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了,杜维明教授 -陈清业

发布时间: 2013-12-05 02:12    作者: 陈清业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6696
字体:    打印

  2013年11月24日下午,南大孔子学院邀请杜维明教授来主持专题讲座《1988年新加坡儒学群英会的启示》,这是一个公开演讲,与会者必须提早报名。我抵达会场时,看见场面热烈,座无虚席;虽然当天是周末,有那么多人来聆听文化讲座,可见‘有心人’还真不少呀。在座的嘉宾有南洋理工大学的教授们,连士升夫人,基金会创始人连亮思医生,中华总商会会长林其生,王永炳教授,文化奖得主骆明先生,以及怡和轩俱乐部主席等人。

  首先,由孔子学院院长许福吉教授致辞,他简单地介绍了主讲者的生平。杜维明教授是国际著名文化学着,当代新儒家学派的代表人物。1981年他开始担任哈佛大学中国历史和哲学教授,并且自1996年始任哈佛燕京学社社长至今,现任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院长。

  杜维明教授以中国儒家传统的现代转化为中心。长期以来致力于儒学发展,铨叙中国文化,反思现代精神,创导文明对话,是当代研究和传播儒家文化的重要思想家。

  接着由连亮思医生致辞,他提到“青少年文学基金会”的成立原因,目的在于纪念先父连士升在推动文化所做出的贡献。先父在30年代毕业于燕京大学,1949年来到新加坡,一生从事文化事业,曾经提出了对于融合多元文化的见解,创议多元文化的共生,以及以包容态度看待儒学。
杜维明教授的发言,提到当初他怎样被邀请到新加坡来主持策划推行儒学的种种回忆。

  他这次的演讲,让他回忆起不少的‘人与事’,几十年过去了,但是他记忆犹新,如数家珍娓娓道来,吐露了许多‘鲜为人知的事情’,当时有些事是敏感的,不能公开。我出席了这个座谈会,油然唤起了我的记忆。记得1980年初,笔者荣幸地受邀到教育部,协助编写道德教育《生活教育》和《好公民》的教材,才有机会和几位国际名人沾上边,包括杜维明教授,教育家刘蕙霞博士,已故吴德耀教授(杜维明的恩师),余英时教授,唐德刚教授,洪孟珠博士,苏启祯博士等人做近距离的接触。

  杜教授多次提到吴庆瑞博士的名字

  在讲座中,杜教授多次提到吴庆瑞博士的名字,可见他是多么尊敬和佩服吴庆瑞博士的魄力和远见。他说虽然吴博士本身是基督教徒,但愿意接纳儒家学说,可见他宽大的胸怀和包容心。当初,新加坡成立儒学顾问团,杜维明教授并没有答应加入,后来总理李光耀先生亲自联系他,并且了解他为什么不接受邀请的理由,最后杜教授终于加入顾问团。依我看,杜维明教授是一位名符其实的国际儒学大师,也是一位明察世界大局的学着,我猜想新加坡过去的一些儒学发展,获益于杜教授的启发不少。

  杜教授自己透露,在他来新加坡之前,吴庆瑞博士曾经答应给他最好的待遇,任何时候都欢迎他的到访,甚至他的家人也不例外,由此可见杜教授已经成为新加坡一位德高望重深具诚信的贵宾。谈到我国推行儒学的初期,他不只经常与吴庆瑞博士见面,同时也提及和新加坡驻美国全权大使许通美教授和陈庆珠教授见面。

  第一次到新加坡,没有看到海洋

  1980年,杜教授在新加坡停留三个月期间,没有看见过海,这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吗?原来他天天忙于开会,完全没有时间出去看看。不过,后来他常常到新加坡来主持会议,也就弥补了过去的遗憾。

  有一次,吴博士特地邀请杜教授到海边聊天,此刻他才真正看见海。从吴博士的谈话中,才了解到新加坡建国初期的艰难,如何解开‘敏感地带’的密码?是个大问题。新加坡岛国,华人占多数,如果提倡孔子学说,尽量避免儒学政治化,而强调学术的研究,否则很容易引起邻国的猜疑;毋容置疑新加坡的四周,被回教国家所包围,怎样消除邻国的疑心,唯一方法就是推行“双赢”政策,让大家都获得好处和放心。好比和马国共同开发水源计划(新马的水源协约)以及其他一些经济发展计划……后来就有亚细安经济体的组织,把东南亚各个国家团结起来,共同发展经济合作,大家一起进步,避免国与国之间的摩擦和纠纷。

  新加坡有什么优势?

  新加坡居于东南亚回教国家的中央位置,岛国土地有限,又缺乏天然资源,到底要怎样发展这个国家呢?审视之后,不难发觉新加坡具有不少优势,包括:政治上的廉洁,这受惠于法治制度;新加坡是现代最有活力的城邦(包括企业,金融,绿化环境,城市发展);族群语言宗教的和谐;以英文沟通世界;诚信;情商等优势。

  韩国,日本,台湾和新加坡,这四个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合成为“东亚四小龙”。这些国家,多多少少都受到儒家学说的熏陶。

  众所周知,儒家学说源自于中国,但是对于儒学的重视和研究,并不是中国,而是韩国和日本。例如,韩国的钞票,早就把儒学大师朱熹的造像印在上面,让人民时刻缅怀先贤,注重个人修养,试问中国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具有有这样的胸怀呢?在日本和韩国,他们的大学都很注重儒学的的研究。新加坡过去曾经推行过儒家学说,很可惜到后期却被废除了。为了儒学研究,新加坡设立以王赓武教授为首的《东亚哲学研究所》,重点进行研究东亚的经济,政治与文化。这个研究所,目前还存在于新加坡国立大学校园内。

  其实,新加坡有不少学生反映过,他们在过去的学校里有机会学习儒家学说,感到荣幸,因为这对于个人的情商发展非常有利。儒家学说最重要的一个概念,就是仁义的仁,它提出人际关系,是建立在人与人之间,互相关怀,提倡创建和谐的人际关系。

  放眼一看,当今世界,纷纷攘攘的国际纠纷,层出无穷,这就是缺乏了对话,尊重,和人文关怀的精神。如果大家都能够重视儒学的人文关怀,加上佛教所提倡的慈悲为怀更理想,天下就可以避免不少争端。

  动用一切人力资源

  在当时,新加坡政府决定推行儒家学说,邀请国际上最顶尖学者来策划如何推行儒家学说。吴庆瑞博士当时是教育部长,成立了课程发展署,以及教材编写委员会,遴选校长加入委员会,定期和教材编写员进行讨论,改进教材的编写,同时编写员也要到各校去视察教学,接受回馈意见,回来改进教材的内容和教学法。

  俗语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但是,新加坡的做法,却是要立竿见影,教学目标是明确的,几个月就要看到成绩,不是等上几年才看到成果,于是动用一切的人力资源,成员们马不停蹄的工作,难怪杜维明教授觉得在这里工作,真是忙碌。

  从全方位来看问题

  新加坡建国初期,借鉴不少外国的经验,包括日本,韩国,以色列,台湾等。军事训练参考以色列,社会发展参考日本和台湾。在台湾,他们提倡的儒家学说,政治的取向比较重,说白了就是在于对抗大陆的共产党主义。

  新加坡的国情,有点类似中东的以色列,周边皆为回教国家所包围。新加坡的军事训练,接受以色列的方式。但是新加坡不可能接受狭隘的“以牙还牙”的态度来处理问题,反而采取一种普世的儒学处事准则,利用学说来移风易俗,来改造社会风气。

  杜维明教授的研究成果,以英文撰写了《新加坡的挑战》,后来翻译成中文。

  世人对于儒学,有一些误解

  有人对于孔子学说有误解,认为他的思想是封建的腐朽的,特别对于“唯女子难养也”的论调,非常不满。其实,孔子的学说是他的学生为他而记录的。所以有一种说法:孔子和他老婆吵架时,才说出‘唯女子难养也’的这一句话,不是针对所有的女性而言。

  众所周知,孔子的一生周游列国,宣扬他的学说,但是得不到统治者的欣赏,很可惜。所以就有人批评孔子说,他是一个最失败的政治家,这种说法有欠公允。无可否认,孔子是中国古代最著名的教育家。

  在中国,儒学的起源已久,不过在不同的年代,却面对不同的命运,有时候受到提倡,有时候受到打压。从鸦片战争下来,进入五四运动,学生走上街头,摇旗呐喊,打倒孔家店;后来马克思主义抬头,随后发生文化大革命,天安门事件,1979年中国开放门户,与世界接轨,1994年邓小平南巡之后,中国进入全面发展经济的局面,在这漫长历史长河里,儒学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褒贬。

  杜维明教授说,他在美国哈佛大学,开设中国历史课和中国文化课,不少非华裔学生选修儒学课程,选修人数最高记录,高达600多人。他们喜欢通过哲学,进入到修个人修养,改变人生观(moral  vision)。

  儒学不是宗教,两者不能混为一谈。世界上三大宗教:基督教,信仰上帝,信我者得救。佛教,讲究轮回;回教,信仰阿拉。唯有儒学,出发点是从个人的修养开始,不涉及任何宗教。儒学是入世的普世的观点,自己有责任修养个人的品格,无论什么宗教信仰都没关系。

  最近,大学做了一个调查,发现新加坡学生和中国学生,在选项上面有很大的差别。新加坡学生认为孝顺的‘孝’最重要。中国学生,认为仁义的‘仁’最重要。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孝顺,是孩子对于父母的关系;仁义,是一种‘人与人’之间的人际关系。为什么有这样的差别,值得进一步研究,这是不是说:不同的社会背景,不同的教育方式,就有不同的价值观。

  展望未来

  杜教授认为世界的文明,应该朝向人文关怀去发展,儒学是入世的,普世的观点,,,当局不能老是往‘钱’方面看,也不能采取‘以牙还牙’的狭窄观点来处事,应该以儒学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态度来处事待人,尊重别人,创建一个和谐的国际社会,人类才有前途。

  谈到处理问题方面,教授认为要从整体来看,强调提倡个人的品德修养,加强人文关怀的力度,培养优秀作家,企业领袖如陈嘉庚,具有批判精神的大儒。重新回归真正的‘孔子思想’,不讲权利的核心价值观。强调对话的重要性,它能够促进彼此间的了解,互相尊重。但是对话,不适用于改变一个人的宗教信仰。

  杜教授希望有责任感的知识分子,出来提倡儒学研究,避免受到政治的干扰。

  对于双语问题的看法,他引用国际学者汉丁顿的预言:未来的世界是属于多元文化的。弦外之音,不就说多懂一种语文,总比懂得单一英文来得好嘛。

  根据杜授的考察,过去梁淑凕所提倡的国学,目前在北京有逐渐回归的迹象。他发现多数青年人来自于儒学,都能够背诵《弟子规》,内容涉及个人的行为准则,适合个人的品德修养。

  对于孩子未来的教育方向,杜教授认为应该培养孩子聆听的能力,以及如何利用数据资讯,吸取智慧的能力。

  末了,杜教授希望全世界的学着,共同集思广益,提出持续性发展的人文关怀,才是上策。

  大会主持许教授在闭幕礼上说:听一席言,胜读十年书。我觉得一点都不过分。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