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另一类的梦想 -潘劲洋

发布时间: 2012-2-28 10:50    作者: 潘劲洋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8690
字体:    打印

  2011 年3 月初,日记笔者结束朝九晚五的刻板生活,趁着青春正富、干劲还在的时刻到外地闯一闯,一来过一过独立的生活,二来探索另一类的梦想。

  笔者(接下来用第一人称)的梦想不是往前追、向上爬,而是向后“移”,放下受过高等教育的身段,把一般人向往的美好生活——富裕、成就、地位搁在一边;然后远离都市的喧哗,到天然、简朴的乡村,一面打工,献出自己所长,一面快活地过着日子。
抱着探索梦想的心愿,我不顾家人的劝阻,买了一张单程廉价机票,独自离开家园。

  我总共在柬埔寨和泰国呆了将近9个月,我以日记的方式向家人汇报行程和活动,也以电邮跟父母交谈。为了跟同辈分享这次寻梦的历程,译者根据我的英文日记、电邮、交谈,翻译和整理出以下6篇文章:
1  到金边恶补  学好教学本领 
2  摸黑赶路  两夜颠簸16小时
3  寄宿金三角边缘  小心翼翼过两周
4  受雇达市的第一个新加坡人  尝尽孤寂滋味
5  偏远学童精力充沛  教学有苦有乐
6  亲身经历佳节  目睹大选、水灾

  1   到金边恶补  学好教学本领 
  为人师表,对我来说并不完全陌生,在上大学的那几年里,为了补贴学费,我断断续续当过补习教师,但是却与正规教学训练无缘。根据我多时的寻寻觅觅,以及所接触的泰国人士和学校,明白到发展中国家当教书匠,没有一纸教学文凭是行不通的,泰国的情形更是如此。
为了应付这种“半徒出家”的需要,我找上一所称为“旅行外语”(LanguageCorps)的美国海外英语教学机构;我缴付新币将近3000元,参加了这个机构开办的集训班,为乡间教学进行恶补。

  其实,选定泰国为探索地点之后,我就开始自学泰语,了解泰国的文化习俗,其间也到新加坡的联络所参加泰语初级和中级班,搞好基本会话。

  “旅行外语”的“恶补式”课程分成两段:第一段设在柬埔寨首都金边(Phnom Phem)郊外的一所旧式私人住宅,课程为期两周,主要是讲解理论,了解如何教导对英语一窍不通的孩子。第二段设在泰国的芭堤雅(Pattaya),主要是小班实习,这一段也是两周。

  第一段集训从3月7日开始。开课前,来自五湖四海的学员先后到达郊外的住宅,我们都是自掏腰包,坐飞机到金边机场,然后由举办机构派人把我们接到上课地点。

  在私宅里,我被分配到教学大厅之外的一栋住所,位置相当偏僻幽深,也相当孤立。我不是一个躺下去就可以呼呼大睡的人,何况又是单身在外,警惕心比较强,所以几乎每晚都醒来多次,精神也因此相当恍忽,不过,我设法撑下去,希望过些时候就会习惯下来。
  
  同一期的学员共有11人,宿舍里除了我之外,清一色是洋人青年,包括美国人、英国人、爱尔兰人、澳大利亚人;他们在受训后都有各自的去向,有的准备到台湾,有的要到越南,其中大多数留下来,在柬埔寨教英文;有意到泰国教书的除了我之外,只有外外一名30几岁的美国女学员。
        
  在相处大约两星期的日子里,我发觉白人同学对当地的食物十分挑剔,所以抱怨连连;不过,他们都觉得这里吃的相当便宜。通常我没有跟他们一起用餐,一方面是他们没有主动同非白人打交道,而且傍晚下课之后,他们就结伴到酒吧喝酒,这些都不是我的生活方式,夹在他们当中反而觉得不自在,无法随心所欲。我喜欢品尝街边的熟食,比如牛肉面、炒牛肉饭、炒老鼠粉;通常一餐大概要花费1.5美元(相当于新币1.9元),以当地低生活费的水平来看,这样一餐的费用算是偏高的。

  这些西方青年大多数以轻松闲适的心情来上课,平时总是说说笑笑,相比之下我的目的性比较强;也许是这个缘故,这里的理论课我的成绩很好,英文文法和语音测试我都得了高分,其中文法可能是全班最高的。

  金边的集训包含两项不另外收费的旅游项目。第一个周末到暹粒的吴哥窟(Angkor Wat)旅游3 天;第二个周末再到柬泰边境的泰国岛屿昌岛(Ko Chang Island,也译成仓岛、象岛)度假,也许主办者要以这两个景点来吸引学员。
   
  昌岛度假之后,我和我的美国学员由陆路抵达芭堤雅,然后住进一座公寓;这里的环境也很舒适,总共有8 个房间,学员一人一房,房内也附设冲凉房。
                          
  我对第二段课程也非常满意,课程涵盖了许多方法,教导对英文几乎是一无所知的学生;白人教师的指导方式活泼生动,启发性强,这跟我过去接受的传统教学方式有很大的不同。有时傍晚下课之后,我还必须为隔天的小组实习做好准备;这样虽然辛苦一点,但是却使我在这里获得的文凭更为珍贵,付出的学费也更有价值。
                      
  亚洲人成绩不比洋人逊色
  在芭堤雅的两周实习过后,我们领取了整个课程的成绩单,我的努力没有白费,我获得骄人的评估报告。以英文为地地道道语言的美国人姐姐只得了两个特优,这点驳斥了主办机构为了吸引更多学员而慷慨给予高分的说法,同时也证明亚洲人的英文不一定比洋人差。
课程结束之后,我的关键时刻到了。我花了一笔钱到柬泰受训,目的是希望过后有机会到泰国的乡村地区教英文,把所学到的东西实践一番;可是训练班教师告诉我,我是第一个要求到偏僻乡村长时间教书的学员。

  我得到的回音正如早已经知道的讯息一样,乡村学校既没有钱聘请外国教师,也不懂得如何申请工作准证。此外,泰国城镇的学校即使要聘请外国英文教师,也以洋人为首选。根据了解,学校当局愿意给亚洲人的薪金只是洋人的大约一半;退而求其次,我只好把要求下调到泰国小城的学堂了。

  集训学校的确也为我的去向花了不少时间,有的建议我同罗勇府(Rayong)的学校接洽,那里离曼谷只有两个半小时的车程;可是罗勇是旅游区,这跟我的原意相去太远。他们也推荐我到泰国南部省府寻职,不过,我必须预先付出新币250元给接洽的代理人,这又是非我所愿。

  如此到处碰壁,就在我心灰意冷,准备“吻别”泰国,把所学到的东西付诸东流的时刻,我从网上发现泰国西北部偏远的达府(Tak,又名来兴府)有一所小学有意聘请亚洲人英文教师。这个发现使我的“探索之旅”重燃希望,可说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学员几乎都是洋人,右边的华人是笔者
学员几乎都是洋人,右边的华人是笔者

笔者在金边“恶补”时的住所
笔者在金边“恶补”时的住所

到柬泰边境的昌岛度假是吸引学员的卖点 (1)
到柬泰边境的昌岛度假是吸引学员的卖点 (1)

到柬泰边境的昌岛度假是吸引学员的卖点 (2)
到柬泰边境的昌岛度假是吸引学员的卖点 (2)

笔者在芭堤雅受训时的住所
笔者在芭堤雅受训时的住所


TAG: 潘劲洋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