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刺不死”的总统 -实充

发布时间: 2013-1-10 16:54    作者: 实充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8309
字体:    打印
  本地报章在美国总统选举进入倒数的时刻,推出历届总统出现的“怪事”:凡是在“零年”当选的总统,几乎不是病死,就是遭暗杀,比如1840年当选的哈里森、1940年当选的罗斯福都在任期内病死;1960年当选的肯尼迪则遭暗杀;而在1980年当选的里根(Reagan)也遇刺,不过他“命大”,死不了!
 
  电影明星出身的里根在戏里总是扮演腰间挂着双枪的西部牛仔,所以当时媒体称他为“牛仔总统”,这跟小布什也被冠上牛仔总统的称号意义不同,小布什是因为不断在国外发动战争,有如好战好斗的牛仔而得此“美称”。
 
  暗杀里根的事发生在1981年,离他当选总统的日子只有69天。遇刺当天他到华盛顿一家酒店发表演说,午后时分在白宫助手、特工、警官、记者们的前拥后簇下,从酒店的侧门走向总统防弹座车,由于距离只有9米,所以保镖没有给他穿上防弹衣。
 
  当时,人群中突然有人大声招呼:“里根总统!”接着传出6响枪声,里根胸部受伤,贴身保安迅速把他推入车内,飞车送往附近医院;枪手则马上被特工扑倒在地,押进警车带走。现场有三个人遭池鱼之殃,他们是白宫新闻秘书、一名特工、一名警官。
 
  这一年是我踏入新闻室的第七年,也是第一次碰到如此惊悚、危急的镜头,可说是“七年不遇”。
 
  暗杀地点起初看起来如同一般大人物出巡一样索然无味,但是有点山雨欲来。随着第一响枪声冒出,现场乱成一团,便衣特工和制服警员刹那间都亮出配枪,人声、叫声、痛楚声、呼喝声四起;有人被推进车、有人被压在地面、有人围住伤者……千言万语都描绘不出当时紧急、危迫的情景,但是有了画面,无须多加旁述、不必剪辑、不用人为音响,只要把视频原汁原味地呈现出来,就会让人屏住呼吸,驻足凝视。
 
  面对媒体业这个千载难逢的时刻,也许是时间紧迫,不能综合剪辑,当晚的主编把路透社大约两分钟的片子播过之后,再做个交待,把另一个来源的影片也“一刀不剪”地播映一次。两段视频虽然有些相似,但是摄像员从不同角度拍摄,震撼力仍旧不减,连播两段反而可以相辅相成、互通有无。事隔31年,这种摆脱电子媒体旧框框的处理手法,到现在我还是记忆犹新。
 
  当年已经高龄70的里根真是命不该绝,飞来的其中一颗子弹击中总统的防弹座车,然后反弹进入他的左胸,离心脏只有7.6厘米。受伤的人是总统,医院当然全力以赴,迅速动手术取出没有在体内爆开的子弹,使里根成了美国第一位在任期内遭暗杀还活下来的总统。至于27岁的凶手,他在隔年被判无罪,理由是精神错乱,但必须一直留在精神病院。
 
  记得在里根遇刺,生死未卜的当天下午爆出耐人寻味的“宫廷变故”,出任国务卿只有两个多月的黑格(Haig)突然在白宫记者会上宣布:“在副总统回到白宫之前,大局由我掌控。”
 
  当时我所认识的黑格是刚卸下军权的北大公约盟军最高统帅,也许他在弃戎从政之后还以为自己身在欧洲,有呼风唤雨的能耐,所以想搬演时势造英雄,染指白宫。媒体人的职业病是唯恐天下不乱,我心里想:“这下子美国有好戏看了。”
 
  原来在里根中弹到手术后苏醒过来,中间有大约五个钟头白宫是群龙无首。当年的副总统老布什刚好在飞往得克萨斯州的副总统专机(空军二号)上,由于当时专机的无线电波不稳定,无法马上通知空军二号掉转回头,因此黑格有机会擅自宣布当家。
 
  其实,根据美国宪法,国务卿在总统继承的名单上只能排行第四,在副总统、众议院议长、参议院主席之后,所以舆论界认为他展现的是“司马昭之心”。
 
  黑格是个四星级陆军将领,上过韩战战场,打过越战,除了统领北约78万盟军之外,还当过欧洲美军总司令;文职方面也不只是国务卿,还当过白宫幕僚长,后期更角逐过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只是壮志未酬。以他如此显赫的军功和政功,却因为一时“措词不当”(黑格后来自己承认)而成为政坛的笑柄。
 
  说起来黑格真是生不逢“地”,如果身在某些发展中国家,以他统领北约盟军的事迹,以及在军方的影响力,肯定会大有“作为”;许多落后国家的改朝换代都是在军人撑腰下搞出来的,然而,美国是个成熟的民主国家,单靠虎胆雄心是无法动摇根深蒂固的国家体制。
 
  此外,当年里根的内阁阵容强大,当年的国防部长是温伯格(Weinberger),财政部长是雷根(Regan),白宫幕僚长是贝克(Baker),他们都能独当一面,副总统老布什更不是省油的灯,黑格想偷天换日可没那么容易。
 
  黑格事件过后草草了结。里根进入手术室,昏迷中自然无法根据宪法,处理授权问题;老布什在当晚七点赶回白宫,里根及时在七点半苏醒过来,所以始终没有“传位”;而黑格有意“篡位”的小插曲也就此落幕,我想继续看好戏也没机会了!
 

TAG: 实充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