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式“双语通”与“双文化夹生饭”-熹光

发布时间: 2013-2-19 14:28    作者: 熹光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8594
字体:    打印
     于2012年11月28日召开的“通商中国奖”颁奖礼上,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先生表示,“双语不等于双文化,会说流利华语不等于了解中国文化。”李光耀先生的确高瞻远瞩,一语中的,击中了新加坡社会的“文化软肋”。

     在被李光耀先生自称为“自己最重要的书”----《我一生的挑战:新加坡双语之路》一文中,“让每个人通晓至少两种语言,即作为工作语言的英文,另加一门种族母语,包括华人(占总人口约75%)的华文、马来族(约13%)的马来文和印度裔(约9%)的淡米尔语”的双语政策被他认为是新加坡成功的基石。毋庸置疑,此双语政策的确为新加坡培养了一大批具有“双语通”优势的国际化人才,令身处亚洲的新加坡在过去近半个世纪以“说英语”的西方为主导的国际竞争中异军突起,完成了“从第三世界到第一世界”的辉煌发展奇迹。

     新加坡的迅速崛起,已经让它先于多数亚洲国家走进现代文明,然而,文明不等于文化,文明的英文是“civilization”,而“文化”的英文则是“culture”。作为核心“软实力”的社会主流文化的缺失造成了新加坡目前“双文化夹生饭”的尴尬现状,就连李光耀先生自己也不由得感慨,“双语政策是简单的,双文化人才却很难找到……”

     “双文化夹生饭”的尴尬现状

     “文化”是一个非常抽象的概念,其定义也是莫衷一是,但基本上主要涵盖器物、制度和观念三个方面,具体可包括语言、文字、习俗、思想、观念、制度、文学、音乐、绘画、建筑、戏剧、影视、饮食、服饰等,简单地说文化就是社会价值系统的总和。因此,显而易见,仅仅“语言和文字”远不能涵盖“文化”的广博内涵。

     即便仅仅是“语言和文字”,新加坡人的语言水平也远称不上“精通”,而只能称得上是基本应用级的“通晓”。我们姑且不去计较福建话、潮州话、广东话和普通话混杂的新加坡式蹩足华语,即使是作为工作语言的英文,也是广为诟病的英中文混杂的不纯正与不优雅的“Singlish”。语言尚且如此,何以谈文化?

     新加坡有多少国际知名的本土英语、华语、马来语和淡米尔语的文学家、艺术家或者史学家?答案应该是,屈指可数!以主体的华人社群为例,除了已故的连士升、卢绍仪、李汝琳、柳北岸、韩素音,和当今硕果仅存的著名作家黄孟文、尤今,以及堪称“孤品”的研究现代中国史、海外华人、华人移民的权威历史学家及教育家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主席王赓武特级教授,也就剩下寥寥几个还算知名的华语歌手和艺人了。

     新加坡地小人寡、历史不长,因此单以“数量论英雄”对新加坡也许有失公允,那么,我们就以同为“商业社会”但却“文化深厚、特色鲜明”的其他“亚洲四小龙”(韩国、台湾、香港)和日本为类比,看一看新加坡是否也形成了独树一帜的、具有核心竞争力的 “社会主流文化”呢?答案也许同样不容乐观。
 
     作为日韩文化典型代表的日剧、韩流一直风靡亚洲乃至全世界。日本作家川端康成早于1968年就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而大江健三郎也于1994年获此殊荣。据统计,2010年日本文化产业产值超过11070亿美元,占其GDP总量的15%。最近,韩国艺人PSY的最具民族特色的K-Pop《江南风》(Gangnam Style)席卷全球,创造了令人震惊的已过9亿次的Youtube点击率,引爆了征服世界的韩国娱乐经济。

     同为华人社会的台湾、香港地区也是百花齐放,人才济济。台湾更一直标榜是维护中华文化的正统代表,于1966年发起中华文化复兴运动,并以每年11月12日(孙中山诞辰日)为中华文化复兴节。以“香港四大才子”(金庸、倪匡、黄霑和蔡澜)为代表的香港文人,在文学、影视、歌曲等各个文化领域均有建树,引领了近半个世纪以来的华人文化潮流。

     即便是“文化大革命”后被批“传统文化遭毁灭性破坏”的中国大陆也于今年孕育出了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作家莫言,其实早在2000年,大陆出走的华裔“争议”作家高行健就已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两位获奖的基础都是因其作品鲜明的中国社会文化特色。

     作为一个国际知名的法治国家,新加坡其实并不缺制度性文化,那就是新加坡国旗上的五顆星所寓意的“民主、和平、进步、公正和平等”。然而,鉴于新加坡的殖民地与移民历史,其社会性文化可以说是英伦、中华、马来亚和印巴文化的大杂烩,但却鲜有特色,唯一享誉海外的恐怕就是“怕输文化”。2012年的一份调查显示,新加坡人眼中的新加坡社会,前10名分別是“怕输、竞争、自我中心、物质需求、怕死、败坏的价值观、精英主义、埋怨、未来的不确定性以及安全”,这与外人眼中“法治社会、廉洁高效、文明整洁、种族和谐”的新加坡印象相去甚远,让人不禁担忧新加坡实际缺少“底蕴深厚、魅力四射、普遍认同”的社会主流文化。

     文化的重要性

     汉代刘向在《说苑》中说:“凡武之兴,谓不服也,文化不改,然后加诛”,此处“文化”一词与“武功”相对,含教化之意。南齐王融在《曲水诗序》中说:“设神理以景俗,敷文化以柔远”,其“文化”一词也为文治教化之意。可见“文化”一词从源头上来看,它的作用就是对一个社会进行教化、引导,使其形成良好的社会秩序。所以,文化其实关乎到一个社会的政治经济生活的各个方面。

     台北市首任文化局局长、台湾文化部首任部长、著名学者龙应台在一次著名的演讲中强调“文化决定社会发展”。在演讲中她提到:密歇根大学政治学家罗纳德•英格哈特所主持的“世界价值观调查”(World Values Survey),阐明了不同文化价值观会通过影响人们的经济行为进而对经济发展和政治制度产生决定性的作用,因为文化决定了一个社会将如何面对全球化和现代化的挑战。同时,社会若缺失主流文化,民众的身份认同感将模糊不清,社会的凝聚力也必将降低。

     因此,虽然新加坡是个商业社会,但若缺少了文化这个最基础的核心竞争力,将如“无本之木,无源之水”,难以长久,因为文化才是一个国家持续走向繁荣,一个社会生生不息的唯一不竭动力源泉。

     未来之路,从“双语”到“双文化”

     有人将“以华人为主导的新加坡社会却未能继承并建立起优秀的中华文化”归咎于李光耀先生早期实施的“双语政策”和关闭“南洋大学”的决定。对此,李光耀先生已在新书《我一生的挑战:新加坡双语之路》中加以驳斥,“我花了几十年时间学习华文,把三个孩子送进华校,费了那么大工夫,我会消灭华文教育和中华文化吗?”,并专门开辟章节“南洋大学兴与败的启示”,从地缘政治、经济、社会、语文、教育等多个角度阐述南洋大学的先天不足。

     不过,李光耀先生同时坦承,自己在华文教育的课题上犯过错误,“虽然尚未完全纠正过来,但是如果我活得更久,我一定会把它给改过来。”2011年,李光耀先生亲自宣布设立1亿新元的双语基金(Lee Kuan Yew Fund for Bilingualism),以帮助接受学前教育的孩童,在年幼时就同时接触英语和母语。

     笔者认为,“历史已无法重演”,与其纠结在过去,不如放眼未来,“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不过,作为移民社会的新加坡要建立一套强大且独立的社会文化体系,可能只有一条路,即“继承与创新”。西方文化、中华文化、马来亚文化和印巴文化均博大精深,源远流长,新加坡若懂得“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必将受益匪浅。因此,新加坡未来的“双语政策”可能需要升级为“双文化政策”,即“熟练运用英语、通晓西方文化,同时必须精通一门(华文、马来文或淡米尔)母语及一种族群(中华、马来亚或印巴)文化”。

     新加坡地处东方,民众天生“黑头发、黄皮肤”,不要指望能完美地继承由“白人”主导的西方文化衣钵,因为就连传统意义上被定义为“西方”的澳大利亚都已经被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教授(Kishore Mahbubani)建议“是时候接受身处亚洲的命运了(Time to accept our place in Asian region)”。当然,新加坡继承和学习中华文化、马来亚文化和印巴文化并不意味着就是要简单地向中国、马来西亚或者印度学习,因此不应做过多的政治考量。

     如何学好华文和中华文化?

     随着中国经济地位的提升,世界经济发展中心逐渐转向东方,全世界都已开始学习华语,截至2012年12月,全球已建立400所孔子学院、500多家孔子课堂,注册学员65万人。新加坡若想继续“乘搭中国经济增长的顺风车”,仅靠双语人才还远远不够,必须“建立一支双文化人才的核心团队,从而跟中国建立更紧密关系”。

     若要新加坡学生学好华文并通晓中华文化,至少需从政府和民间两方面着手。

政府方面:
1、 强化历史文化教育。文化与历史密不可分,不懂历史就不可能知道文化的渊源,很多历史典故都是中华文明最智慧的结晶;
2、 改革华文教育课程。全面普及系统的华语课程,包括标准的听说读写,以及文化特色鲜明的成语、俗语、格言、歇后语、谚语、俚语、行话等;
3、 继续办好孔子学院。荣膺“全球先进孔子学院”的南洋理工大学孔子学院可以走出校园,将触角延伸至更为广阔的普通民众社区;
4、 加强海外学习交流。马来西亚政府为了提升当地国小的华文教学素质,四年来分批保送马来族学生到北京外国语大学,以第二语言的方式学习华文。
5、 引进更多了解中华文化的华语教师和华人移民。

民间方面:
1、 学习语言和文化,环境最重要。学校教育远不够,家庭的传承与社会的熏陶更重要,家长们应加强言传身教;
2、 积极鼓励使用华文。在社会各个领域内倡导华文使用,并彰显文化内涵,香港和台湾甚至对路名植入了文化概念;
3、 华人文化社团可大有作为。不过活动形式应注意积极创新,以吸引更多的年轻人来了解和继承传统文化和习俗;
4、 定期举办华文学习活动。例如已连续举办了14届的沪、港、澳、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华文阅读征文大赛就像一座桥梁,沟通了五地学生的华文学习;
5、 拓展文化交流活动范围。除了华文,还应延展到琴棋书画,甚至是中医、武术、京剧、宗教等多个领域。

结语
有一种说法,“如果说政治改革需要6个月,经济改革需要6年,文化改革至少需要60年。”而新加坡从1965年独立建国至今不过47年,因此要求其建立起一套完全独立且强大的文化体系确实勉为其难。一个国家的文化建设,需要从更高的体制层面上去研究,需要一代又一代的领导者及精英们高屋建瓴的不懈倡导,并用制度去推行以及率先践行,唯有这样才能推动新加坡从“文明社会”到“文化强国”。
 


TAG: 熹光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