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受雇达市的第一个新加坡人 尝尽孤寂滋味 -潘劲洋

发布时间: 2012-5-18 09:28    作者: 潘劲洋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8477
字体:    打印

  经过7小时的摇摇晃晃,4月22日我又回到达市,准备到签下1年合约的小学报到。这所学校的位置还不是偏僻的荒郊野地,而是在达府的省会,只是达府在泰国是属于偏远的西北省府,在泰国的72个省府中可以说是“名不见经传”,媒体没来问津,外国人也绝无仅有;在我足迹所到的达市,没有见过一个白人;如果不懂泰语,在这里虽然不至于寸步难行,但是也难免到处碰钉子。

  我提早回来,目的是要在开学之前,先找个固定的住所。几经思量,我最后选择了学校对面的公寓,这里跟学校只有40步之遥,走路上课非常方便。

  这座4层楼公寓虽然每月租金只有80新元,可是除了水电设施之外,没有风扇、没有床、没有睡垫、没有窗帘、没有桌椅……我选择了最高的第四层,因为最高最便宜,蛇扒不进、水淹不到、小偷登不上!

为安置新家  购置家电  进行大扫除

  接下来,我利用信用卡从银行提出1万泰铢(418新元)来买家具,这包括小冰箱(182元)、小电视机(79元)、风扇(27元)、电饭锅(17元)、煎锅(18元)、小饭桌、凳子、清洁用具(9元)、被单、枕头(9元)。至于床垫,那是向公寓业主租来的二手货,每月100泰铢(4元2 角)。我利用“铁马”来回3次,把这些东西从镇上送到我的“家”,当然,冰箱脚踏车是载不动的,只好劳动店主送货了。

  这样大买特买的架势倒有点像在安新家、娶老婆。入伙当晚以为可以安稳睡上一觉了,可是小房间在夜晚的情景跟白天截然不同;灯一开,成群结队的飞蛾蜂拥而来,我耐心的算一算,大约有50只,从房间到厕所更有各式各样的昆虫,简直是小型的昆虫展览!所以安置新家的下一步就是大扫除。

  隔天,我戴上口罩,把房间、厕所、天花板、天台彻头彻尾地清洗一番;污垢、灰尘、昆虫死骸、鸟粪“一概不留”!大扫除之后又把家具布置一番,烹饪位置定在天台,这是为了避免房间“百味俱全”。如此这般,折腾了整整一天。

  在休息时间里,我试用“全新”的烹饪用具,给自己煮了午餐:3个荷包蛋(其中2 个烧焦了)、1个煎蛋,另加白饭。这是我入伙的第一餐,也是我探索之行亲手做的第一餐;在家向来饭来张口的我今后可要自己下厨,自力更生了。

  根据第一个月的住宿费,我总共缴付1902 泰铢(90新元);包括房租(62新元)、睡垫租费(4元)、水费(4元3 角)、电费(7元)、电表服务费(1元2角)。

争取上网  避免与世隔绝  排解孤寂

  住所没有无线上网,对我来说上网倒是挺麻烦的,因为我总不能完全与世隔绝,必须上网了解家乡近况、国际事态;还有是上面簿跟朋友联系,启动电邮跟父母交谈,让家人放心;更重要的是排解孤独和寂寞,人毕竟是合群的动物,从学校回家就被困在斗室里,外出时则形单影只,那种孤零零的滋味真不好受。

  居住达市的初期,我总在周末到镇上设有无线上网的旅馆或者餐室买杯饮料,然后赖在网上几个钟头。后来就职的学校有了简单的网络设施,每个教师可以在限制的时间内上网,所以我又利用没课或放学的时间看新闻、找资讯、向家人报平安。

  确定了落脚点之后,我通过电邮,向母亲讨教煮食的功夫,因为我觉得每天在外用餐,钱花得多固然是问题,长久吃外头的东西对身体也不好。母亲耐心传授一些基本的做菜功夫,让我从实践中逐步改进,不久后我就能弄出一顿自认还相当可口的餐食;有一次我带便当到学校,同事还说我的泰国菜做得不错呢!      

  在达市的7 个月里,我的生活日程大体上是这样的:早上6点左右起身,先做点晨运和仰卧起坐,然后给自己弄点早餐,8点之前步行到学校上课。下午大约5点下课,如果不觉得疲劳的话,我又到住家附近的体育场跑跑步、跟泰国人或者学生踢踢球。傍晚时分回到住所,给自己做个晚餐。饭后看点电视、播放从镇上租来的录像光碟、写写日记,9点多10点就上床,不!爬到铺在地上的睡垫,找周公去了。

  周末的日程表就有些变化。周六上午我负责教英文特别课程,下课之后到镇上吃个午餐,然后找个有无线上网的地点跟世界接轨,同亲友交谈。入夜之前赶到镇上的菜市场买些鱼肉、蔬菜、杂粮之类的食料,晚上通常在镇上用晚餐,有时也逛逛夜市,然后踩脚踏车回家,周末的睡觉时间就比较迟,10点或者11点过后。

  星期天比较清闲自在,上午先跑跑步,回来后打扫住家、洗洗厕所;下午在家睡大觉,然后给自己煮个晚餐,由于当时镇上还没有电影院,所以饭后我又重复开电视、看光碟,写日记这个休闲“三部曲”。

生活刻板孤独  有苦无处诉

  这样的日子跟许多身在异乡的人一样,刻板、单调、孤独、空虚……。住在同一座公寓或者同校的菲律宾老师们自成一个小圈子,交谈时用的是菲律宾吕宋岛惯用的塔加路语(Tagalog),泰国人教师也是叽里咕噜满口又快又深的泰国话,我想要一知半解都有困难,所以有时觉得自己有话无处说,有苦无处诉。

  在达市独居的初期,不论在家、外出、跑步、购物,我几乎是孑然一身,独来独往;唯一有人相伴的时刻是在学校,跟天真烂漫的学生为伍是我最欢乐的时光。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教师之间的交往也频繁起来,有时某人生日,有时受邀出游,更有的时候因为会议结束太迟,英文课主任亲自下厨做菜请客;渐渐地大家比较熟悉了,可是这总比不上在家乡的老同学、老朋友、老邻居、老同事那么亲密,大家可以嬉笑怒骂、无所不谈。

  人地生疏,一旦病倒是最折磨异乡人、最考验意志力的时刻。6月中旬我生了一场病,由于皮肤出现风膜症状,到镇上的政府医院求医,服药过后昏昏沉沉、四肢无力、恶心呕吐。复诊之后停止服用其中一种药物,病情才逐渐好转。生病期间我通过电邮,向当过护士的母亲请教如何养病,然后自己照顾自己。菲律宾教师告诉我,泰国医生所开的药方,通常药量很重,这点倒是他在泰国呆了两年的经验之谈。

  “隐居”6个月来我做了许多“第一” 的事。5月1日我花了新币1元9角剪了个头发——而且还是平头;这家理发店还算清洁,每个顾客都换新的剃刀片,还包括剃胡子和洗头。可是,剪这个头我足足等上一个钟头。

  5月10日,当我跑完步之后,在体育场附近看人踢足球,这是分队轮流上场的踢法,也许他们发觉我球瘾难当,刚好有一队少了一个球员,所以邀我上阵,这是我离开家乡以来第一次有机会解一解脚痒的瘾。

  6月20日随学生到庙宇住了三天,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到庙里过夜。庙宿是泰国学生的宗教活动之一,主持者是庙里的僧侣,教师只是到场照顾学生。活动包括和尚讲解经文、佛经朗诵、宗教表演等等,虽然我不懂经文,但是可以跟学生交流,了解一点什么是小乘佛教(Theravada Buddhism);身为教师,我们也在佛堂为跪着的学生祈福,晚上更有烛光祷告之夜,这些都是我一生中难忘的回忆。

  6月30日我领到在泰国受雇以来到的第一份薪水,连同周末额外课程的津贴,大约是新币870元。我在新加坡的月薪相当于这个数额的四倍。

劳工署证实  我是达市受雇的第一个新加坡人

  另一项第一令人自豪:我果然是第一个领取工作准证,在达市就职的新加坡人,这可不是我自吹自擂或是想当然。

  11月10日我到劳工雇佣署(Labour Employment Office)终止工作准证,顺便向签发准证的官员查询我是否是第一个在整个达府工作的新加坡人,女职员乐意地帮忙查一查,可是当天的电脑操作有问题,我被迫隔天再回来询问。

  第二天过程顺利,可是查询结果显示我并不是达府的第一个新加坡籍雇员,在我之前已经有5名新加坡人在泰缅边境的贸易中心湄索市(Mae Sot)受雇。湄索市有大批缅甸移民,交易品主要是宝石和柚木,黑市毒品买卖也不少。

  然而,耐心的职员却查到一个让我惊喜的消息:我是历来到达市(达府省会)打工的第一个新加坡人!

在泰国办事  要耐得起“等”  经得起“忍”

  在泰国长期教书必须有3 样文件:工作准证、教学准字、延长入境签证。工作准证可以在达市处理,延长入境签证则必须到2小时巴士车程外的湄索市办理,至于教学准字(Teaching License),那就得乘搭6小时的巴士,到首都曼谷的教育部领取;到这三个地点转一圈,固然需要舟车劳顿,苦苦等待更是无奈。

  我们几名外国教师到达市的劳工雇佣署领取批准了的工作准证就必须来回三次。第一次主管早退,到家乡投票去了(当时正是泰国大选);第二次主管还没有签名,我们只好先付了钱;第三次才领到了文件。

  7月13日,我又一次乘搭简陋的夜班长途巴士,左摇右晃地来到曼谷;根据先前泰国教师的指引,我找到了泰国教育部的所在,那时是清晨5点15分,离办公室办公时间(8点半)还有3 个多小时。我只好先到附近的快餐店吃早点,假寐片刻,然后准时到办公室排队,好容易轮到了我,可是职员却告诉我:准字必须在下午1点才能领取。

  午饭之后,我回到教育部,等呀等的,一直到4点半,职员姗姗地发了教学准字给我,算起来这一纸文件我总共等了8个钟头。虽然我已经习惯泰国“等”的文化,可是还是嘘了一口气,过后我给自己慰劳一下,花上新币10元,吃了一顿比萨自助餐,当晚我又兼程乘夜班快车,赶回达市上课。

  有了工作准证和教学准字之后,7月22 日我到泰缅边境的湄索市更新入境签证。我和另两位外籍教师在中午时分,乘坐学校提供的货车,东摇西摆了两个多小时,终于抵达目的地。这次过程还算顺利,虽然移民厅官员态度恶劣,但是办事迅速,我们成功延长了签证,有效期刚好是明年3 月底教学合约到期为止。

  就这样,我堂堂正正地成为在达市打工的新加坡人。从长途跋涉来到这鲜为人知的达府、从满屋尘埃到简朴舒适的“乐巢”、从只会煎蛋到烧出几道还能入口的菜、我这个“第一人”真是得来不易,当之无愧呵!

 


从小学远望我的住所,两座楼距离只有40步
从小学远望我的住所,两座楼距离只有40步

房间,厨房--这是我全新的小家
房间,厨房--这是我全新的小家

房间,厨房--这是我全新的小家2
房间,厨房--这是我全新的小家2

我自学的泰国菜:酸辣汤
我自学的泰国菜:酸辣汤

我自学的泰国菜:九层塔炒肉
我自学的泰国菜:九层塔炒肉

我自学的泰国菜:炒粿条
我自学的泰国菜:炒粿条

学生住宿庙宇是学校的例常宗教活动
学生住宿庙宇是学校的例常宗教活动

学生们聚集庙宇大堂
学生们聚集庙宇大堂


TAG: 潘劲洋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