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不住的爱情,留不住的永久 -秦双泉

发布时间: 2012-2-23 12:46    作者: 秦双泉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8493
字体:    打印

(一)

石静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张涛。

秋阳西下,石静涂过淡妆,套上深蓝色的运动装,拎包走出房门。

酒店很偏僻,一路上人迹稀少。走出出租车,在她低头翻包找车钱时,她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

“小静。”

抬起头,酒店的门前,站着多年不见的张涛。

“没想到你会来。”同事聚餐的餐桌边,石静与张涛相邻而坐。石静笑着喝干了张涛的敬酒。

张涛明显老了,尽管常年坚持运动,但岁月是不饶人的。几年的时间,岁月的年轮已经残酷地印刻在一个五十出头的男人的脸上。他冲她笑,很迷人的笑。她喜欢他笑,因了他的笑,她曾醉倒在他的怀里。而今,曾经迷倒自己的这个男人,真的衰老了许多。

同事间的喧哗,掩盖了他们的私语,酒桌下,张涛轻轻握住石静放在大腿上的手,他忘情地抚摸着她的手。她知道,他还在恋着自己,爱着自己。

他的举动,令她再次砰然心动。

两人酒后没跟大家一起走。张涛找了个理由很充足的借口,带着石静打车离开了大家。

在他的家里,石静忘情地拥进张涛的怀里,任由张涛衰老的唇亲吻自己。

体内的酒精将两人的欲望燃烧了起来,在床头昏暗的灯光下,石静沉浸在正颠狂在情欲世界的张涛身下……

她要赶回家去,时间太晚会引起丈夫的怀疑。他没能留住她。张涛失望地吻住这个妖媚的女人,多年的情感,丝连着两人的心,今生怕是难以割断了。

夜风轻拍着她的脸,一枚落叶滑过她的鼻尖,痒痒的,她抬手揉了揉,她闻到了指尖上张涛的吻所残留的淡淡的烟草清香。

街面上行人很少,一辆出租车向她驶来。

 

(二)

丈夫倒在床上看书,她清楚他这是有意在等她,平时这个时间他早就进入梦乡了。她倒在丈夫身旁,手在丈夫的身上游走。她了解自己的丈夫,知道他喜欢让她的手在他身体的哪个部位游走。她一边轻抚,一边感知着他身体的变化。他有了反应。他扔掉手上的书,翻身跨在了她的身上。

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她从一个男人身下钻到另一个男人的身下,感受着他们带给自己的相同感受和不同的体验。

丈夫在她的身上抖动了一阵后,倦倦地钻回被窝,并很快就沉沉睡去。望着丈夫胡茬浓重的下巴,听着他发出的沉闷的鼾声,她的泪水涌了出来,面对难以割舍的丈夫,她在自责与饶幸中煎熬着自己。

石静不能离开丈夫。在邻居的眼里,丈夫是那么令人羡慕,疼她爱她呵护她,这些石静心里十分清楚,可自从儿子上了中学,特别是上了大学之后,她觉得家里空落了许多,与丈夫的交流也少了许多,石静开始觉得家里有些冷清,缺少了让她温馨的感觉。石静开始沉溺有张涛陪伴的日子,从他那里找回了失去的激情与亢奋,她把本应投入家庭投入给丈夫的温暖分离出来,转投给了张涛,她要与他分享这份温暖。她知道张涛对自己的爱出于什么心理,但她顾不了这些,能从他那里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这就足以让自己满足。她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丈夫不公,对家庭是种伤害,可她收不住自己,任由自己的感情一路滑落下去。

 

(三)

在丈夫上夜班的冬夜里,她不忘穿上厚厚的羽绒服去结冰的河边与张涛约会。张涛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捧起她冰冷的双手放在他的脖子里取暖。石静看着张涛心疼自己的眼神,读懂了他送给自己除了性之外的东西。

两人在夜幕的掩映下行走在无人的护城河畔。两人谁也不说话,沉浸在无声的陶醉中。情欲正浓的这对男女,在夜色的掩护下再次相拥厮摩痴缠在一起。

一个女人从他们身后疯狂地扑了过来,一把扯住石静的头发,一边怒骂一边撕挠着石静的脸:“你这个骚货,不好好在家侍候爷们,跑外边勾引人家的老公,我让你贱,我让你骚。”石静被眼前突然出现的女人吓蒙了,等她看清眼前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张涛的老婆史小君时,拼尽全力挣脱了她的撕挠。史小君再次扑上来,却被脚下的石阶绊倒了,她重重地摔倒在地。

石静乘机逃走了。

张涛扶起倒地的老婆。站起来的史小君重重地甩给他一记耳光。“臭不要脸的东西,我跟你没完。”

史小君推开张涛,哭骂着跑开了。

 

(四)

石静的家里炸开了锅,家的温馨从此销声匿迹。

丈夫与她开始了无休止的战争。他从史小君的哭骂声中知晓了石静与张涛的龌龊之事,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老婆早已深陷在与张涛的偷情游戏中,而自己竟然毫无察觉。他用最狠的手段暴打她,用最恶毒的语言辱骂她,让她用流血的代价偿还带给他的耻辱。若不是理智清醒了他的头脑,他差一点杀了她。面对背叛自己的老婆,任何做丈夫的都无法做到无动于衷。

那一夜,是在她的哭泣忏悔和他的怒目冷视中度过的,于他和她来说,这一夜太过漫长。

石静断绝了与张涛的鱼水之欢,日子又恢复到了往日的宁静。但宁静的背后,却布满了阴影。

断绝了与张涛的往来,可石静的心却在他那里扎下了根。

她要再冒一次险,她要找他再度欢愉,她厌倦了现在家里的这种气氛,厌倦了平淡枯燥的生活。

她偷偷地拨通了他的手机,贼一样地溜出了家门。

她很享受张涛的能力和技巧。

他笑着吻她眼角涌出的泪。她在他激情的狂野里淀放着妖媚的花蕾,淡淡的灯光下,配合默契的俩人痴迷而投入。

就在俩人欲仙欲死缠绕亢奋时,房门被急促地敲响,准确地说是被人用力地砸响。石静清楚即将面对的会是什么,她没有慌张,仍旧投入地与张涛迎战在一起,仍旧沉醉在情欲的放纵中,直到一颗颗子弹疯狂地射入她的体内。

石静僵硬地倒在床上,她什么也不去想,什么也不愿意去想,她宁愿为自己的放纵付出代价。她用力地闭上眼睛,任由一股股泪水不争气地离开她的眼窝……



TAG: 秦双泉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