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于清明 -漠北孤鹰

发布时间: 2007-4-02 10:05    作者: 漠北孤鹰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9743
字体:    打印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眨眼间,又一年的清明马上就到了。可是在海拉尔,如今依然是寒风料峭,雪花也经常光顾。丝毫没有“吹面不寒杨柳风”的意思,更不用说“雨纷纷”的迹象了。自古以来就有伤春感秋这一说,特别是在这临近清明的季节里,心里总是不能平静,在心头总是泛起阵阵忧伤,深深地思念之情一直笼罩着我。
 
  在家乡赤峰,清明前后种小麦,相信现在也快返青了吧?清明的时候,按习俗总是要上坟填土,缅怀已故的亲人和朋友,以让他们在另一个世界过的安详。如今也不知道大哥的坟冢成了什么样子,坟上的荒草也长出新芽了吗?十二年了,大哥离我们而取整整十二年了。 

  我父亲兄弟二人,大哥是大伯的儿子,大伯还有一个女儿,也就是我的姐姐。我母亲生了二哥(因为按兄弟排行,所以叫二哥)和我。这样一来,爷爷奶奶整好是两个孙子,两个孙女。大哥大我九岁,二哥和姐姐一样大我七岁,年龄相差的悬殊就注定了我来到这个世界上要比哥哥姐姐受到更多的关心和疼爱,与此同时,哥哥姐姐也就多了一项义不容辞的责任,那就是照顾我。小的时候,我们四个人总是一起在爷爷奶奶的膝下玩耍。在我步履蹒跚的时候,大哥担心我摔着,就天天抱着我玩,有什么好吃的,我一定会比哥哥姐姐吃的多。在我童年的记忆里,除了在爷爷的腿上,就是在大哥的怀里。我从不担心有人欺负我,因为哥哥姐姐从不让我受半点的伤害。我要是想要什么,大哥都会想尽一切办法满足我,就这样到了我八岁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噩梦将这一切的美好都击破成碎片,每一片碎片都刺进我们全家人的心里,留下了永远无法治愈的伤痛。

  在我八岁的那一年,一场意外,大哥离我而去,狠狠地丢下全家人,他独自一人走了。爷爷奶奶几次昏厥,任凭我们怎样的哭喊,大哥也不会回来了。大哥的走,在我是心灵上留下重重的一道阴影,以致于我不再敢去触及它,这场噩梦也将困扰我的一生。后来有人告诉我,世界上每少一个人,天上就会多出一颗星星。真的会吗?也是从那以后,我就习惯了一个人在夜晚看星星,喜欢在宁静的夜晚,一个人仰望夜空,寻找着那颗属于我的星星,向他诉说我成长的忧愁和烦恼,快乐与悲伤,他就一直在那静静地看着我,他也是我人生路上的一盏灯,为我照明,指引我前进的方向。 

  现在,我和哥哥姐姐都远离家乡,哥哥姐姐已经工作了,我们看望大哥的机会也越来越少。我只能在这遥远寒冷的北国,继续望着那颗守着我的星星。 

  海拉尔又下雪了,望这阴沉的天空,雪花轻轻从我的脸上滑落。清明快到了,大哥,你还好吗?雪花啊,你能听到我的说话吗?如果听到了就帮我带给远方的大哥吧。


TAG: 漠北孤鹰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