始采用第二种疗程,并尝试新的药物,再增加十二次化疗疗程为期六个月……

  2012年

  第二次的化疗,比第一次来得较为简单,除了以往类似的验血,收集尿液,进行每六个月扫描外,这次的化疗注射时间只需两小时,这对于清早到达医院的爸爸,每次都能在一点之前回到家里休息。

  这次的化疗的副作用,除了爸爸之前双脚疼痛外,爸爸还大量脱发,但这却不影响爸爸的美观,相反地,我们买了顶帽子送给他,让他看起来既年轻又帅气!

  然而,第二次的化疗,也没有带给爸爸新的希望,半年后扫描结果发现癌细胞仍然没有变动,于是医生建议使用口服抗癌(Oral Chemo)为期六次后再看结果如何,以及是否继续使用口服;爸爸每日的口服抗癌药物,几乎可以跟正餐相宜,因服用时间表跟正餐同时进行,如早餐后服食3粒药丸,午餐后服食5粒药丸,晚餐后又再服食3粒药丸等,再加上其他辅助药物等,整体上来说可真是吃药都吃饱了。服药为期两个星期,过后就必须停止服用两个星期,因担心过量服食会伤及体内其他器官。

  这段期间,爸爸身体上开始出现副作用变化,如皮肤敏感,发痒,手脚开始干燥,皮肤更因干燥而开始裂痕,这对于爸爸来说可真是有史以来最痛苦的煎熬,经常以润肤剂来滋润皮肤外,还得服用止痛片来减轻,脚上因裂痕所造成的疼痛,这使到爸爸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的,真让我们看了心痛!

  2013年

  2013年1月29日,爸爸又再次被安排扫描测试,看看口服抗癌药物是否有效;但报告结果令人失望,由于多次化疗的毒性影响,使到爸爸一边的肺日益恶化,萎陷;然而,医生任然不愿放弃对爸爸的治疗,还一直建议尝试更多,更新的选择化疗法,但这时的爸爸对于数年来奔跑于医院已非常疲惫了,并希望尽快脱离疗程,回到家中好好休息,于是亲身对医生说:“我已经77岁了,也已经足够啦!不想再接受治疗了,谢谢你,医生!”,于是,医生带着惋惜的眼神告诉爸爸:“老伯,倘若有一天你改变主意,要回来接受化疗的话,我们随时欢迎你的”。

  回家后的清闲日子中,爸爸都过得非常充实与乐观,出外逛街,吃饭,手抄圣经(直至到爸爸去世为止,爸爸共收录了21本手抄圣经),玩电脑游戏,观看电视连续剧等,都是他的最爱,不但如此,还在每早晨为家人冲泡可口浓缩的咖啡呢!在家的日子,爸爸觉得比化疗时过得自由,因不必为赶医院而早起,更不要饱受插针的痛苦,而且最令人扫兴的还是他经常为化疗原故,而放弃了各个重要节日,如华人新年,圣诞或其他节日等,他都必须在医院里渡过!

  当然,间中爸爸也经常出现身体不适的状况,如咳嗽,气喘,脚麻痹等,但向来对医药颇有研究的爸爸,总不忘在我出外时,特别交代我到药剂行为他买药,每每服食后又有明显的进步,故也不特别阻止他吃药!

  直至到2013年8月,爸爸的身体开始有点软弱,出现不间断的咳嗽症状,同时也不太爱跟我们上街了,往往只吩咐我们购买他想要的东西,而他则喜欢留在家里看电视,玩电脑游戏等。

  到了11月初,爸爸的病情开始每况愈下,不断向我们投诉脚扭伤,影响至脊椎酸痛等,无论吃多少止痛片或关节药丸都感觉无效,这时我们开始怀疑癌细胞或许已进入了他的骨髓,但为不想让他担忧,唯有购买效力更强的止痛片让他服用,因最让我们担心的就是癌症末期的最后阶段很可能造成剧烈疼痛。

  11月29日,也正是爸爸的78岁的生日,爸爸突然身体不适下痢,大家都以为这是老人因食物不合适所造成的下痢,故在服食药物后隔天又发觉没事;直到12月1日,爸爸身体开始虚弱,下痢情况再次发生,于是我们开始为他包扎纸尿片,让他可不必起床排便,这一天开始,爸爸的时间观念也开始有点混乱,分不清早晨或晚上。

  12月2日,我们请来医生来为爸爸诊断,医生发觉爸爸的肚子开始膨胀,并建议我们不可让他进食硬体,只能口服流质,因医生怀疑爸爸的大肠已被癌细胞所侵犯,故影响硬体难以进入体内;旁晚过后,爸爸开始模糊,不再跟我们说话,甚至也不再进食。

  2013年12月3日中午一点半,当我要出外时,突然发现爸爸情况有异,双眼无神气喘加速,于是急忙告诉妈妈情况,妈妈却镇定地让我陪伴在爸爸身边,自己则打电话给哥哥与外子,当我牵着爸爸的手,抚摸他的胸部时,突然感觉到爸爸的手,有股暖流传到我的手,过后爸爸的呼吸慢慢的终止于一点四十分了。

  特此我们也特别感谢上帝的带领,把爸爸安然,毫无痛苦挣扎之下接回天家,阿门!

  后记

  如今,爸爸已离开我们了,虽然我们知道他到哪里去,但内心不舍的心情还是无法适应没有他的日子;特别是见到与他有关的东西,如他爱吃的薯条,快熟面,爱喝的咖啡,常坐的椅子……等,都让我们禁不住对他的苦苦思念。

  当然,爸爸留给我们最深刻印象的就是他这五年来,虽然他饱受病魔的痛苦煎熬,但我们从始至终却未曾听到爸爸的一声埋怨,相反地,每天只要他精神状况良好,他总不间断地完成他的手抄圣经!

  爸爸!我们永远怀念您!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