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他的鸡尾酒会

发布时间: 2006-11-23 23:13    作者: 刘培芳    来源: 随笔南洋网    查看数: 10022
字体:    打印


  忘了是哪位文坛前辈多年前介绍我看吴鲁芹的散文,我一读《鸡尾酒会》,喜欢之极,惊为不可多得的杰作。

  文章最难写得风趣幽默,吴鲁芹的散文在风趣幽默自谦自嘲中,尽是潇洒、脱俗、自然、儒雅,尽显真性情。那时他在台北美国新闻处任职,因业务之需,经常得赴各种鸡尾酒会,接到“五时半至七时半酒会候光”的传票,赴约总觉得活受罪。

  某次,一个花园酒会里,在衣香鬓影、嘴角永远挂着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微笑中,他“瞥见一位仁兄,背对着人群,手中虽有酒杯,而目送飞鸿,那姿势是‘把酒问青天’,大有一肚子的委屈,向苍天问罪的意思。”吴鲁芹站在一旁,注视良久,心中暗自高兴说,“此吾党也”。

  我读之欢喜,因为大有共鸣。那期间我当个报章小记者,跑外交与政治专线,最恨被派去采访各驻在国使馆的国庆酒会或各类鸡尾酒会,打扮漂漂亮亮,但这样的场合永远不会有什么重要新闻。无奈职务所需,其实我并不需要、本性也不喜欢这样的社交应酬,所以对种“目送飞鸿、把酒问青天”的心绪确实感同身受,但没想到一个人在“受罪”之余还可如此高妙地自嘲自娱自得其乐。

  后来读其他篇章,越看越爱。吴的作品虽写于数十年前,今天读来仍觉满是现代感,轻松趣致中透显人情练达、博学多才与潇洒落拓的神髓。

  近年来书看得杂乱,早已把吴鲁芹忘了。那天在书局发现由刘绍铭新编的《瞎三话四——吴鲁芹选集》,翻翻一下虽觉大多数篇章已读过,但还是欣然买下。原因之一,是它以我自己原初接触吴鲁芹文字的那篇《鸡尾酒会》为开首篇;原因之二,是以为我已遗失了早年读过的那本选集。

  没想到,回家搜索书架,竟然轻易就挖出那本齐邦媛主编的《吴鲁芹散文集》,泛黄的书扉依然贴着泛黄的小签条,签条上还有我潦草的眉批字迹,什么“不偏激、不落俗”,什么“写信成为失传的艺术”等等。噢,蓦然回首,时光已过20年!

  而第二天,又竟然在《四方八面》读到董桥《老吴的瞎话》,追述吴鲁芹其人其事,以及他与吴的交往,笔墨精彩绝伦。我又大喜!怎么这样巧?心中快意,仿佛听了首令人荡气回肠的好歌好曲后,又忽然遇见久违了的知己同好一般。

  吴鲁芹早在1983年已过世,而今读他,一天里仍会快乐许久。


TAG: 刘培芳

查看评论(0)我来说两句

评分:

内容:

验证: