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形记(上) -李慕阳

发布时间: 2013-12-09 19:54    作者: 李慕阳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10270
字体:    打印

  一

  历史从来就不是公正的!
  尤其让一个背叛了自己的人去撰文回忆他的一生,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对客观的荒谬的讽刺!
  且不说我已经丧失了对过去的自己说三道四的权利,即使有恐怕其真实性也会惹人怀疑,所以本应不写为佳,无奈身不由己,在此羽化登仙之际,不忍辜负床前芸芸众生的苦苦哀求,最终决定还是留下这段简妙的文字,以超度自己虚幻莫名的一生!
  只是现在的我神游物外,幽思恍惚,连自己是谁都无法搞清,所以只能信口言之,列位随耳听之,若要对号入座,本大师可概不奉陪!
正所谓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若全当真,一群笨蛋

   二

  我是谁呢?

  从一出生,我就被赋予了一个名字,一个身份——我是一个男人!
  对于这一点我可从来没有怀疑过!
  你看,我长着男人一切的特征——喉结,胡须,肌肉,也有着男人相同的爱好——抽烟,喝酒,吹牛,一言不合时也会怒发冲冠拔刀相向,虽然总是丢盔弃甲跪地求饶,但充分说明我还是有一点血性的男人!
  至少三十岁前一直如此,三十岁后却总觉自己变得有点和常人不太一样,至于哪里不一样又说不上来,反正就喜欢天天呆在家里,哪里也不想去!
  现在的世界可是乱透了,到处都是危险!
  你在路上好好的走着走着,忽然人影就不见了,直至一场大雨过后,工人清理下水道时才将趴在地上奄奄一息活像一只乌龟的你钓了上来,救护车还没赶到呢,一只皮鞋从七十二米的高空无声落下,准准的砸在正为你做人工呼吸的工人的后脑勺上,立刻口吐白沫昏迷不醒!
  救护车载着你俩呼啸而去,刚转过一个路口就被迎面而来的一辆闯红灯的满载鸡鸭的大货车哐当一声撞翻在地!
  你在扑腾乱飞的满地鸡鸭里面悠悠醒来,拍拍屁股,看看四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低头一看表,要命呀,还有十分钟就迟到啦,于是你脱掉鞋子深吸一口气以时速八十公里的速度向公司狂奔,谢天谢地,终于在最后一秒钟赶到,却被站在门口一脸怒色的上司拦住
  “不用打卡了!你已经被辞了!”
  这时你才知道自己已经一个礼拜没上班啦!
  这一个礼拜去哪里了呢?
  你无论如何想不起来,自然无法跟上司解释,就这样被莫名其妙的炒了鱿鱼!
  你说,这样一个荒唐的世界一个好人怎能出门?
  但仍要硬着头皮出去啊,谁叫我是一个男人?
  要养家糊口,要供房买车,要涂脂抹粉,还要打肿脸皮充胖子,没有钱怎么行?
  于是只好全副武装提心吊胆的摆出一副冲锋陷阵视死如归的架势闯进职业介绍所,只看了几个招聘广告便乖乖的举手投降了!
  各种各样的规定真是千奇百怪,有的写着有口气,有脚气,有腋气的一概不要,有的武大郎不要,武松也不要,曹操白脸的不要,关公黑脸的更不要!
  有的干脆只有上班时间,你问几点下班,我问谁?
  有的更绝,连你每天上厕所的时间都给你定的一清二楚!
  不用看,我也可以想见这个公司的员工争分夺秒面红耳赤蹲在厕所里面抓耳挠腮咬牙切齿的样子!
  失望之余,我只好一不小心又坐在救护车里回了家,这次终于彻底的无法出门——双腿抽筋性瘫痪,学名是“痉挛性静止官能紊乱综合症”。
  医生说有两种治疗方法,长者一月,短则一年,问我选哪一种?
  当时我正心烦意乱,也没听清就随口回答“当然是短的啊,笨蛋!”
  结果我就被这个笨蛋治疗的在床上整整痉挛性瘫痪了一年!

  三

  古人云“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虽然躺在床上,动弹不停,但我仍要想办法赚钱呀,幸好我还有一项密不告人的本领——写作!
  于是我打开电脑,开始天马行空不着边际胡思乱想的编了一个又一个不可思议的离奇故事寄给各个出版社,也不知是邮递员一不小心摔成了乌龟,还是阅稿的编辑被皮鞋敲中了脑袋,反正寄出去的稿件个个石沉大海有去无回,按说到这里如果识趣我就该放弃了,无奈要命的抽筋性瘫痪一直不停的痉挛,一双手怎么也停不下来,只好退而求其次先找一家免费刊登的杂志发表一篇找点信心!
  皇天不负苦心人,还真给我找到一家,只是名字有点怪,叫《鸡婆太监报》,报社的宗旨是“婆婆妈妈,有头无尾,免费刊登,退稿收费”,我心想先刊登了再说谁还管退稿的事?
  于是我彻夜未眠,绞尽脑汁写了篇百字左右的论文《论可以随时放屁的自由和随地大小便的重要性以及关于晚上睡觉是该朝左还是朝右的姿势的浅析》,写完之后,投给该社。
  果然不到半月就发表在报纸的头版头条,编辑另给拟了一个副标题“二十一世纪最具人文关怀最有前瞻性最重要的论文”,一经发表,立刻举国轰动,群情嚷议,有的举双手赞成,有的伸双脚反对,各种各样的言论像一双双臭皮鞋一样飞向《鸡婆太监报》,总编辑大笔一挥全部转寄给我,希望我就其中某些相左的观点,特别是一位最有名的学者在全国人民心中神一样的人物写的一篇激烈反驳我的文章做出回应,展开论战!
  他文章的题目是《论随时放屁的危险性和随地大小便的祸国殃民以及睡觉姿势的改变究竟是个人权利还是国家利益!》
  我详细的研读了一遍,得出如下结论“他标题的题目比我少了一个字,但他文章的内容比我多了一个字,可以说是旗鼓相当!”
  于是我本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态度又写了一篇回应文章,内容从三皇五帝到近代起义,洋洋洒洒一百万字,充分阐明了我的第一个观点“随时放屁是一种无可非议的自由”
  他也不甘示弱立刻回复了两百万字的内容,从上帝创世纪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世界秩序,条分缕析的一一反驳了我的观点,得出“随时随地放屁可以引起气候变暖,海平面升高等种种危害人类生存的问题,必须严加控制!”
  我们两个就这样你来我往唇枪舌剑的为了一个屁大的问题整整口诛笔伐了半年多,各自写了上千万字的文章,彼此阵营的支持者也纷纷摇旗呐喊擂鼓助威,可是渐渐我发现自己落了下风,这并不是我的文笔不行,我已经把他逼到角落眼看就要投降,但这时各自支持者的力量显现了出来!
  我的支持者只是一般市井小民引车卖浆者,而他的支持者则全是达官显贵社会名流,我开始不断的接到一个又一个电话,一封又一封电邮,全是谩骂,恐吓,威胁,最恶劣的一个居然声称要把我的肛门给缝起来,让我像一只赖蛤膜一样从嘴里放屁!
  适时我的抽筋性瘫痪官能症即将痊愈,报社的编辑也抵挡不住翻江倒海般的压力而通知我结束这场论战,我回信表示同意,就此搁笔,岂料对方依然不依不饶不断的发文问候我,但我是一个男人,明白该了结时就要彻底了结,所以无论对方怎样挑衅我都坚决不理。

  四

  直至一个月后的一天傍晚,我正在家做恢复练习,门铃响了,一个陌生人推门而入,不用介绍,看他的倒霉样我就知道他就是和我整整论战了半年多的知名教授,我立刻倒在床上,摆出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他可不管这些,站在床边开始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从尧舜禹汤,到刘朱毛周,从希腊神话一直扯到现代主义,喋喋不休的讲了三天三夜,最后临走时对始终一言不发的我失望的撂下一句评语
  “你根本不像一个男人!毫无血性!你根本就是一个女人!”
  说完摔门而去!
  本来正躺在床上昏昏欲睡的我,听到这几句惊天辟地的评语,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茅塞顿开!
  我终于明白自己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的原因了——我可能是一个女人!?
  这个结论让我兴奋不已!
  这不仅可以解释为什么自己总是喜欢偷着穿上老婆的衣服在屋里晃来晃去。
  也可以搞清自己总不愿出去与别人尔虞我诈你死我活的竞争而宁愿呆在家里洗衣做饭带孩子的原因。
  甚至可以了解自己每次胡思乱想的写一些谁都看不懂的小说时总是以女性的角度切入的动机。
  我竟然是一个女人!
  一个傻乎乎当了三十多年男人的女人!
  想明白了之后,我忽然有一种大彻大悟,彻底解脱的感觉!
  我要恢复我的女儿身,我要享受做一个女人的美妙和幸福!
  我要变性!我要背叛自己!
  可是话又说回来背叛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需要种种理由,只有肉体的因素似乎还太单薄了一点,我仍要另外再找一个坚实的理论基础!
幸好我够聪明,很快就找到了!
  你看,古今中外充满了各式各样的背叛——有的背叛国家,有的背叛民族,有的背叛信仰,但每一个都活得有滋有味,更有甚者还被请去到处宣讲经验!
  而我是一介小民,国家和民族不需要我背叛,信仰,大概只存在童话里吧?我可从来也没有过!
  所以为了过上一种可能更好的生活,我只能委屈一点——背叛我自己了!
  决心已定,下一步要做的就是说服家人,本以为会困难重重,岂料我事先准备的十万个理由一个还没说出口,全家已经举手表决一致通过!
爸妈说“我们很早就想再要一个女儿了!这样也好!以后就多一个女婿照顾我们了!”
  老婆表态“反正你也赚不了什么钱,有你没你都一样!以后我们就做一对好姐妹”
  女儿甚至高兴得跳了起来“好啊!好啊!这样我就有两个妈妈啦!手术成功之后我就叫你后妈!”
  听了他们的回答我不禁有点怅然若失,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开弓没有回头箭,我只能一往直前,拿着父母给的存折,妻子开的支票,女儿攒的零花钱,我毅然决然跳上火车,像当年热血青年奔向革命圣地延安一样,我激情澎湃一往直前的奔向全国唯一的一家变性医院!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