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个新娘过春节 -周铁株

发布时间: 2013-4-10 08:25    作者: 周铁株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8402
字体:    打印
  紧赶慢赶,到达三江县林溪乡程阳桥景区,我们的车队还是到迟了。

  说迟也算不上太迟,送新娘“回门”的仪式刚开始不久。领队把我们七八十号人分成两拨,安插到两队送亲队伍中,感受侗族浓烈的喜庆气氛。

  送新娘“回门”不是人为的表演,而是真实的最隆重的仪式。

  据称,林溪乡八个村寨的适婚男女,通常选择在农历新年举行婚礼,时间的统一和婚嫁的神秘堪称世界一绝。“偷个新娘过春节”的程序是:大年三十晚十二点钟过后,男青年在某个吉时,不事张扬地到意中人家中,征得女方父母同意,趁夜深人静悄悄把准新娘接回家。到了家门放一串炮竹,以示“偷新娘”成功,四邻八方亲朋听到炮竹声,便从被窝钻出来到男方家吃油茶祝贺,过程简单而吊诡,这种奇特的婚俗古老得说不清楚始自什么朝代。当地男女青年喜结连理之前,有的通过介绍撮合,有的经过若干次“行歌坐夜”互相了解有感情基础,而好玩的是,有双方从未见过面的,大年三十晚男子没有目标地去找,哪家姑娘愿意就把她娶回家,这比“速配”还速,“闪婚”更闪。我由此野心勃发,假如我还年轻,是否也可以去“偷”一个?如是,那就捡个大便宜了!

  大年初一清晨,新娘起床后接过婆婆递来的扁担和水桶,在男方家一大帮姊妹(也有男扮女装的)陪同下,到寨上的井去挑水,意味着此后将成为这个家的主妇,要挑起家庭重担。那时,村寨可热闹了,大家都去看谁家娶了新娘,新娘俊俏不俊俏。大年初二新郎家大办特办喜筵,亲朋同贺。大年初三,不论刮风下雨是全乡新娘集中“回门”的日子,这才是婚嫁的重头戏和高潮。当天一大早,丈母娘派出新娘的姊妹、好友带上金银首饰、服装前往男方家,把新娘打扮得漂漂亮亮,男方家则准备了送新娘的队伍。

  见惯了花车迎亲,倏然遇到一队队送新娘的队伍,直觉得目不暇接令人犯晕。

  这是怎么样的队伍啊!每队少则四五十人,多则近百人挑着各式彩礼,以打糕、糯米担排头,有挑炮竹的,有挑水果烟酒和各式食品用品的,挑酸鱼酸鸭的殿后,最辛苦的算是抬边猪的,边猪亦即一头大猪的一半,少说也有百来斤,猪身贴上大红双喜字。浩浩荡荡的队伍喜气洋洋从村寨延伸,途中不时有同样的队伍从街巷转出,这队过去,那队走来,如此大饱眼福真不枉远行走一遭。

  无疑,队伍的主角是新娘。那么,新娘在哪?队伍中最后一位便是,真有点不可思议。只见她脚穿绣花鞋,羞答答手中紧捏一小块布,任多大风雨从不打伞,也够委屈吧?而新郎,却不会出现在队伍中。

  队伍中的男人被叫做“腊腾”,是否伴郎的意思就不清楚了。他们送新娘回家后不留下吃午饭,到了晚上才参加新娘家款待的喜筵。最开心的是那伙年轻人,“腊腾”们被二三十位姑娘轮番敬酒,不喝就被扯耳朵拉胳膊地灌,“腊腾”们反击的绝招是,出其不意燃放一串炮竹,直吓得姑娘们花容失色抱头乱窜。为了雪恨,她们会用手摸了锅底黑灰涂“腊腾”们的脸,哪个被涂得越黑说明她们越喜欢你,说不定哪位姑娘今后会成为你的新娘,那才叫“黑并快乐着”!

  侗族新娘一般要“三回门”,婚礼后在郎家和娘家之间来回三趟,才正式在郎家“坐家”。

  听说我们随流附众的那支队伍,要到远在五公里外的边远村寨,不干了,反正送新娘的队伍多的是,就随便走进最近的新娘家。

  林溪乡八寨的吊脚楼是典型的侗族民居,至今仍保留古代越人干栏式木结构,采用独特的穿斗与抬梁相结合工艺,在丘陵地带斜坡地或河岸建造吊脚楼,主体结构二至三层,四周用“吊脚柱”支撑,楼房四壁均以木板开槽接镶。民居通常一家一栋,也有兄弟甚至堂兄弟的房子连在一起的,廊檐相接,楼层互通,方便相聚和待客,因此有“侗屋高高上云头,走遍全寨不下楼”之说,最能体现出侗族民居特有的风貌。我们走进新娘家,因为人太多楼板被压得吱吱作响,我恐防发生意外连忙退下去,独自闯进对门那户人家。

  那户有四个人,老妇正忙活做糍粑,其余三人围着火塘烤火。原来,老妇的女儿女婿都在柳州工作,他们带着小女儿回娘家探亲。他们对我这个擅闯民居的不速之客不仅不怪责,还连忙让坐,热情地递上油茶。油茶在侗乡是平常食品,被称作“东方咖啡”。据他们介绍,打油茶所用的材料有茶叶、特制的干糯米、味精、盐、花生、葱花、红辣椒、姜末,怪不得吃起来又香又咸又辣,味道怪怪的,具有清热、提神醒脑的保健功效,依据不得而知,相对而言,湖南的擂茶似乎更容易被广东人接受。
午饭后,领队宣布自由活动,可以到各村寨走走,或作客侗家。

  我们这支由20辆小轿车组成的车队,由广州某自驾游俱乐部策划组织,车友来自广州、深圳、佛山、中山、江门等地。我们此行的目的,是长假里躲开传统景区攒聚的人群,追寻原生态景观,体验自驾游乐趣,故而长驱800公里,抵达与湘、黔接壤的广西三江侗族自治县。

  自由活动期间,我离开众人独自游逛,沿曲曲弯弯的青石板路走进纵深巷陌,就如置身氤氲不息的水墨长卷。

  常言说,侗人文化三件宝:鼓楼、花桥和大歌(古歌)。

  林溪河牵着雾的衣襟,将八座村寨拥在臂弯里。河边的水车犹如忠厚勤劳的侗族汉子,不舍昼夜迈开脚步,一竹筒一竹筒地把清澈的河水装进导水筒,倾吐到寨子周边的田地。乡间公路均有花桥通往各村寨,宛似长龙横跨林溪河两岸。花桥又称风雨桥,是桥、廊、亭的集大成者,在建筑史上独具风韵,其中通向马安寨的永济桥(又称程阳桥)最著名,是侗族建筑艺术的杰出代表。在一座座风雨桥上,古往今来,曾发生过多少廊桥遗梦?而第一标志性建筑物的鼓楼,历来有楼才成寨,鼓楼兀自耸立寨中,飞阁重檐,彩绘雕塑,建筑艺术高超,气场感应强烈。侗族村寨是典型的家族社会,亦即以鼓楼为分界标志的小社会,高高的鼓楼四周,环围着鳞次栉比的侗家木楼,家庭是“鼓楼社会”最小的生活单位。鼓楼是祭祀、议事、断案、迎宾、庆典、歌舞娱乐的重要场所,功能与汉族的宗祠近似,是侗人心目中的圣地和族徽,晚上,我们就是循着彻天箫鼓寻到鼓楼前广场的。一堆篝火熊熊燃起,只见颈项挂银饰的侗族姑娘手挽手,男的手搭肩,一边跟着领唱者齐声合唱“耶歌”(侗语叫“多耶”,即踩歌堂),同时踏着舞步绕圈缓缓移动,芦笙声声吹出侗乡情;而侗族大歌,则是一种无伴奏多声部合唱,属于民间创作的复调音乐,曲调悠扬,旋律优雅,被专家称之为“天籁之音”,真的到了哪山听哪山的歌啊!

  真正美好的东西往往最质朴,那些古风遗俗,那些花桥鼓楼,那些多耶大歌,作为一种活态存在的文化符号,是原色生活的世俗体现。从而感悟到,传统文化有一种比黄金更永久更普世的价值,只要我们迈开双腿,用心观察,便能品味出像一杯忘忧美酒那样情味隽永。

  一个延续了二千多年的民族,让侗乡的村寨挽留住了过去的时光,呈现出百年千年的淡定,似一场重温的旧梦在解构,在阐释,并以世人的名义拒绝被遗忘。


TAG: 周铁株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