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轨行 -曾标和

发布时间: 2011-7-25 10:10    作者: 曾标和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8617
字体:    打印
  我错失了与中协(SP_CLS)登山爱好者二次登山的机会,但是,幸运之神还是眷顾着我。几天前,儿子问我要不要去走铁轨,在错失爬山机会,惆怅之余,毅然一口答应下来。

  在之前,也读了同学的肺腑之言,但是还是忠言逆耳,受自己大意所累。水,的确带得太少了。

  在感觉我们的水不够,是在过了武吉知马火车站后的事。因为天气似乎越来越来越热了,我们的食水不够。在途经武吉知马一带,看到一个站台与标语,原来,一些国会议员,也带领居民行铁路。这是人去台空,只有鲜艳的布条还在,拍了一张照片,正要往前行,竟然在右边铁轨旁看到一箱矿泉水。水……我们需要水,像武吉知马的灵猴一样的机灵,快手快脚走向前翻开纸盒,果然还有剩下几瓶洁净的矿泉水!我们拿了几瓶要走了,最后,我猴儿心发作,回头,心一狠,第五瓶也拿走,一瓶不剩。

  不出所料,徒步到了格兰芝汽车天桥下的铁轨,几乎滴水不剩,看着同伴倒着空瓶里的最后一滴甘泉,自己翻箱倒包,也没有水了。举目望去,汽车天桥下有一股清澈沟水,心里顿时涌来一股凉意。但是,此时此刻,没有力气,也没有勇气去提取。

  继续步行,到格兰芝路铁轨与道路交叉点,看到几个拆铁轨的3-4位工友躺在树阴下做午休,以为救星来了,上前问问两位在旁看工的老板:“请问可以给些食水吗?”摇头说不可以,因为是工人的。他建议再走几步,约一个巴士站之遥,就有。三人迫不及待,疾步见到第一间工厂,冲了进去,问一问当家的一位女经理,她说可以给我们食水,不过那是洗车用的!站在旁边的男同事,可能觉得有点苛刻,补充说:可以给我们冰冷的,但是在楼上。我不敢奢求,说是要是自来水就行了。结果,足足装了5-6瓶的自来水。

  过后,我还去不远处的咖啡店小贩,要了一些食盐。因为我的两只腿之前,之前,左边稍微抽筋,消失了,不久,右边稍微出点状况,接着,又是左边,它们已经轮流发出要造反的信号了。

  队友说:“这是体内盐分不足的体现,你需要盐分补充。”这句话在耳际响起,不绝拿了一汤匙有一汤匙的盐。摊贩见我似乎是个变态的“食盐狂”,拿了又拿,忙提醒我说:“会咸死你的!”我只好早借口对她说:“还有两位需要“盐”份的人!”连谢谢也来不及说便上程了。

  在喝盐水时,好像在喝甘泉!是世界上最好的饮料!疾步走上轨道,还是艳阳当空,记得在这间工厂取水时听到播音机的天气报告:“今天天气最高温33度……”,怪不得铁轨这么炎热,加上石子的反射,更不得了,连旁边偶尔吹来带着热带海洋性气候特性的湿风,也是像sauna室内般的热。兄的忠言历历在耳,这时才体会到:一些人的经验,只有在自己亲身体验才会真正地了解,多说没用。怪不得他这位聪明的爬山者,连最后一刻也不敢放松在锻炼自己!

  总之,走远路的人,水,盐分,雨伞,甚至一些微不足道的物品,都会成为抵达终点的绊脚石。水和盐,是我们能抵达终点的催化剂!

  最后,补充一点,我的一只旧鞋开了口,在过了武吉知马路站后,像鸭子的嘴一样,一开一合的,虽然提脚也不行了,底层的那层鞋底,迟早会与鞋底脱离“鞋子”关系,不得了。幸亏我还带了一双不重的Croc Shoe备用,否则,碎石子路是够我受得了!难道我可以赤脚在碎石路走完全程,我就比可以去参加印族兄弟在大宝胜节的走火火炭的敬神仪式了。就只剩下最后几公里了,没有鞋子行吗?

  爬神山的经验也告诉了我:登神山者从这条山路上山,还得从原路回来!我算是幸运了,只好自己安慰自己了。

  下午13:20,我们抵达兀兰火车站时,我火眼冒金星,有点迷迷糊糊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里就是兀兰?不相信,终点到了。但睁眼仔细看看前面,约250米前,一列整齐的建筑物前,有一个庞大的火车头。我们争取时间站在759.50 的牌子下拍照留念。一阵子,前面还有人员走出来,还用讯号灯向我们闪了又闪,我们才从梦中醒来,赶快离开。我们确实到了!
由早上05:50 由丹戎百葛出发,到达兀兰火车站是13:20。七个半钟头里,我们走了23公里铁路,平均时速是3.06 公里,在这种天气下,算不错了。

  以上是23公里铁路行的一些经验,虽说“未”列入健力士记录,但是,由于铁轨即将关闭,若后有来者就剩下几天了,破纪录就只剩下这么几天了。当然,我不会忘记两位21 岁的青年给我的鼓励与支持,由于有他们,我不得不逞强一下了。没了他们,我行吗?

  要问天?不如问问自己:人生是否处处是机会,处处是挑战?


TAG: 曾标和

查看评论(1)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