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的生成论及其现代价值 -张汉音

发布时间: 2007-4-12 07:04    作者: 张汉音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10384
字体:    打印
  西方在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之后,发生了一场影响深远的认知革命:人们越来越普遍地开始摆脱对上帝的依赖,认识到了人的力量,懂得要把命运掌握自己的手里。尼采宣称“上帝死了”,主张人作为人,每一刻都要想着让自己变得更加伟大;马克思则断言:历史是人创造出来的。这种认知,加上同时在西方兴起的对理性(rationality)和理智 (reason)的追求,再加上继而建构的资本主义以及民主与自由的制度,使得欧洲和北美能够在科学、技术、经济、教育、军事等各个领域迅速崛起,演变成为世界体系的主宰力量,虽然这种地位并非是历史的最后结论。 

  令人震撼的是:在早于文艺复兴将近两千年的时代,中华民族的伟大思想家老子就已经开始告诉世人:“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道德经》第25章)。他的生成理论更是揭示了宇宙万物如何生成、变演的秘密,并且从理论上揭示了人类可以通过理解和运用此种奥秘而造就人类伟大的基本途径。可惜老子的生成论没有在中华民族引起最近几百年在西方世界所看到的那种大规模的认知革命,因而迄今为止也就没有演变成西方那样的划时代的创造性行动力量。
造成这种局面的重要原因之一是,老子生成论所蕴含的可以指导人类发展创意、有效应对各种历史挑战的潜在价值没有被认识,没有被诠释和演绎出来,因而也就一直没有机会转化成为整个民族能够共享并加以应用的智慧。 

  老子的生成论包含基础理论和技术性应用两个不同的层次,研究者不能把它们混为一谈。老子的基础理论能够跨越时空的限制,过去、现在和未来都具有难以估量的伟大哲理价值和实践价值。他在应用层次提出的看法,其中有许多固然也有重要价值,但是难以和其基础理论相比;另外有一些提法,如“绝学弃智”,则带有历史的局限和对人性认识不足的偏见,需要扬弃。本文所要阐述的是老子关于万物生成的基础理论。

基础理论要点

老子生成论的基本理论部分包括以下要点:

1、     “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40章)。“有”是产生宇宙和宇宙之中万物万象的生成过程,“无”(具有转化为特定物、象的可能性、但是尚未形成特定物、象、因而特定物象尚不存在时的状态)则是生成宇宙和宇宙之中万物万象的必要前提和基础。清楚地了解了无和有,便可以知晓万物万象的奥秘。老子说的“万物”包含人类社会之中从具体到抽象、从过去到现在再到未来的一切现象。
 
2、     有和无的功能来源于“道”;而道的运作,道对宇宙和宇宙中万物万象的制约则要通过无和有的表现形式才能得以实现。

3、     作为生成过程,“有”的表面形式是在物与物、人与人或人与物之间建立原本不存在的关系,“有”的本质则是老子统称为“阴”和“阳”的两大类互相对立而又互相依存、可以合而为一的力量在这个过程中,借助于这些关系,借助于涉入关系的人或事物而相互发生作用,以形塑即将生成的物、象。

4、     道的运作有一个非常基本的特征,即通过“无”和“有”的合作,通过“有”的特定表现形态,让物、象的性质向相反的方向转化(“反者道之动”:40章)。

5、     人类可以顺应道的力量,顺乎自然的原则(用现代语言来说,也就是遵循事物发展的规律),操作“有”而驾御“无”,创造理想物、象,成就人类之伟大。

6、     遵循自然法则的有效行动策略之一是善于利用“弱势”地位,如功成弗居,以谦得益,借曲求全,不以兵强天下,有容乃大等(注意:不是不要实力,不是懦弱无能,不是无所作为)。

“道”的理论地位 

  所有研究老子的学者都认为,“道”是老子的核心概念,在他的理论中,道是创生宇宙、决定万物万象性质的终极力量。笔者认同这个判断。笔者在此要进一步指出的是:道的存在及其功能是老子运用推释逻辑(retroduction)推导出来的结论,就如同牛顿使用同样的逻辑推导出地心引力的存在、并提出万有引力定律那样。道及其功能运作如果确实存在的话,是人类不能直接观察到的;同样,地心引力及其运作如果确实存在的话,也是人类无法观察到的。老子在《道德经》里从来没有揭示过道是如何运作而能够左右无和有、阴和阳,或者如何运作而能够决定无和有所衍生出来的物、象本质;同样,牛顿也从来没有能够揭示地心引力是怎样运作而导致他利用地心引力所要解释的那些现象,例如苹果落地、潮汐涨落、围绕地球旋转之星球的椭圆形轨道。道的存在是老子的假定;同样,地心引力的存在是牛顿的假定;两者都是假定存在的客观力量,不属于人们通常所说的“形而上”的范畴。当然,无法直接观察到的东西,不一定不存在,因为某些客观存在的东西可能超出了人的生物性观察能力的极限(“大象无形”)。所以我们不能因为无法直接观察而否认地心引力的存在,或否认道的存在,虽然在科学意义上,任何理论假定,其准确有否都必须不断接受检验。 

  推释逻辑不同于人们比较熟悉的归纳法或演绎法,关于它的原理为何、怎样运用以及如何检验推导出来的假定,请读者参阅N. Hanson(1958)的论著,本文不作详述。笔者在此要提请注意的是:我们在对《道德经》进行文本分析时,不能期待找到关于道是如何以我们能够观察到的方式作出行动、进而决定“有”和“无”以及“阴”与“阳”的运作及其结果一类的文字,老子在援引实例论述“有”和“无”以及“阴”与“阳”的运作时,在讨论解释他的其他概念时,只能处于人类可以直接观察、直接体会的经验性层次。正因为如此,我们也就必须依据老子提供的经验层次的实例,去理解他在生成论中提出的和“道”相关的所有重要概念。

“无”与“有” 

  要理解老子的生成论,在了解“道”的理论地位之后,还必须理解老子的另外两个重要哲学概念 — “有”与“无”。 

  老子在《道德经》的第一章开宗明义地指出:“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这段文字的意思是:“无”是天地万物的初始,“有”是天地万物的母亲。无是恒常可见的状态,因而要从无之中观察道的奥妙;有也是恒常可见的状态,因而要从有之中观察道的端倪。无和有这两者都是来源于道,只是名称不同而已,可以说都是极其幽深玄妙的。玄妙啊玄妙,他们乃是一经开启便可知晓万物奥妙的大门。这段文字的意思与四十章的“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一致,与四十二章的“一生二, 二生三,三生万物”的意思也是前后呼应(此处“一”、“二”、“三”分别指的是道,无和有,以及有、无共同衍生的特定物、象)。                                                                    
   
  老子在这几章里所说的“有”,不是万物存在意义上的有(“万物生于有”不能解释为存在生于存在自身),也不是道的代名词(“此两者,同出而异名”之中的“同出”讲的是来源于道,而不是直接指代道)。实际上,老子说的“有”是天地万物赖以形成的生成过程。把“有”解读为生成过程,不仅在这三章里完全说得通,在《道德经》各章的所有实例中也都完全可以说得通。此外,老子所说的无,不是绝对的虚无,而是特定物象在尚未形成之前的尚无此物的状态,在这个状态里,有的只是潜在的、能够衍生为此种物、象的可能性,这些可能性蕴藏在其他形态的物、象之中(在第一例物、象出现之前,可能性应该是蕴藏在“其中有物”、“其中有精”的道之中)。 

  老子在第二章伊始便写道:“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老子告诉我们,世界上的事物虽有差异,但是在人们认定其中某些算是美、并且提出为何算是美的看法之前,在人的观念里事物并无美丑之分;丑的概念的出现是人们对美加以界定的结果,是通过这样一个老子称之为“有”的生成过程产生的。(顺便举一个现今社会的例子:商家一旦能够通过各类媒体塑造出如何瘦身才算是美的社会标准,偏离这个标准的身体在众多人士的心目中就算是丑了,即使按中国古代或欧洲中世纪的审美标准,当今的某些丑当年可能还是世人仰慕的美)。同样,善、恶之分也是通过相似的有的过程产生的。 

  任何形式的美丑之分,其概念在形成之前,此种意义上的美丑之分无疑是处于“无”的状态,但是此时的无并不是纯粹的虚无,事物之间在客观上存在着确确实实的差异,这些差异隐含着被人们采用各种标准进行美丑界定的可能性,这些可能性一旦遇到“有”的创生过程,就会依据“有”的内涵,转化为相应的美丑之分的现实。这种在特定物、象形成之前尚无此种物、象的状态,这一类实际上存在着可以产生此种特定物象的可能性、而可能性却尚未转化为现实的状态,就是老子所说的“无”。
在老子援引的不胜枚举的例子里,所有的无都具有这样的特征。这种无显然是一切生成过程(“有”)必须由此开始、并且不可须臾疏离的基础,可见万物万象的诞生不仅离不开作为生成过程的有,也离不开作为此种有的前提的无。这就是为什麽老子会说“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

“有”的内涵 

  在可以直接观察到的层次上,所谓“有”的生成过程可以是物与物在人工条件下结成的关系,如“三十辐,共一毂”(11章);可以是人处理事物的行为(人与物的关系),如“埏埴以为器”(11章);也可以是在纯粹自然界形成的物与物的关系,如“水善利万物而不争”(8章)。就具体表现形态与内涵而言,每一个“有”的过程都有别于其他的“有”。宇宙万物,包括人类社会的万物万象,是经由无数个彼此不同的“有”的过程产生出来的,但是这些彼此相异的生成过程有一个共同点:无不涉及阴、阳之间的相互作用,在有人介入的条件下,则会涉及人对阴和阳的操作、利用。阴与阳的相互关系构成“有”的最本质的内涵。 

  老子理论中的阴和阳不是人们通常所理解的“气”。老子认为“万物负阴而抱阳”(42章),但是他在《道德经》里提到的不计其数的物、象,其负阴而抱阳基本上都与气无关,比如,“少则得”中的“得”,“多则惑”中的“惑”(22章),“埏埴以为器”中的“器”(11章),如果用“气”来解释它们的负阴而抱阳,显然是行不通的。 

  其实,老子是用阴和阳这两个抽象概念去概括两大类彼此对立而又相互依赖、相互渗透、可以合而为一的力量及其性质。阴和阳的具体表现形态数不胜数,如有与无,实与虚,刚与柔,美与丑,上与下,多与少,精与粗,深与浅,雅与俗,福与祸等等。如果用现代的例子,微分与积分,正电荷与负电荷,领导与被领导,民主与集中,行动与结构,理想与现实,保守与改变,自私与利他,统一与分裂,霸权与反抗,战争与和平等等,老子如果生活在现代,也一定会把这些纳入阴与阳的概念范畴。 

  老子说:“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11章)(人们和泥做成陶器,陶器因为内部虚空,才能作为陶器使用)。在这个例子里,陶器的负阴而抱阳是指陶器既包含虚(内部空间),又包含实(陶质外壳)。在“少则得,多则惑”的例子里,“得”的负阴而抱阳是指“得益”处在显著地位(阳),“没有得到的东西处在非显著地位(阴)”;“惑”的负阴而抱阳是指“困惑”处在显著地位(阳),“无惑”处在非显著地位(阴)”。 

  在老子的理论里,万物的负阴而抱阳是结果,是经由包含阴阳交互作用的“有”的过程产生的。“少则得”中的多所得益,就学习而言,是通过注重少、精、深(阳)和抑制多、粗、浅(阴)的学习过程实现的。“埏埴以为器”而形成的器,是通过控制实(阳)与虚(阴)、追求精美(阳)、防止粗陋(阴)的制作过程形成的。老子也描绘过“天下往,往而不害,安平太”的景象(普天之下,人心向往,归往而互不相害,社会平和安泰)(35章),这个状态则是通过“执大象”(遵循“道”)、坚持走“大道”(阳)和不断排斥走“小径”(阴)的生成过程形成的。如是,生成万物的过程既是阴阳共存和交互作用的普遍性过程,又是阴阳合而为一、形成无数具体同一体(万物)的过程。老子说的“冲气以为和”(42章),就是借助于“冲气”的比喻,来描述这样的阴阳交互作用、合而为一的生成过程。

人之为大 

  根据老子关于阴、阳和有、无的洞见,我们采用演绎逻辑便不难做出如下推论:在生成过程中,如果阴阳交互作用的结构不同,生成物的形态和性质就会有所不同;参与生成过程的人和物,其质性如果有所差异,生成物的形态和性质也会有所不同。如果有前所未有的物类或物的质性参与了某一类生成过程,或者即使是同样的人或物参与某一类生成过程,但是在生成过程中对阴阳的结合方式却做出了前所未有的安排,都必然会产生前所未有的生成物。如果这样的生成物 --如文化、制度、观点、艺术、器物、解决问题的方法 -- 能够为人所欣赏,生产出此类生成物的“有”的过程便是今人所说的创造。由此观之,善于创造的人其实是善于操作无和有、善于设计和建立阴阳结合结构的人。所谓天才,其实是能够在“无”之中看到众人看不到的可能性、并且能够通过建构物与物的关系或人与物、人与人的关系去左右阴阳结合的结构、从而把可能性转变为现实、并且借此而对人类和社会产生重大影响的人。所谓强国,其实是在操作无、有、阴、阳方面具有强大综合能力的国家。所谓一流的公司企业,其实是在操作无、有、阴、阳方面具有一流综合能力、能够领先同行的公司企业。所谓世界级学府,其实是在操作无、有、阴、阳方面具有一流综合能力、从而能够在研究和教学领域领先世界的学府。所谓善于发展的个人、群体和国家,其实是在操作无、有、阴、阳方面能够善于积累和运用实力的个人、群体和国家。所谓在困境中难以自拔的个人、群体和国家,其实是在操作无、有、阴、阳方面没有掌握实力或不会运用实力的个人、群体和国家。 

  老子认为人类是伟大的,因为他相信人类能够了解无和有的奥妙,进而加以左右,从而象宇宙和大地生养万物那样,无穷无尽地创造出符合道的事物,包括理想的社会秩序、道德秩序、人格品质、生活内涵,等等。虽然由于时代的限制,在生成论的应用层面上,老子心目中的理想目标与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有着明显的差别,但是在基础理论层面上,他的生成论的内涵并非意味着依据这个理论,人类只能创造出他所崇敬的理想世界;实际上,依据他对人类伟大的那种信仰以及他所提供的创生性理论指导,当今和未来的人类可以比现在更有效地创造出当今和未来人类所向往而同时又具有现实性的世界。 

  对于有意愿借助于老子的智慧去摆脱困境、谋求发展和建构伟大的个人、群体和国家来说,老子的生成论之中有四个特别显著的要点值得注意:(1)要善于操作无、有与阴、阳,善于创造和发展。(2)要重视老子的提示,注意“弱者道之用”(40章)。(3)在创生过程中,要注意走老子所说的“大道”,超越西方的纯工具理性原则,对损害他国、他人和自己的“小径”坚持“无为”(53章,48章)。(4)对照老子的智慧,检讨国际范围内宏观和微观层次的行为教训,避免在创生过程中重蹈覆辙(“不善人者,善人之资”:27章)。 

  由于篇幅的限制,下面只能举几个简单的例子稍作说明。老子说:“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强天下。其事好还。…… 物壮则老,是谓不道,不道早已”(30章)。(用“道”辅助君主的人,不靠兵力逞强和支配天下。用兵这样的行为,一定会得到还报。……事物处于壮盛的状态就会开始衰败,持强图霸不合于道,不合于道很快就会消失。)美国总统小布什制定的世界战略就是属于“以兵强天下”的类型,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限制和牵制中国,步步紧逼地挤压俄国,力图控制和削弱欧盟,出兵攻打阿富汗和伊拉克,威胁伊朗和朝鲜…,试图宰制全世界。用老子生成论的视角来看,美国过度使用了“阳”的力量(剥夺、压制和侵略别国),缺乏阴(主张公正、和平、和谐)的平衡,导致美国处于“物壮”的状态。这种违反“大道”之规的行为必然会招致来自各方的反牵制,反挤压,反支配,反进略,反威胁,使美国到处受敌,除非改弦易辙,势必会遭遇极大风险(包括恐怖袭击),并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反者道之动”:40章;“不道早已”:30章)。事实上美国已经开始衰落。小布什的行为算是“不善人者”的典型,可为“善人之资”,充当其他国家的借鉴。 

  中国要吸取美国的教训,铭记“弱者道之用”,刚柔并济,阴阳平衡,坚持和平发展、和谐发展的方向,永远不停顿地积累和发展实力,同时善于运用实力赢取和平,但是永远不称霸,不去侵略或欺负别的国家,虽强犹弱,避免“物壮”。中国政府目前所采取的发展路线基本上符合老子生成论的哲理,成绩斐然是可以预料的。如果说美国开始没落从反面证明了老子理论的伟大,中国的成功则从正面显示了老子生成论的博大精深。 

  目前我们这个时代的人类除了关注战争、霸权以及恐怖活动之外,也关注许多其它类型的严峻挑战,比如自然资源面临枯竭的问题和地球日益暖化的问题。老子的生成论不仅可以帮助国家和民族和平崛起,帮助防止强大的国家衰落失势,在解决其它各种问题方面也可以提供重要启示。以应对自然资源趋于枯竭的问题为例,老子的生成论告诉我们,人类所需要的自然资源,可以是现成的自然资源,如石油、煤炭、或稍微加工便可以利用的自然资源,如木头、钢铁和其他金属;也可以是通过“无”、“有”结合而创生的替代性生成物。人类应该能够在可直接利用的自然资源消耗殆尽之前,在表面似无的状态下,发现创生替代物的潜在可能性,并且采用大大不同于人类现有技术模式的阴阳互动结构和相应的生成过程,去创造出这样的替代性生成物。比如,可否进行超微观的技术革命?可否利用海水中的氢、通过裂变或其他方式获取工业和生活所需要的能量?可否把沙漠里的沙转变为可以代替金属的原料?此外,针对地球暖化的问题,可否把二氧化碳里的碳元素转变为工业原料、甚至转变为人工金刚石、同时消除超量二氧化碳导致地球暖化这样的根源?抑或是制造出某种廉价的产品去适量中和空气中的二氧化碳? 

  无论是民族和国家的宏观问题,还是个人、人际层次的微观问题,抑或是群体一类的中等层次的问题,在老子的生成论那里,都可以寻觅到可以有效应对的行动方向。老子的生成论如同永不熄灭的圣火,可以永远照亮人类探索智慧型应对策略的道路。在老子生成论的导航下,人类不仅能够创造自己的历史,而且能够创造伟大、灿烂和光明的历史。

文献参考
1、     Hanson N. 1958. Patterns of Discovery. Londo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     在撰写本文之前,笔者参考了庄子、荀子、韩非子、河上公、冯友兰、胡适、张岱年、任继愈、陈鼓应、南怀瑾、严灵峰、张松如、刘笑敢、朱恩田、张智彦等哲人和学者的相关著作,从中获益良多,虽然笔者的核心观点与已故诸公以及仍然风华正茂的学者有所不同。此外笔者也参考了尼采、马克思、黑格尔和米德的间接相关著作,在灵感方面也得到其真知灼见的启发、刺激。

***********************************************************************

关于《老子的生成论及其现代价值》一文的说明

张汉音

  古往今来虽然有众多学者在著述中涉及过老子的生成论,但是迄今为止它所蕴含的可以指导人类发展创意、有效应对各种历史挑战的潜在价值还没有被诠释和演绎出来,因而也就一直没有机会转化成为中华民族能够共享并加以应用的智慧,没有演变成最近几百年在西方可以看到的那种划时代的创造性行动力量。

  本文试图从一个新的视角出发,去解读老子的生成论,希望能够借此提供一个与现有诠释有所不同的思辨平台,与研究老子的学者以及关注老子思想和中华文化的其他人士进行讨论,为激荡其中佼佼者的深邃研究思维尽一份绵薄之力。由于征文篇幅的限制,本文只能直接阐述自己的一些浅见,无法列述先辈以及当代同仁在研究老子生成论方面的主要贡献,也不能与他们进行我所希望的沟通、请教与商榷,颇为遗憾。

  本文所提出的诠释,其建构得益于针对《道德经》整体的文本分析。就老子这样一个代表人类超级智慧的伟大思想家而言,我们完全可以假定他在著述《道德经》时,一定会提出一个核心见解,他阐述的其他观点一定是从这个核心见解之中衍生出来,他在文中援引众多实例一定是要说明这个核心见解以及相关观点的内涵与价值,而不是信口开河,漫无目的。我们还可以进一步假定老子在文中论述的观点一定是前后一致,而不是自相矛盾。因而,针对老子的思想而提出的任何准确诠释都必须有能力维护老子观点的一致性,维护老子的非核心观点与核心观点之间的实质相关性,维护《道德经》中的实例与老子核心观点之间的实质相关性。任何缺乏这三种能力的诠释,其准确性都会令人质疑。坚持对《道德经》进行通盘考察和解码,避免断章取义,避免脱离《道德经》原文的天马行空式的想象,则是能够使解读获得这三种能力的基本前提条件。

  对《道德经》进行整体性文本分析也是检验本文的诠释是否符合老子原意的终极手段,因而也是检验它究竟准确与否的终极手段。从诠释科学的角度来看,老子的《道德经》既是诠释的对象,又是诠释唯一可以依赖的实证依据。对《道德经》(包括生成论)的解读是否准确,其裁判标准从根本的意义上来说,是要看它是否符合《道德经》的原意,而不是看它是否与古代或当今某一个学者(包括权威学者)的观点一致。学者的观点,包括第一流权威学者的观点,都是第二手的诠释,在科学的意义上都具有假定的性质,需要不断接受检验,因而严格地说,不能把一部分学者的诠释作为判断另外一部分学者诠释的真伪与否的最终裁判。唯有坚持这样的判断立场,在研究老子思想的领域才能容忍和尊重新的观点,使新的观点之中那些有潜力通过真伪检验的见解有机会公诸于众,最后演变成为有益于学界和公众的宝贵知识。这种既开放、又严格的立场其实是自然科学界普遍采用的立场,也是哲学和社会科学领域应该采用的立场。

  老子的生成论包含基础理论和技术性应用两个不同的层次,研究者不能把它们混为一谈。老子的基础理论能够跨越时空的限制,过去、现在和未来都具有难以估量的伟大哲理价值和实践价值。他在应用层次提出的看法,其中有许多固然也有重要价值,但是难以和其基础理论相比;另外有一些提法,如“绝学弃智”,则带有历史的局限和对人性认识不足的偏见,需要扬弃。本文所要阐述的是老子关于万物生成的基础理论。

  笔者认为,在解读老子的思想时,虽然不应该加以夸张,把他的思想提到不现实的高度,但是同样地,也不应该纠缠在他所使用的某些语言概念和他引用的远古时代的技术性实例的束缚里,迷失在表面细节之中,导致忽略、无视甚至于贬低处于这些概念符号和实例背后的真正有价值的基础理论,更不应该把这种实质上的偏失当成是忠实于老子原本思想的诠释。


TAG: 张汉音

查看评论(1)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