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小众与大众-若何

发布时间: 2011-11-10 12:41    作者: 若何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8503
字体:    打印
  临窗端坐,窗外不时传来笑闹和喧嚣。窗边一丛翠叶,携着淡淡的桂香,偷觑着窗内的宁静。

  阳光在书上投下浅浅的影子,这本书名叫《噪音太多》,作者是梁文道。按他的说法,“写的东西有时小众有时主流,想跨越那道界限,使众声喧哗”,故名《噪音太多》。略略一翻,这本书还真够热闹的,谈音乐、电影、电视,论美食、足球、明星,声色犬马皆在其中。此书一出,真的“众声喧哗”了。大家都想一探公共知识分子s梁文道的私家乐趣,毕竟这位“道长”以其魅力与才华,俘获了众多粉丝的心。

  自序里,道长回忆读初二时,他在巴士上偶遇了一位热爱音乐的大学生。闲聊之间,这位大学生给他上了一堂音乐课,从此让他“越摸越远,觉得自己好像进入了一个超脱凡俗的世界”。他曾疯狂地跑到电影院看戏,哪怕代价是“用仅存的硬币干啃面包”。从17岁发表影评、乐评开始,他在这条路上已走过了二三十年。他的眼界更加开阔,思想愈加深刻,视角越发独特。厚积薄发,一本《噪音太多》喷薄而出。

  文如其人,文字中有一种强烈的“梁文道色彩”。博学通才、酣畅淋漓、中气十足、直击要害,经常随口道破真谛,妙论横生。他说,“《滚石》不是堕落了,而是从来就很堕落”。一针见血,击破许多人对60年代的虚幻情结。他劝诫年轻人别把那个被抹红的60年代想得太美好了,别莫名其妙地去怀念自己根本没经历过的时代。因为从60年代走过来的当初“革命和反叛”的人,如今也都“保守,唯利是图,毫无理想”。他评价早期欧美电影人专以拍摄少数民族和第三世界落后场景为乐,是因为他们认为“这类场面充分证明了白人果然是世界的主人,有责任把文明推向全世界,让大家都听到主人的声音”,可谓一语道破玄机。

  同时,梁文道是地地道道的香港人,不少文章以香港为背景,即近年来流行的“城市书写”。对于香港的通盘娱乐化,他说,“香港只有一种活动,叫做娱乐活动;只有一种名人,那叫做艺人”,实有忧心。在江湖电影里,他认为,港产黑社会电影是用来解读香港社会与历史的媒介,将其上升到“批判现实社会的高度,因为此类电影宣扬的是一种绝对的忠心和义气,是对现实的绝妙讽刺”。

  相信许多像我一样看港产片长大的读者,读至此处,必有豁然开朗之感。他说出了我们一直想说的话,也解释了为何无数热血青年会追看《古惑仔》《黑社会》。他写黄沾,说现在许多年轻人会以为他的歌词是古诗,言下之意,香港大众文化太浅。由是我想起梁文道的好友,香港作家马家辉创的一个词,叫做“梁文道化”,指越来越多的港台文化人愈发频繁地来到内地主持、交流、演讲,事业渐渐北移。我猜他在写黄沾的时候,也想到了自己,于是越发坚定地迈向内地。

  此外,他具有国际视野,不仅在谈论英超足球转播,大国政治博弈等问题时头头是道,更常常展示个人性情和视角。每一本书里都有一个不同的梁文道。《常识》里的他纵论时政,针砭时弊,宣扬理性与常识,表现出公共知识分子的社会关怀;《我执》里,透过那些思维碎片化的文字,我们体会到那个“挟泰山而超北海”的梁文道深沉的忧郁;《我读》系列里,他好读书且乐此不疲地向读者介绍书籍,他“相信读书能改变人”;而这本《噪音太多》里,在广博的专业知识之外,他不吝展示自己的个人性情和视阈,令人大快朵颐。
 
 


TAG: 若何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