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的往事 —邹璐的《失忆的城市》赏析

发布时间: 2006-11-23 23:16    作者: 怀鹰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10018
字体:    打印


  我眼前悬浮着一幅古老的图腾:进入21世纪的仰光人,仿佛还生活在老祖宗的梦魇里,是他们不愿面向未来,求取进步,还是老祖宗的“魔咒”捆住那欲展翅的梦想?

  所以,邹璐才会发出这样的疑惑:

 “究竟是时间遗忘了你
  还是你把时间忘记”

  时间的钟摆未曾停顿片刻,但时间的确可以让世人遗忘世上的一切。仰光人也把时间忘记了,活在当代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意味,对他们来说,未来只是很缥缈的梦。他们保守、静默,甚至在自筑的“围栏”里默默的过其一生,就连“年代久远的建筑/在阳光下暴晒着/他们的尘封往事”,人如同建筑,只能在阳光下默数着早已尘封的往事,这样的民族诚然是悲哀而没有历史的。

  在邹璐的眼中,仰光城是古旧的,仰光人也是古旧的,明晃晃的太阳只不过循规蹈矩地照着,其意义只不过是暴晒尘封的往事。往事回溯几千载,悠悠的岁月在仰光人的心理仍然是尘封的,难怪他们把时间给忘记了。

  忘了时间也忘了往事,活着只成了肉体的展示板。这种麻木漠然的生活,让人觉得仰光是灰色的地带。唯一激起我们脑神经里失落的那一根弦的,是“杂乱拥挤的街道”。这是仰光城的容貌,不仅“年代久远”,而且杂乱拥挤。它“延续着这个城市/不那么顺畅的脉动”。仰光城的“脉动”就在这杂乱拥挤的街道上,这是一个落后城市的写照,也是对“现代化”的另一种嘲弄。

  诗人想看看仰光人如何在这杂乱拥挤的城市里生活,于是:

 “推开每一扇老房子的门
  都有一股浸淫百年的
  湿湿霉气挥之不去”

  这些百年的老房子,仍然成为仰光人的精神象征,可里头浸淫着湿湿的霉气,时间在这里也过了百年(甚至更久),但那股霉气仍挥之不去啊,时间在这里已停止钟摆了。住在这里头的人,无怨无悔,他们的“脸上平和而安静/无喜亦无忧”,也许从老祖宗留下来的遗产——老房子,湿湿的霉气中学会接受和承继习惯。仰光人的保守、简朴、自然而乐知命的性格,就象图腾一样铺展在阳光下。“他们的悲喜/早已是佛前的一拜/拜过就已然全部交付”,这种自然顺天的形态,是在佛光沐浴中塑造出来,时间的观念已荡然无存,全在那一拜中化为乌有。

  诗人怀着茫然的心,一再的问:

 “失忆的城市
  你是否还拥有往事
  你的往事会在哪里”

  这也难怪,作为现代人的诗人,很难理解生活在失忆的城市里的人,生活和社会条件,造成“认识”上的差异。诗人苦苦追寻的“往事”早已尘封,诗人所要宣示的,是这个曾经辉煌过的城市胜景,如何在时间里湮灭,如何造就今日的杂乱拥挤,是什么“神秘”的力量改变了这一切?

  整首诗前后呼应,一气呵成,读的感觉是“顺畅”的。作为旁观者,诗人的宏观表达方式让我们看到这个城市的一个侧面,诗还可以写的细腻一些,还可以挖掘得深一些,可以从别的方面去接触仰光人的实际生活,比如到他们的菜市场去,或许可以看到更多平实的画面。这首诗其实还没有真正“完工”,诗人只是点到为止。

TAG: 怀鹰 邹璐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