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亲身经历佳节 目睹大选、水灾 -潘劲洋

发布时间: 2012-7-01 10:23    作者: 潘劲洋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8400
字体:    打印

  在居留泰国的8个月期间,我亲身经历了几件“盛事”,包括泰国人最大的节日“泼水节”和“水灯节”,7月初的泰国大选,7月底开始的大水灾;这些都是我亲身经历、亲眼目睹的事,不是根据媒体报道、更不是道听途说。

  泼水节(Songkran Festival)通常在每年的4月13日,而且持续3到10天。今年这个泰国人的新年我刚好在的泰国最北部,寄宿在金三角边缘乡村的泰国朋友住家。村里并没有大事庆祝泼水节,泼水的热潮显然也无法跟曼谷和芭堤雅相比;话虽如此,我还是参与其盛,同邻居们互相泼水,祝愿彼此好运。

  泼水节期间,我在白天外出时都戴上帽子和墨镜,防备突如其来的“骤雨”,晚上则尽量少出门,因为许多人在佳节狂欢时喝醉了酒,过后却开车在乡道中横冲直撞,骑着脚踏车的我如果闪避不及,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9公里外的清盛市,情形就很不一样了,菜市场里居民熙来攘往,到处是熟食摊、游戏摊、衣物摊;河道上则有赛龙舟,而且还有选美比赛呢!盛况就像嘉年华会,只是天气的确太热了。

  水灯节的飘灯船、放天灯都有我的份

  水灯节(Loi Krathong Festival)到来时我则在泰国西北部达府省会达市。这个浪漫的节日今年落在11月10号,泰国人把香蕉叶折成灯船,船上放着点燃的蜡烛,水灯在河里漂流,如果水灯从眼帘消失时,香烛还没有熄灭,那就象征爱情永固。

  达府的水灯节同别的省府有些不同,水灯是由椰子的外壳,而不是香蕉叶制成的;达市的水灯装饰则集中在平河岸边,河畔在节日来临前已经张灯结彩,情况有如我们春节的牛车水。

  水灯节当天的上午,我先到学校跟学生们一起庆祝节日的到来,然后大家提着自制或是买回来的水灯,沿街游行,我们的泰国教师在途中还欢乐地跳起舞来;当我们抵达平河的时候,学生们把水灯放进河中。

  童心未泯,好胜心又强的我花了100泰铢(4新元)买来的一个特大的水灯,照着孩子们的做法,把彩灯轻轻地放在河中,由于我的水灯最大最显眼,所以引来不少学生的羡慕眼光。

  水灯节当晚,我和菲律宾教师用了晚饭,大家一起骑脚踏车到平河。入夜的河道,分外妖娆,河岸已经来了不少人,大家相继点起孔明灯,让“天灯”升上夜空,远看就像夜空中“悬挂”着不少的灯饰。放天灯的含义是向远方的亲人献上祝福;不过,根据泰国教师的反映,今年达市的水灯节盛况不比往年,也许是受到水灾的影响,装饰预算和节日情趣都打了折扣。

  在达市感觉不到泰国大选的气息

  7月3号的泰国大选也给我碰上了。5月9日晚上,当时的首相阿比昔上电视宣布大选日期,我刚好在住所的电视节目中看到,只是对内容一知半解。

  竞选期间,达市一片沉寂,除了政党竞选广播车到来拉票之外,简直感觉不到大选的气息;在我们新加坡,大选一到就可以到竞选群众大会上去听政治演说,可是达市并没有这玩意儿,想凑热闹也没机会。

  然而,泰国人倒是想得周到,从投票前夕傍晚6点开始,到投票日午夜12点为止,禁止喝酒。这样条例固然有未雨绸缪的作用,可是,到底有多少人遵守禁令,那只有天晓得!投票前夕我们原本准备到一家餐馆为一名教师庆祝生日,可是餐馆却提早打烊,原来好些员工回乡投票去了。

  泰国大选跟我毫不相干,可是从小好奇心重的我还是兴致勃勃地期待计票的揭晓。投票当天 ,几乎所有电视频道都播映投票的最新情况,阿比昔在大势已去之后提前宣布败选,所以我也失去等待计票最后结果的兴致了。

  泰国大选我无缘投票,可是在自己的国内,平生第一次有机会投票的新加坡大选和总统选举,我却无法履行选民的权利和义务。由于人在异乡,两项选举过后,我只好上网恢复选民的投票资格。

  不是重灾区  达市还是房屋没顶

  泰国60年来最严重的大水灾持续了4 个月,夺走了超过600人的性命,这段时间我也刚好在达市。这里虽然不是重灾区,但是水患的凶势和带来的不便仍旧显而易见;首当其冲的是筹备多时的英文学习营差一点胎死腹中,后来在校长的坚持下,总算如期举行。

  学习营的第一天,当我们的露营用具车队经过平河时,我赫然发现两岸的房子都被大水淹没了,唯一还露在水面的部分只有屋顶,我第一次看到如此险恶的洪水,心里难免有些害怕;新加坡偶尔也积水为患,但跟泰国的洪水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由于暴雨不断,有些学生的住家淹水,所以不能来或是迟来了大半天,学习营的许多户外活动也由于大雨而无法举行。露营4天之后,当我们的车队顺着原路回返学校时,映入眼帘的又是浩瀚的洪水,平河边我去过的餐室已经不见了踪影,达市的地标——平河上的红色拱桥也被淹没,只露出桥上的围栏。

  在10月份的学校假期里,我原本要到达府境内的泰国最大瀑布一游,可是我的泰国同事劝我别去,由于受水灾影响,沿途可能有暴雨、土崩、岩石滑坡;所以我只好同另一名外籍教师结伴,到东北部不受水灾波及的伊桑(Issan)地区走走。

  这次百年不遇的大水也使我的回国行程起了变化。我的本意要在11月中,取道曼谷回国,因为首都机票比较便宜,航班也多;可是洪水在11月初冲到曼谷,机场交通受阻,灾后也可能出现流行病。

  在这方面,新加坡外交部非常体恤我们这些留在泰国的侨民,他们不断捎来手机简讯,汇报灾情的最新消息,甚至来电了解我的情况。对国家的关怀,除了觉得很窝心之外,我也遵照外交部的提醒,避开曼谷,选择从清迈“撤离”,认为这才是走的“上计”!

                   
                                       


达市居民在淹水的街道上涉水而过
达市居民在淹水的街道上涉水而过

大选期间,达市一片寂静,没人上门拉票,也没人站台演讲
大选期间,达市一片寂静,没人上门拉票,也没人站台演讲

离别前,笔者跟老师们共进“最后的‘告别’餐”
离别前,笔者跟老师们共进“最后的‘告别’餐”

流经达市的平河两岸,房子只露出屋顶
流经达市的平河两岸,房子只露出屋顶

偏远乡村的泼水节不比大城市热闹
偏远乡村的泼水节不比大城市热闹

最靠近金三角市镇清盛的泼水节游行
最靠近金三角市镇清盛的泼水节游行

学校庆典后,学生捧着水灯到和尚漂灯
学校庆典后,学生捧着水灯到和尚漂灯

地标平河的夜空“悬挂”着无数孔明灯
地标平河的夜空“悬挂”着无数孔明灯


TAG: 潘劲洋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