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子弹(第十章) -谭国瑞

发布时间: 2012-9-28 11:03    作者: 谭国瑞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8549
字体:    打印

   “好了,不要再想这些不开心的事,陪我一起去下棋。”袁剑故意绕开这个悲伤的话题 
 
  “刘一南!”袁剑喊住正要回帐篷的刘一南,。
 
  “到!”刘一南赶紧回答。
 
  “干吗去,上楼,棋还没下完呢?我让沈涛给我坐阵,看看到底能不能赢你。”袁剑笑着指指身边的沈涛,然后对刘一南说。
 
  袁剑就是这种脾气,有事他比谁都急,但是事情一过,他又会比任何人都放松,典型的乐天派,长寿命。
 
  走到楼上,齐宣正在屋里来回踱步。
 
  “队长回来了。”见到袁剑,齐宣停下。
 
  “哎呀,棋局还没弄乱!谢谢你,老齐!”袁剑看着桌上整齐的棋盘禁不住走到齐宣面前和他握手。
 
  齐宣此时愣了,都什么时候了,这个老袁还惦记下棋。

  “队长,联L团让我们在下周作检查,刚又来了通知,你知道吗?”齐宣着急的问。

  “先坐下,不管他,下完棋再说。”袁剑不听他这套。
 
  “你……”齐宣这时被袁剑的超级冷静所惊呆。
 
  “好了,不要想太多,这次周例会,我陪你去,我倒要看看这帮黑人有什么了不起。”袁剑拉着齐宣坐在棋盘旁。
 
  “一南,沈涛,你们也都坐下,给我助阵”袁剑看着呆立原地不动的刘一南说。
 
  “将军!”袁剑拿动棋子。
 
  “死了。”齐宣说。
 
  “那就是我赢了。”袁剑自豪地说。
 
  “是的。”齐宣说。
 
  “什么?”转头又问刘一南。
 
  “是的,队长你赢了。”刘一南点点头。
 
  “我赢了……”袁剑像一个小孩子一样跳了起来。
 
  “再来一盘。”袁剑和齐宣说。
 
  “不来了。”
 
  “我去上厕所,憋坏了。”齐宣赶紧想办法逃离现场。
 
  “一南,你陪我下。”袁剑又冲向刘一南。
 
  “我……”刘一南吞吞吐吐。
 
  “你什么,你不会也要上厕所吧?”袁剑假装绷脸。
 
  “我陪你。”刘一南无可奈何的开始摆棋。
 
  “哎,你怎么哭丧个脸,难道和我下起真是受罪嘛?”袁剑不高兴的问。
 
  “没有,开始吧。”
 
  “妈呀,要我的命,不是受罪,简直是受折磨。”刘一南心里想。
 
  两个人在楼上你来我往,对战着。
 
  齐宣说是上厕所,其实是躲开袁剑,他知道,袁剑一上来劲,不下个十盘八盘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齐宣走下楼,朝门口走去。
 
  在门口执勤的哨兵是董岩,个子很高且很魁梧,而且还很帅气。
 
  “齐翻译好!”董岩看到走过来的齐宣忙打招呼,同时敬礼,这是对上级军官的尊重,无论是国内国外,这样的规矩都要执行。
 
  “好!”齐宣点点头。
 
  “小伙子不错!”看着董岩一身的戎装,手握钢枪,英姿飒爽的模样,从心底感到喜欢。
 
  “哎,要不是我的儿子伤了,他也能来这里,也能……”齐宣遗憾的说道。
 
  第二天清晨。
 
  晶莹的露水还在棕榈树的枝叶上蹦蹦跳跳,电线上的小鸟也没有离开的意思,一直在站着。太阳公公也伸了个懒腰,把身上的光芒洒向大地,忽然一阵小风刮来,院子西边树上的大椰子来回摇摆,好像要自己掉下来给这些饥渴的士兵解暑。
 
  虽然是早晨,但这里的空气已经开始憋闷,让人有一种气喘不过来的感觉。
 
  “1—2—3—4……”响亮的口号在营区响起,整齐的步伐激起一片尘土,大家旁若无视继续前进。
 
  袁剑跑在最前面,别看都快四十的人了,可是依然每天坚持和大家在一起跑步,这不光是为了锻炼,也起到很好的带动作用,他不想任何人把他看成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傲官,况且他也真的不是。
 
  跑完步,开始打军体拳,袁剑也跟着一起打,包括带队的沈涛,别看袁剑年龄大了,可是一招一式还那么的在行,发拳有力,踢腿如风,二十几个人的方阵不大,但吼声如虎,引得院外不少人围观,还有的爬到树上看,其实每天都是这样,当地人很想学中国功夫,所以只要有动静就会跑来,跟着比划学习。
 
  出完早操,袁剑在院里的小道上散步。
 
  “老袁,你不准备准备,就算我们不做检查,也应该准备点发言的东西?”齐宣从后面赶上来说。
 
  “准备什么?我不用,张口就来,你就看我舌战群儒吧。”袁剑蛮有把握的说着。
 
  是啊,这次去了估计会有一场大的争论。
 
  吃过饭,袁剑和齐宣穿戴整齐,直接赶往联L团总部。
 
  等到总部的时候,其他国家的早来来,好像就是专门在等他们一样。
 
  袁剑昂首挺胸的走进会议厅,落落大方的坐下。
 
  这个会场还真不小,虽然人不多,应该是以前当地人的小教堂,虽然战争不断,但是这里的教堂都完好无缺,而且装饰的是最豪华的,所有人都信佛,信教,他们也不会自己毁掉信仰已久的东西。
 
  “现在我们开会,下面各国代表汇报本部队一周的工作情况。”联L团司令说着。
 
  “我们主要是在市里的路口盘查车辆,经过……”尼日利亚的代表先说。
 
  随后其他国家的代表也都发言。
 
  “和我们在国内开连务会、班务会没什么两样。”袁剑心里想。
 
  其实哪里都一样,只不过是职能不同,性质不一,军队总的东西还是一样的。
 
  “我来汇报一下一周的情况。”齐宣开始汇报。
 
  “我们主要是清理自己的场地,。。。。。”齐宣细罗着一周的事情。
 
  “当然我们也有不好的地方,就是院内起了大火,不过没有造成更坏的后果,经过查看,大火不是我们引起的,是偶然现象。”
 
  “偶然现象,我不信,你说说。”联L团司令说着。
 
  “将军,是这样。”袁剑已经迫不及待。
 
  “在大火被扑灭后,我们认真地勘察了现场每一个角落,就在火灾的起源点,我们发现一个被烧的残缺不全的镜片。”说着,袁剑拿出那个镜片。
 
  “请大家仔细看,有一面很秃,表明那是个放大镜,将军,还有在座各位,你们想,失火当天阳光特别毒,而且那个地方又很空旷,没有一点遮拦,如果说很强的紫外线,那天一束最强的光芒正好聚集在这个放大镜的秃点,一下子折射到草地,那里的草十分干燥,会不会引起火苗?”齐宣说。
 
  “你怎么知道就会引起火苗呢?”将军问。
 
  “将军,这不是我个人胡说的,这是一个自然现象,物理现象,我想读过高中的都知道,您应该也知道?”袁剑反问。
 
  “那请问是在你们地盘发生的事,难道你们没有责任?”一个国家的军官问。
 
  “我们有,但是我们不会接受任何处分,包括检查,因为本身事情起因不是我们主观造成的。”袁剑毫不示弱。
 
  “请问,你说事件不是你们造成的,那么你们的战士却没能及时制止,要不是联L团及时派人,那后果就不堪设想。”又一个国家的军官说。
 
  袁剑抬头看看,是XX国一个军官。
 
  “问得好,今天我也不妨和大家说,我们中国军人不是神,也是人,任何人在遇到这样类似的事情,我想都没办法,因为这不是我们所能预料和控制的。”袁剑说。
 
  “可是,大火是在你们院子里引起的,这无可非议,再解释也是没用!如果你们中国军人没有能力在这里维和,就趁早退出!看来中国军人的素质也一般啊!”军官斜眼看着袁剑说。
 
  “你……”齐宣准备好好和这个人理论一番。
 
  袁剑轻轻的拽了一下齐宣的衣襟,摇摇头,用眼角的余光示意齐宣不要再说下去。
 
  齐宣本来非常气愤,可是看到袁剑的暗示也就不再作声。
 
  “将军,我的话已经说完,请将军定夺。”袁剑没有再理那个军官,转头对联L团司令说。
 
  “大家都不要争论了,对于中国维和驻地发生的这件事,我们联L团会认真作调查,进行公正的处理。”联L团司令一看不好收场,闹大了没什么好处,就开始发话。
 
  “将军,我想说最后一句,大家来到这里都是为了保护和平,拯救和平,都是为了这里的国家安定,人民幸福,所以,我们应该一起努力,早日实现这里的和平。”袁剑深情地说。
 
  “袁队长说得很好,我也赞同,希望大家一起努力,下面我布置下周的任务……”联L团司令说。
 
  “好样的!”会议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当联L团司令宣布散会的时候,齐宣起身与袁剑击掌。



TAG: 谭国瑞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