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母爱 -周旭昇

发布时间: 2007-7-04 10:54    作者: 周旭昇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9375
字体:    打印
  大多数在新加坡就读的中国学生,都有母亲的陪伴,为什么这些母亲肯放弃自己的工作、亲人、朋友,而陪孩子远赴狮城来读书?这就是因为母爱。我也是一个幸福的中国留学生,在狮城的日子里,我对母爱有了更深的感悟。

  记得刚到狮城的那段日子,由于被中介欺骗,我有两个多月的时间没上学。那个人名义上是中介,其实是我妈妈的一个亲戚,妈妈也没想到她会为了钱,而不顾亲戚的关系来骗我们,找学校的事一拖再拖,一直办不好。妈妈怕我们的签证到期时她还没有办好,所以又找了一个中介公司帮忙。由于耽误了很多宝贵的时间,那时已经是三月底了,大多数学校已经没有空位了,所以我们不能选择去哪个区的学校了。经过多方努力,终于在四月我考入了一所学校。

  在这期间,妈妈没有工作,没有收入,我们的生活很拮据,每餐只能吃一个菜,我和妈妈日渐消瘦。看不到妈妈忙碌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无助的眼神;看不到妈妈快乐的神情,取而代之的是憔悴的面容。妈妈以前是一家广告公司的部门经理,忙碌而充实,乍一闲下来,不免有些空虚。妈妈却尽量掩饰着,并且经常安慰我,叫我不要着急,因为她知道我心里也十分的不安,十分的焦虑。妈妈经常带我出去散步,带我去教堂,让我去打篮球。这是为了让这些事冲淡我心里的不安。母爱是坚韧的,它如一盏灯,点燃了就永远不会熄灭,照亮了一个又一个孩子内心的黑暗和前进的路途。

  妈妈脸上的愁云,在我们拿到学校的入学信的那天一下子消失了,心头的石头终于落地了。我们非常兴奋,急着给家里报喜。我终于又见到妈妈脸上挂上了久违的笑容了,这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但是我们又面临着新的问题,就是,我家在西部,学校在东部,坐地铁要一个小时。我们打算在东部租一间房子,但是一时之间找不到合适的,没办法,只有早起床来保证不迟到了。

  那些日子我每天5:40起床,洗漱,吃饭,6点必须从家出发。妈妈每天都提前15分钟起床,为我准备早餐。因为外面很黑,怕我有危险,每天都送我去地铁站。我知道妈妈怕黑,就不想让她送我,但妈妈不听,坚持送我。

  我上学了,妈妈一个人在家就更孤单了,每天就是做好饭等我回家。我也很清楚妈妈每天都盼着我回家,所以我每天放学就尽可能的早回家。有一天,我在回家的路上,突然下起了大雨,我就到组屋下面避雨。过了一回,我看到妈妈正拿着雨伞向我这边跑来,妈妈怕我被雨淋到,就从家里跑过来了。看到我没有被雨淋到,妈妈笑了,看到妈妈布满泥点的双腿,我心痛了。

  每天早起的日子持续了半个多月,我们终于在东部找到房子了。但是房租很贵,为了每天让我多睡一会,妈妈决定租下来。

  一切都稳定了,妈妈就开始找工作了,她想去那家广告公司在新加坡的分公司,但是谈业务要用英语,妈妈英语不好,只能找别的工作了。工作不好找,我们的钱也快用完了,这时妈妈更加焦虑,更加无望了。妈妈心情不好,有时候会冲我发火,我很理解,而每次发完脾气,冷静下来的时候,妈妈又会后悔,自责。

  一切都会过去的,事情有了转机,妈妈找到了一个发传单的工作。一开始妈妈只是去地铁站发传单,因为工作认真,取得了老板的信任,工作量逐渐大了起来。这样我们的生活也就能保障了。但是事情没有两全其美的,工作多了,空闲的时间就少了。妈妈每天拖着疲惫的身体早出晚归,可总是抽出时间给我做饭。我经常收到妈妈的信息“饭在锅里,你热热再吃,等我回去再刷碗。”

  有一天,我放学回家,妈妈没有做饭,我打电话给她,原来是妈妈等巴士的时间太长了,过一会才能回家。我就一边看电视,一边等妈妈回来。终于2:15妈妈拿着剩余的传单回来了,她马上进厨房为我煮馄饨,妈妈说老板2:30要来接她去工业区发传单,她挤出这点时间来给我做饭。馄饨刚刚煮好,老板也到了。妈妈收拾了一下就走了,左手却一直捂着右手的食指。我津津有味的吃着馄饨,享受着沐浴在母爱中的幸福。

  后来才知道,妈妈在煮馄饨的时候,仓促之中手被热锅烫伤了,我的心突然被揪了一下。

  总有一个人将我们支撑,总有一种爱让我们心痛。这个人就是母亲,这种爱就是母爱。母爱是伟大的,沐浴着母爱的人是幸福的。母爱的力量是无穷的,这股力量支撑着妈妈,也激励着我奋发向上。母亲富有超常的坚韧和超常的牺牲精神。这种超常的精神和意志,是人类得以繁衍、进步、纯洁的原动力。



TAG: 周旭昇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