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子安娜译:加拿大总督文学奖获奖诗人作品

发布时间: 2013-10-29 10:29    作者: 星子安娜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8039
字体:    打印
     Patricia Kathleen Page帕特丽夏.凯瑟琳.佩奇(1916 -2010)加拿大诗人,作家,画家和教育者。她也以P. K. Page 著称。著有三十本书,The Metal and the Flower(金属和鲜花)获1954总督文学奖。她的诗题材广泛,小到茶壶,大到广饶的天际,于精巧处感动你,并迂回于哲理和灵思中。这里翻译了她的一首以波斯古典诗歌中的抒情诗体:加扎勒(ghazal)形式写的英文诗。(由8个对句组成,只用一个韵脚,在最后一个对句中点出主题)

  孤旅者
  帕特丽夏. 凯瑟琳.佩奇

  这爱是什么样才是我一生的伴侣?
   变形者,有时没有脸孔,这样的伴侣。

  孤单旅者,我徜徉一个荒废的世界
  等待着这一个期盼向往良久的伴侣。

  一块被三叶草覆盖的木材四月天
  担任了我的似乎完美精湛的伴侣。

  一匹马两条狗几只猫和蓝色鹦鹉,
  每一个轮流成为一个忠诚的伴侣。

  在被爱的怀抱,在光亮的面孔之后-
  魔鬼或天使-诱惑我离开我的伴侣。

  爱情的街道往往是不宽也不窄。
  它的宽度取决于我和我的伴侣。

  是我太约束或蒙蔽于粗燥的包装
  以致于不知道真爱才是我的伴侣?

  哦,诗人,放荡着时间和才华的旅者
  为什么你要找寻爱成为你的伴侣?

  我很喜欢这首诗,刚开始读觉得有些意象奇怪,但再读时再回想我们自己对爱的定义和寻找,就会很理解诗人。尤其当一个人独自旅行,在大自然中,很简单很细小的东西都会让我们倍感温馨。而当我们沉浸在爱中,我们往往会面对更多的诱惑而迷失。"爱情的街道不宽也不窄,宽度取决于我和我的伴侣。"是多么智慧的语言.
  
  Milton Acorn(1923-1986)米尔顿.阿扩恩出生在加拿大的爱得华王子岛,从1939年到1945年他在加拿大军队服役。 他于加拿大多个城市生活过。本为木匠,在蒙特利尔市生活的某天,他决定出售他的所有工具而立志成为作家。1956年他出版了他的第一本书。他的第五本书,"我品尝了我的血" (1969),建立他的声誉。1972年出版了"更多的诗给大众"。被昵称为大众诗人。他获得人民诗人奖,总督文学奖等。他的诗歌关注战争,政治,突出百姓的疾苦。
  这里选用一首他的反战的诗歌来翻译。他的诗写法比较直接,语言普通但充满力量,情感鲜明。

  我品过自己的血
  米尔顿.阿扩恩
  如果这个头颅淬火过头,
  请考虑火是需要,
  而锤头是拳头。
  我品过自己太多鲜血,
  难以热爱我的出生。

  但我母亲的脸色
  是一片棕色燕麦地,带着柔软的细须;
  她的声音是雨和空气带着丁香的芬芳:
  我如此深爱着她,不愿意
  她象雪撬颠簸在石渣路上一样拽扯着度日。

  伙伴吗?我记得他们头骨在哪里滚动!
  一个死于饥饿,啮咬着灰色门廊的板条;
  一个跌落,着地时血肉飞溅;
  还有许多的许多
  成为一个个小粒子
  在满是蠕虫的欧洲荒野。

  我内心祷告却怒而诅咒。
  我祷告,我不要这些发生!
  我祷告,我的诡诈,我的挚爱,我的愤怒,
  并且甚至于我的频繁饶恕
  这些都不要一而再。
  我已过多地品味自己的鲜血,
  难以忍受我的原本出生。
  
  Richard Greene(理查德.格林)多伦多大学英文系主任,著有八本书。诗集《Boxing the Compass》获2010年加拿大总督文学奖。其中的长诗"Over The Boarder"(跨越边界), 记录着他在911事件后乘坐灰狗长途汽车多次跨越美国的旅行。)他的新诗集《Dante's House》(但丁的屋子)于2013年出版。

  
  殡仪馆旁
  理查德.格林
  每月两次我目睹特别运送
  为客户所急的时尚灵柩-
  为死时不被视为普通平凡

  或避免忽略最后体面离世
  因此给海外父母阿姨表亲
  送回不顺心不成功的印记

  承办随从神情沉重地装置
  每一个空灵柩到折叠拖车
  然后步行护送着经过巷子

  安置在展室后,心碎在那里
  代价一万二,死如庞蒂亚克
  所有环节细铬防锈精心处理

  而一旦香烟掐灭在人行道上
  藏红花长袍的和尚敲响铜锣
  即由凯迪拉克引出队列送葬

  车辆缓缓驶入车流渐渐消失,
  这些新抵达的,一次伤心的离开
  源自一个殡仪馆:名号为"永安"

  这首选自理查德.格林的《Boxing the Compass》(搏击指南针)。之所以选用这首是因为它暗示了老华人移民在加拿大的生活和文化现象。另外这首有特别安排的韵律和巧妙的韵脚。Richard 的诗很多都是从普通的生活中提炼出来,不去炫耀技巧,但技巧却很自然地融入到诗人严谨的叙述中。他的长诗"Over The Boarder"(跨越边界)每一节都是sonnet(十四行),但读的时候,我们会被诗人漫长,单调的旅程而感染,更多地对内心的洞察和对环境的适应。

 


TAG: 星子安娜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