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只爱胡兰成 -李慕阳

发布时间: 2013-10-24 15:10    作者: 李慕阳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7994
字体:    打印

今天是八月一号
中国的建军节
无端想起「今生今世」里的一句话
"驱赶万物如军队,不如使其卸甲归田,一路有言笑"
说的是写文章的方法,亦是做人的法则
想想自己浮生过半仍在人海转圜
痴情为念
不由笑出声来
是夜
风清月白
有萤
游于窗外
 

知道先生是在为中学生时,真正遇到先生则是在新加坡读了他的「今生今世」「中国文学史话」一系列著作之后,余香盈室,经月不散,内心油然生出一种倾慕之感!
毋庸置疑,先生是绝顶聪明的
张爱玲即是爱他「敲敲头顶,脚底板亦会响的」聪明,亦爱先生于她相识相知,两人是纯粹的诗经式的圣洁爱恋,不掺一点人间烟火!
止庵先生在(今生今世)序言也谈到"论才子文章,胡兰成堪称就中翘楚,处处锋芒毕露,无论意思文字,仿佛不甘寂寞,
着意要引得人叫好"
且不论,是不甘寂寞,还是着意,这叫好总是真意吧!
聪明人往往多疑,先生却有其痴绝的一面,即是对中华文化的思慕与赞扬,古往今来我看唯有先生一人!
先生早年上西校,学西学,晚年习日文,交日友,接触日本文学,然其自言与西方文明始终有一种隔
纵观先生著作,字里行间洋溢的是对中华文化深深的爱慕思恋与推崇傲然!
他把中华文明说成世界第一文明,中华文学亦是世界第一文学!
浅薄如我辈读来未免赧颜,先生却是理直气壮,清正平和!
先生的这种痴绝在我看来好似小孩子的任性负气,无论如何,总要说自己的母亲是世间最美的女子,哪怕自己是再也回不去了!
「我不但于故乡是荡子,于岁月亦是荡子」
他或许只能是荡子,无论他多么爱自己的故乡,自己的文化!
因为现在对他的断语只有两个字「汉奸」
古诗
一失足成千古恨
再回首已百年身
我不知道先生读到时会作何感想,我却是想起了「今生今世」里,先生为葬妻借钱不成而怒然喊出的一个字
"杀"
汉奸是只有中国才有的发明,顾名思义,就是汉人的奸臣,比乱臣贼子更为令人不齿!
史上有名的汉奸一个是吴三桂,另一个大概就是汪精卫,两人又有所不同
吴三桂是吃着明朝俸禄,统领着明朝士兵,却为一个女人就打开山海关,甘作奴才,后又领兵屠杀汉人,为清朝立下不世之功,说其汉奸,实在辩无可辨!
而汪精卫发表艳电,呼吁和平救国之时,南京已破,生灵涂炭,中华民国已经亡国,天下大乱!
汪精卫实是英雄奋起,不惜声名,孤身一人,受命于危难之中,忍辱负重,救万民于水火!
试问如果由日本人统治,人民受的荼毒会少吗?
怕是更多
而汪政府通过谈判还是要回了许多失地和权利!
真正丧权辱国,割让外蒙的是蒋介石!
汪于政治军事亦励精图治、卧薪尝胆,胸有大志!
可惜天不我与!
若其不死,活到日本投降,凭其手中百万军队,三分天下,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这或许才是汪精卫的本意,奈何造化弄人,徒唤奈何
推及胡先生,入职汪政府也是感念汪精卫知遇之恩,及为生活所迫,或是政治投机!
无论日本胜负,天下总有得一争!
所以纵使有错,也是文人的糊涂,于政治的不敏感!
历来糊涂文人多如过江之鲫,远如陆机,嵇康,近如周作人,郁达夫,其人可惜,其文却一样影响世人!
人与文应当分开来看,这是当今共识,而胡先生为什么就不可以呢?
岂能因为一时之错而一棒打杀?
况其在汪政府中亦无大错
试想抗战胜利,张爱玲可以找到胡先生,民国政府就找不到吗?
盖其罪轻也!
分别时张爱玲赠其稿费三十万元度过艰难岁月
后从香港遁至日本乃是借了舍爱珍五百元上路
可见先生之清贫窘迫!
也恰恰是这清贫救了先生,可以隐姓埋名,安于清苦,教书度日,这点陈公博之流是万万做不到的!
这其中当然还有国共相争的原因
所谓「鹤蚌相争,渔翁得利」,先生就是这渔翁,得的却是中华文明,中华文学的利!
冥冥中自有天意
司马迁,宫而著「史记」,先生则于孤岛绝国潜研中华文化,使之发枝散叶,开花结果,泽及后人,岂知不是天机?
正如旧戏文里英雄获胜之后常暗道一声"侥幸"
先生双脚踏上日本的土地时,怕也是道了一声"侥幸"
而中华文明恐怕亦是跟着道了一声"侥幸"


今时今日
先生为世人所诟病的还有他的糊涂情史
「今生今世」提到者六人,实则更多
可谓百花争妍,群芳并美
毫不奇怪,民国的风气既是如此
孙中山,蒋介石,甚至鲁迅都是先有发妻,而又重娶
是时文人风流倜傥,流连于烟花巷陌,更是常事,岂止先生一人?
其中最大的争议在于先生对张爱玲的舍弃,引得千夫所指!
可叹众生愚昧!
试问先生如不爱他,何必离婚娶她呢?
张爱玲并没有一定要一纸婚约的
「你就这样在我这里来来去去也是好的」
而先生最终还是娶了她,难道这不是爱和责任吗?
及至大难来临,先生知道自己的身份于张爱玲是有累的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因为深爱,所以放弃!"
张爱玲却不懂,仍苦苦纠缠!
亡命天涯之际,先生冒死见了她,谁知她不是诱饵呢?
所以张爱玲写书是天才,于生活却是傻瓜!
先生的抛弃恰恰是爱护她!
先生一到日本立刻写信愿与她重修旧好就是明证!
可惜她却是负气的再也不回不理!
实在笨得可以!
她要先生写一部今生今世,先生就恭恭敬敬,端端正正写了一部今生今世
民国女子一节写她是民国世界的临水照花人,美貌似仙,才华绝世,没有一点点不好,事实真的是如此吗?
君子绝交,只念其好
而晚年的张爱玲对先生却是颇有微词
试问没有先生大概也没有现在的张爱玲吧?
「中国文学史话」里写道
「中国人是亲比恋先,往往只觉得亲热,及至起了敬重和思慕,还不知已经恋爱了!有一种糊涂的好!
先生就是这样糊涂
张爱玲亦糊涂
芸芸众生更是糊涂
而这糊涂里
却也真有一种
平凡人世的好


不可否认
今人关注先生,读先生的作品或多或少还是因为张爱玲的缘故
这是政治的原因,与文学无关
我相信,多年之后,人们只会记得先生清嘉的文字,其时张爱玲的光芒怕是要黯淡了
先生的著述并不多,然文学的成就又怎以文章的多少决定?
尤其中国文学
远如「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近如「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寥寥数语,千古地位定矣!
先生一生未写小说,因其自身就是一部传奇
他以灵动的法姿活在现实的人世悠悠里,活在日月山川,阏门闾巷,渔樵闲话里!
先生于中国文学多有发思
诗歌文章应是民族的花苞在时代的节气中开拆的声音!"
"一个好时代的言语象银碗里盛雪"
"文章要忘记文学!好的文章从那一段看起来都可以,随便翻出哪一段都好看!"
现在读来,发人深省
是的,文学正应如春风
一阵风起,冰河解冻,水流花开,天下世界都在眼前,隐隐生动起来!
而先生清雅的文字更俯仰皆是,有一种动人心魄的美,有仙意,却又活在人世的风景里!
"我临窗趺坐,纸若池荷,笔如菡萏,在朝露中尚未有言语"
"祀花粉娘娘,三尺高的坐像,花冠垂毓,深粉红锦袍,腰围玉带,璎珞霞陂"
"偶然这样一望,便有门前是天涯的怅然!江山无限,亦是私情无限"
字字皆美!
今观先生晚年的照片,慈祥智慧,俨然有「碧岩录」里"体露金风"之态
而先生文字里那种淡然,恬静,清丽,空灵,非大彻大悟不能至
清才子纳兰词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
先生当年不知是否亦曾惘然?
先生的晚年最终还是随了鹿桥的与世无争,功过是非从来不辩
是呀
何必辩呢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盖棺尚且不能论定
更何况
文章千古事
自有后人知
 

文末忆起
打败北洋水师的日本名将东乡平八郎曾言
「一生唯服王阳明」
在我却是
「此生只爱胡兰成」




TAG: 李慕阳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