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陳六使和南洋大學-葉德民

发布时间: 2012-11-27 17:25    作者: 本网编辑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8432
字体:    打印

  今年是新馬華社的先賢陳公六使先生逝世四十週年,讀書不多的陳六使先生有一顆赤誠\忠於新加坡的心。1950年陳六使先生首先提出馬來亞是“吾人之故鄉”,聯合其他各界華人領袖和社團向殖民地政府爭取華人及其他族群應有的公民權利。1953年陳六使率領商會領袖與殖民地政府制憲委員會主席林德爵士(Sir George Rendell) 商谈華人公民權利的問題,為日後新加坡非土生居民取得公民權,舖平道路。同年先生倡議創辦一所華文大學,並身體力行地積極籌劃,獲得新馬以及南洋各地華社的熱烈響應。踴躍捐獻、出錢出力,籌募基金興辦南洋大學,在陳六使先生的領導下,籌建南洋大學的規劃得以迅速進行,並於1956年正式開學。

  殖民地政府對陳六使先生領導華社各界興辦華文的南洋大學給予諸多的阻撓,拒絕給予大學地位的註冊,大學面臨夭折。陳六使先生與各地華社領袖毫不氣餒,勇於承擔,採用有限公司的方式來註冊,東南亞華文教育最學府—南洋大學才得以誕生。南洋大學籌備委員會儘管面臨重重的阻撓和困難,但在華社團結一致地支持下,建校規劃得以撥開雲霧迅速積極展開。當年儘管新馬兩地華社存在着多元和各種政治信念,但為了興辦一所華文大學,抛開彼此政治信念的分歧,空前團結一致地朝向共同的目標,傳承華族文化是全體華社的共同願望。因此全體華社希望南洋大學是一所獨立的,可以自由地探討各種學術的高等學府。而林語堂作為一個學者並受聘為校長,不適當也不應該帶着個人的偏見,帶着對共產主義的一種仇視,來高調地聲稱要將南洋大學建設成為一所“反共的堡壘”。給孕育中的南洋大學帶來了政治偏見,影響了高等學府應有的學術氣氛,顯然與全體華社的辦校宗旨相違背。林語堂於1954年到任,並任命女婿為大學行政秘書,女兒為校長室秘書,姪兒為會計長,顯然是用人唯親,堂堂一個所謂名“學者”,竟違反公平、公正和公義的準則,企圖把持南大校政,所欲何為?又對南大建校籌備委員會提出了許多所謂“理想”郤又是脫離實際的意見,無法協調,1955年4月索取三十多萬的遣散費離去。林語堂的到來,無異是給已經是困難重重的南大籌備委員會再踹上一腳。對維護新馬的華文教育和發展,不但毫無建設,還予以破壞,給孕育中的南大造成了重大的損害,在新馬華社留下狼藉的臭名,在新馬人民歷史的軌跡上,留下刷也刷不掉記錄。

  儘管殖民地政府的“白里斯葛南洋大学評議會報告書”宣稱南洋大學水準低,其學位不能與其他被承認大學學位相等,以及2010年李光耀認為南洋大學只能招收素質較差的次等生。但根據著名學者王慷鼎博士的研究,南大從第一屆至第八屆(1960-1967)畢業生的總數為3,324位,有414位 (12.6%) 的畢業生從國外著名大學取得高級學位,其中超過80%,也就是說,超過331位在世界各大學被聘為教學人員,或在世界各大學的研究機構擔任研究人員,這些調查統計得來的數據充分證明了南大改制前的學生水準一點也不差,殖民地政府和李光耀等人詆毀南大的目的,顯然是為消滅南洋大學,消滅華文教育,製造輿論,其用心何其邪惡!

  歷史事實清楚地展示了陳六使畢生從事充實和發展華文教育,而李光耀則使出渾身解數去實施其重英輕華的“語文政策”。今天李光耀的所謂“雙語”教育已在新加坡落地生根,而華文教育則被連根拔掉,新加坡的華族文化日趨式微,這是的而且確的事實。在華文教育的立場上,以及對華文教育的所作所為,陳六使和李光耀是對立的,是背道而馳的,這都是清清楚楚的歷史記錄。眾所周知,李光耀政權剝奪了陳六使先生的公民權,陳公仙逝後,李光耀在他的“回憶錄”和“新加坡雙語之路”依然念念不忘地打擊和詆毀陳六使先生在歷史上的光輝形象。當年李光耀實施操控媒體,組成了“新加坡報業控股華文報集團”,人民行動黨政府操控的媒體竟然會大張旗鼓地去紀念陳六使先生,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矣!

  李光耀網羅許多所謂“學者”和“智囊團”想方設法使出種種招數為其“語文政策”塗脂抹粉。2011年11月出版《我一生的挑戰:新加坡雙语之路》,企圖通過缺乏說服力的語言“我花了幾十年時間學習華文,把三个孩子送進華校,費了那麼大工夫,我會消滅華文教育和中華文化嗎?”來為其制定的“雙語政策”辯解。儘管成立所謂“雙語基金”來展示李光耀如何愛護母語,以及三十年來大力推廣“講華語運\動”,依然無法扭轉新加坡華族文化衰微之勢的客觀事實,這到底又是甚麼原因呢?似乎《我一生的挑戰:新加坡雙语之路》的塗脂抹粉運\動的力度還不夠!須要繼續進行佈署來粉飾其“雙語政策”。

  由新加坡報業控股華文報集團舉辦“傳承文化,作育英才:紀念陳六使逝世四十週年”活動。在“陳六使與南洋大學”的研討會上,南洋理工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游俊豪、《聯合早報》“早報網”兼“新匯點”主編周兆呈博士以及台灣國立高雄師範大學客家文化研究所副教授利亮時等所謂“學者”,發表了有關陳六使與南洋大學的一些講話,借着紀念陳六使逝世四十週年之名義,通過所謂“學術”研討會來紀念陳六使之餘,更大談特談陳六使的短處和毛病,以達到打擊和詆毀陳六使的形象。同時也大談特談南洋大學的建成和消失,是完全符合新加坡社會的要求,是必然的。而李光耀成功實現其“雙語政策”是合適的和應該的!

  筆者按2012/10/29新加坡“聯合早報”的一篇“陳六使 南大精神得以傳承”的報導,在這裏引用所謂年青的學者和“聯合早報”的一些金句來互動交流。游俊豪認為“但陳六使……讓人看到人性的光輝”。須知,客觀事實顯示陳六使和李光耀在華文教育的立場是對立的,在華文教育上,陳六使閃爍着人性的光輝,不就是說李光耀的人性是暗淡的,簡單地說李光耀沒人性,啊!游俊豪弄巧成拙囉!得罪了主子!

  “這名原本沒有多少人研究的華社先賢,在逝世40年後, 在一些年輕學者的史料分析下呈現更立體的多面性”,既然沒有多少人理睬陳六使,那李光耀真是求之不得啦!還搞什麼“紀念陳六使逝世四十週年”呢?還讓年青學者來研究陳六使?還讓人們都來理睬陳六使?到底賣的是甚麼膏藥?原來要更立體的多面性來看陳六使,要想方設法挖出陳六使的缺點、毛病和短處來數臭陳六使!雖然陳六使先生已逝世四十年了,也要對付“他”,就利用紀念他逝世四十週年來數臭“他”!

  “利亮時認為,陳六使對經費籌措考慮不周全,以為辦學跟做生意一樣,小有小做,大有大做,但恰恰辦校需要長遠規劃”,“利亮時認為陳六使不是個教育家,忽略了未來發展的很多細節,比如他以有限公司的方式註冊南大,日後也沒有認真解決這一問題”。陳六使讀書不多,當然不是教育家,但有一顆熱愛、維護和發展華文教育和傳承華族文化的赤誠\之心。利時亮很會講也應該會做,那就請利時亮設身處地回到上個世紀50年代初的殖民地時代,當殖民地政府拒絕給予大學註冊時,做個長遠的、合乎科學和實際又能辦得成華文大學的規劃論文出來!同時利時亮讀了那麽多的書,應該看到今天新加坡的雙語政策,已使到華族的學生厭倦學習華文的社會實況,而不是如尚達曼副總理在紀念會的開場白所表示“華族文化前景明朗”。利時亮更應該拿出一顆良心來,想辦法扭轉華族文化衰微的勢頭!維護和捍衛華族的文化!而不是把大量的時間花在挖掘陳六使的短處和毛病!

  周兆呈以《控制與反控制:陳六使與南洋大學的國家化》的發言,則赤裸裸地與《我一生的挑戰:新加坡雙语之路》第三章“南洋大學興與敗的啓示”相呼應,通過所謂“學術”研討的途徑來捍衛和張揚李光耀重英輕華的“語文政策”,以“國家化”名堂,為人民行動黨當年通過聯合校園計劃,將南洋大學併吞的技倆打掩護。

  “回看過去,雖然不得不沉重地承認南大的失敗,但是學者認為陳六使的貢獻流芳百世,講求自強不息和不忘本的南大精神也會一直傳承下去”。可是在這篇“陳六使 南大精神得以傳承”的報導中,指出陳六使目不識丁,不是個教育家,結黨營私,把持校政,致令捐款中斷,校譽低落。陳六使在這些人的眼中如此的差勁和窩囊,那還有什麼貢獻可言,還能流芳百世?南洋大學如此的失敗,還有南大精神?還值得“你們”去紀念!真是莫名其妙!

  新加坡副總理尚達曼為“紀念”活動致詞時表示,“我國華族文化的前景明朗”。而王德威講“華語語系的人文視野與新加坡經驗:十個關鍵詞”,誇誇其談地講述新加坡華族文化從戰前到今天的發展歷史。企圖招引新加坡華族文化的傳承在李光耀的“雙語政策”下得到了發展,呼應了尚達曼在開場白時所言!但新加坡大部分的孩子都很討厭學習華文,這是今天新加坡社會的實況,不知道王德威先生有沒有興趣去調查和研究呢?

  在紀念活動上的學者都指出陳六使與南洋大學都是失敗者,然後大談特談陳六使與南大的關係,似乎是吸取失敗的教訓,以便更好地發展華文教育和華族文化,因此也大談華族的文化的發展。但筆者歸納學者講話的核心價值都與行動黨政府的“語文政策”有機地連繫起來,目的就是捍衛和張揚李光耀重英輕華的“雙語之路”,而無視華族孩子厭倦學習華文的不爭事實。也許部分新加坡人會相信這些御用“學者”的講話,因為李敖說新加坡人“笨”嘛!

  在李光耀重英輕華的“語文政策”下,今天,新加坡學生的主流都討厭“雙語”中的“華文”,華族文化的核心要素——華文淪落到如此的境地,說明了華族文化正在衰微,這是確鑿的事實。而確鑿的事實正說明了李光耀數典忘祖,泯滅良心,完全徹底成功地實現其“語文政策”,消滅了華文教育,致使華族文化衰微。連祖宗的語言都不懂了,還談什麼“不忘本”和“傳承”呢?這些“學者”興師動眾藉陳六使逝世40周年的機會,通過口誅筆伐來打擊陳六使先生的形象,來捍衛和張揚李光耀的“語文政策”,其用心何其毒也!到頭來,也只不過是李光耀“語文政策”下的一群文化打手,一群行屍走肉罷了!

  陳六使先生爭取公民權和推動民族教育的發展,立下不朽的功勛。新馬人民的歷史記載着陳六使先生的光輝史蹟,照耀着後世千秋!蒼蠅和蚊子嗡嗡哀叫,妖言惑眾,不但無損陳六使先生的光輝,更能突出陳六使先生的高大形象!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